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54(1 / 2)

此为防盗章红衣女鬼神色复杂的说道,她可从来没见过哪个人的运气能好到她这个地方,真正是做鬼都能让她忍不住羡慕嫉妒恨呢。

“这么巧啊?”秋桐也忍不住吃惊了,转念一想估计她的好运气大概都用在重生这上头了。

“可不就是巧嘛,这房子据说是前清一户一品大员家的房子,专门用来留后路的那种,虽然经过战乱,金银之物已经被用来抗日了,但是留下来那些五颜六色的宝石也老值钱了!”

“你知道的可真多!”秋桐感概道。

“我这也是听别的鬼说的,听说这房子的主人家全家都参加抗日革!命了,只是打仗的时候都是死绝了,留下一个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女儿,要不然这房里藏着的那些东西怎么可能便宜到你身上?”

听说这房子里的财物还有后人之后,秋桐又问起来那个女人后来的下落,因为秋桐和别人已经是另一个层面上的人了,她比普通人知道得更多一些。

这个世界上除了鬼,可还有一些别的东西的,像因果关系,功德,这些其实都是存在的,只是知道的人没有多少罢了。

所以秋桐是不可能白拿这