58.058(2 / 2)

“我………………”红衣女鬼还想说什么,不过秋桐这会儿不想听她说话,所以马上被她打断了。

“那你之前说的事还说不说了?不说我走了。”秋桐又不是天真春虫虫,在红衣女鬼上赶着要跟她报告消息的情况下把自己的位置放底。

“说说说。”红衣女鬼立刻点头如捣蒜,拜托!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能看见她的,还能不赶紧拉好关系啊,当鬼也太寂寞啦!

“东山街道那个废品收购站里可是有一整套的刺绣工具。”红衣女鬼说完这话就得意洋洋的准备听秋桐对她的夸奖。

“那你知道具体放在什么地方吗?还有你是怎么知道的?”秋桐看了一眼正在把装东西的袋子绑在自行车后座的欧阳毅然后才问道。

“我在这长康市都呆了三四十年了,还能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我跟你说我不只知道这点,我还知道好多人埋宝贝的地方呢。”

红衣女鬼一边说一边盯着秋桐看,她以为自己这么一说肯定能得到秋桐的关注,结果秋桐误会了她的意思。

“你看我干嘛?难不成你还能带我去挖宝贝呀?”秋桐白了她一眼,用得着试探她吗?

“难道你不想要吗?只要挖上一次就能保你一辈子衣食无忧了。”红衣女鬼诱惑道。

“哟嗬,你这是在诱惑我啊?真抱歉,不用你说我也能找得到,只要我愿意。”

好吧,除了没进宫前,秋桐上辈子十岁以后就没缺过钱用,不说别的,就每次被鬼求上门的时候,她也不是白干活的。

话说不是在说刺绣的绣针吗?什么时候转到钱这里了?秋桐觉得可能还是她太好说话了,所以这红衣女鬼居然给她来这一招。

正在这时候,欧阳毅把东西都绑好了说道:“桐桐,好了,咱们走吧。”

所以秋桐就不再和女鬼说话直接走向欧阳毅了,不过看欧阳毅已经骑到自行车上就等她往上坐的样子,秋桐就傻眼了,这后座上都绑了东西,她要往哪坐?

想想原主记忆中,自行车带人,除了后面的座位就只有前面的横杠了,眼下这情况是她要坐在前面?夭寿啦,那不就等于是整个人都在欧阳毅的怀里了?

秋桐还在那踌躇不前,那边欧阳毅却已经行动了,看出秋桐害羞的厉害,怕她时间越久她越害羞,所以直接长手一拉把人拉近了,然后再一揽轻松把人抱上了自行车。

秋桐这下哪里还想得到什么红衣女鬼,什么刺绣工具,什么什么的,整个人都被欧阳毅揽在怀里,她动都不敢动一下,夭寿啦,前世今生她什么时候和男人这么靠近过了。

“啊?”欧阳毅愣了一下,结果就被明月在腰间扭了一把,然后才醒过神来,领着秋桐往他住的房间去。

秋桐比欧阳毅还更懵,怎么才一下话题就带到这边了?只能说明月为了给他俩造单独相处的机会也算是见缝插针,用心良苦了。

秋桐倒是不怎么想去,只是这会儿欧阳毅难得听从了明月的话,拉着秋桐往他的房间走去。

秋桐抽了抽手没抽出来,欧阳毅反而拉紧了一点,秋桐因为不习惯再挣扎一下,欧阳毅反而凑近秋桐耳边说道:“你就顺了她的意进去休息一下吧,要不然她还得再拼命找机会让咱俩私下相处。”

欧阳毅凑的太近了,秋桐整个脸都羞红了,这种时候好像除了装羞涩也不能干别的了,谁让她现在的人设是喜欢欧阳毅的女人呢。

所以秋桐就装作羞涩的模样被欧阳毅带进了房间,只是还有她没想到的事情呢。

一进门,欧阳毅就随手关了房门,那不大的关门声让秋桐心跳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虽然一切看起来都挺正常,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一种感觉。

“你一直不愿意和我私下相处,是在害怕我吗?”欧阳毅居然将秋桐给堵在墙上问道。

两个人挨的极其的近,近到欧阳毅的呼出的呼吸都洒在秋桐的脸上,秋桐原本就还没有褪下的红晕又死灰复燃,热的秋桐都觉得脸上要冒烟了。

“什,什么啊?没有!”秋桐语无伦次的说道。

“没有那你之前怎么不敢和我进房间?还是说你怕我做什么对你不好的事情?”欧阳毅在秋桐耳边低语道。

秋桐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没想到欧阳毅会说出这样的话,秋桐此时只有一个感觉。

她要收回她之前说的话,欧阳毅哪里就像他的外表那么老实可靠了?明明就是让人头疼的兵油子。

“没有!”秋桐这下回答的特别快,特别地斩钉截铁。

“没有?”欧阳毅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刚才明月都说了多少次了,每次秋桐都跟遇上洪水猛兽般的躲掉了,这让欧阳毅不多想都不行。

“真的真的。”秋桐忙点头,这种时候骨气是什么东西?早丢到吧爪国去了。

“是吗?我还以为你不想跟我私下相处呢?”结果欧阳毅步步紧逼,一点都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秋桐能怎么办,当然是继续否认喽。

“没有,那就是想和我私下相处了?”欧阳毅问道。

“…………”秋桐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一个女人想和男人私下相处,这么不矜持的事情,怎么可能是她能干得出来的呢。

可能是秋桐呆愣的样子太可爱了,欧阳毅没再继续逗她,而是终于将她放开了:“好了不逗你了,你坐会儿,我给你找本书看。”

“嗯……不用了,我看会儿我刚才找到的书。”秋桐忙说道。

然后欧阳毅就真的不再逗秋桐了,而是也找了本书坐在椅子上看了起来,一本正经的,仿佛刚才把秋桐逗的面红耳赤的人不是他一样。

也就秋桐不知道后世的用语,否则秋桐绝对要抗议欧阳毅无缘无故崩人设,这哪里还是一开始那个看起来成熟稳重又可靠的大兵哥,明明就是根老油条。

秋桐看着书,却又忍不住抬头看向欧阳毅,心里有些担心,欧阳毅如此善变,那她未来的婚姻生活堪忧啊!

看着这么成熟稳重的一个人,刚才去非要逗着自己玩,是男人都有他这样的劣根性呢,还是只有他这么顽劣?

“你不好好看书,你看我干嘛?”之前也说了欧阳毅对视线很敏感,所以秋桐偷看他的第一时间他就知道了。

一开始没说,但是好一会儿,秋桐还在那里偷偷的看他,欧阳颜就又起了逗弄她的心思了。

“没看,”有一次偷看被抓包,秋桐再一次脸色爆红。

“没有看我你脸红什么呀,有什么话可以直说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欧阳毅如此说道。

“嗯!”秋桐应了一声,却没有说话,然而还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

欧阳毅叹了一口气,他对这个未来的小妻子印象还是很好的,也有心与她度过一辈子的,所以见秋桐有些怯生生的模样,于是起身向她走来。

秋桐下意识的往身后缩了缩,刚才被逗弄的还记忆犹新呢,所以下意识的不想与他有更多的身体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