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58(1 / 2)

此为防盗章

而且这件事情欧阳毅知道,欧阳毅的父母知道,秋桐的父母也知道,就剩一个还没想起这回事来的秋桐自己了。

前面也说了,欧阳毅对视线特别的敏感,原主喜欢他的事情他自然是有感觉的,虽然他们总共不过见了三次面,但是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事实上不只原主喜欢欧阳毅,欧阳毅对原主也是有好感的,秋桐的这具身体的外貌长的不差,不,应该说相当不错,一个直男被一个娇俏可人以爱慕的眼神看着,怎么可能会反感。

而不反感的结果当然是心生欢喜了,虽然这种喜欢还很浅,还没上升到爱情,但这已经是一个好的开始了。

只是没想到半途换了人,只能说,幸亏原主与欧阳毅只见过三次面,并且其中一次是相亲,一次是订亲,两人并不是很了解,所以欧阳毅并不知道此秋桐非彼秋桐。

当然啦,这里面还有一个很美妙的误会,因为秋桐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就算保守的80年代,但是来自古代的秋桐就更保守了,她偷看欧阳毅被抓包了之后,脸热的都能煎鸡蛋了,这让欧阳毅看在眼里可不就是害羞了么,只能说这真的是一个美妙的误会了。

欧阳毅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不得不说军装真的是特别能提升人的气质,欧阳毅挺拔的身子光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特别可靠,信任的感觉。

更别提欧阳毅还是那种特别愿意动手的人,想到这个秋桐忍不住红了脸,这个男人以后就是她的男人了。

不是说秋桐一点都不反抗的就和与原主订过亲的男人在一起,一点反抗的心思都不敢有,谁让她是从一个古代封建社会穿越过来的女人呢。

她来这里也才一天的功夫,她的思想还没有从男尊女卑的思想中改变过来呢,她这一天的时间光用来熟悉原主的记忆都还不够,哪来那么多的时间来分辨这个世界与原来的世界的不同。

要知道若是她没有来到这里的话,以她25岁的“高龄”,回到家的第一件事,估计就是要想看人家了。

虽然她现在18岁,比以前年轻了7岁,但是在她还没改变过来的思想中,18岁还没定亲都已经算是老姑娘了。

古代人大多数十二,三岁就定亲了,十六,七岁就成亲了,16岁还没定亲的就要被说成是没人要的老姑娘了,更何况她现在都18岁了。

当初她的玩伴们估计都是好几个孩子的娘亲了,她没有自由恋爱的概念,就算有,在这1980年夏天也是行不通的。

当然,主要是欧阳毅是个很值得敬佩的人,秋桐向来都很敬畏上阵杀敌保家卫国的军人,更何况这个军人各方面的条件,品性都很不错。

在她的家乡,很多人都是连对方的面都没有见过就嫁过去了,却要到掀盖头的时候才知道对方长的是圆是扁,相对的来说她这样的已经很幸运了。

所以几点估算下来,秋桐还真的没有什么不满意的,还有一个原因,秋桐可是混过皇宫的女人,那里头什么人没见过啊。

秋桐在皇宫里见多了尔虞我诈,一肚子心机的男男女女们,也就练就了一身看人脸色的好本事。

欧阳毅在秋桐的眼中可是纯白的很,眼角一扫就能看出他的心里在想什么,欧阳毅的所有优缺点中,最让秋桐看中的就是这点。

更何况秋桐来这里之后已经试验过了,她的那个驭鬼能力也跟着过来了。

原主的父亲对她很好,就是原主的妈妈虽然说在这时代的影响下多少还是有些重男轻女,但对女儿也是相当不错了。

原主家里一共有六个人,爷爷爸爸妈妈,以及原主姐弟三人,她是唯一的女儿,下面还有对十五岁的双胞胎弟弟秋栋秋梁。

秋桐家的条件和这时代大部分一样,勉强能够糊口不富有,但是在这个早婚早育的时代,秋桐十五岁的双胞胎弟弟也差不多到了相看人家的年纪了。

双胞胎的年龄一样大,也代表了他们差不多的时候要相亲娶媳妇,这也就代表金钱上的压力。

原本秋桐的妈妈若是把欧阳毅家给秋桐的彩礼扣下来,留着给双胞胎娶媳妇用的话,因为欧阳毅给的彩礼有好几百,和秋家的存款凑一凑差不多就够双胞胎娶媳妇了。

秋妈虽然曾经有想过把欧阳毅家给的彩礼给扣下来一部分的想法,但在最后秋爸的劝说下还是放弃了,最后还是按照秋爸的话,把欧阳家给的彩礼全部给秋桐带过去,并且还打算多给秋桐一些压箱底的钱。

秋妈在秋爸劝两句的情况下就迅速的同意了,一点都没坚持,搞的秋爸都怀疑秋妈之前的重男轻女都是装出来了的。

秋妈不解的问秋爸:“这么看着我干嘛?难道我脸上有花不成?”

“不是……你想通了就好……”秋爸愣了一下之后说道。

“说的好像我有多不待见闺女似的,我怀胎十月掉下来的一块肉,我还能不为她着想不成。”

秋妈本来还因为曾经有过的想法而挺心虚的,但被秋爸这么一说,却越说越觉得自己有道理,也越说越觉得自己没有错,这么说的便理直气壮了起来。

“我不就是一时间想岔了吗?用得着这样一直念叨吗?…………”秋妈愤愤不平的说道。

秋妈的念叨人的功力太强,戏此深有体会的秋爸赶紧举手表示投降:“好了好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你还是赶紧去看你的锅吧,别糊啦!”

秋爸转移话题的能力也是杠杠的,秋妈听到这话简直一蹦三尺高:“哎呀,我的锅……我在煮猪食呢。”秋妈一边说着一边赶紧往厨房里跑。

秋桐和欧阳毅一样,也是第一次来原主住的这个房间,推开房门一看,这是一个只有十来个平方,收拾的很整洁,温馨的小房间。

里面的东西也不多,一张大概还不到一米二的木架子床,床的一边摆了一张小桌子,另一边是用竹子做的一个挂衣服的竹架子,竹架子下边用砖头殿脚放了一个不到五十公分的木箱子,木箱子里面装的是原主的衣服。

整个房间可以说是十分简陋了,雪洞洞的什么都没有,连张椅子都没有,作为一个女孩子,也不好招呼欧阳毅坐她的床上,所以秋桐迅速的把要收在这里的布料都放进木箱子里。

然后故作淡然的对欧阳毅说道:“东西收好了,咱们走吧!”

欧阳毅也是看出了她的窘迫,怕点破了让秋桐不好意思,所以也没说什么,跟着秋桐往外走,不过心里却把秋桐房间里缺的东西记住了,打算给她寻到了送过来。

不过呢,秋桐把欧阳毅的心思都看在了眼里,所以她对欧阳毅说道:“你可别看我房间里东西少,就打算给我送过来哦,反正我在这里也住不久,没必要弄那么多东西,省的搬来搬去的。”

秋桐说着又忍不住脸红,她一个保守封建的古代女人,第一次说的这么直白的话,羞都要羞死了。

欧阳毅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还有一个月就结婚了,结婚后,秋桐肯定就不住这里了,弄了那么多东西,最后还不是要搬回去。

当下天生长着一张严肃脸又不爱笑的欧阳毅忍不住唇角上扬,不过他还是表明了他的立场:“你这里也太简陋了,就算只是中午休息也需要多添一点东西,不怕麻烦,到时候要搬动的话有我呢。”

秋桐脸红的“嗯”了一声,她不要说话了,原主的性格对她有这么大的影响吗?她今天竟然说了这么轻浮的话,丢死人了。

欧阳毅见秋桐的脸上一下就添上了红色,将她整个人都显的娇艳无比,这小女儿的娇羞也让欧阳毅心动不已。

欧阳毅到底不是那种轻浮的人,对于喜欢的人有足够多的尊重,所以这会儿没再继续会让秋桐害羞的话题。

不过呢,秋桐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之前跟着他们的红衣女鬼,所以等她突然想起来现在还有个第三鬼在的时候,她的脸终于没那么红了。

“你终于想起我来了,我不就是开心的一点吗?”红衣女鬼可怜兮兮的说道。

“呵呵,我这不是给你时间让你去开心吗?”秋桐呵呵一笑,她不走人,难道要站在那里看他上下飘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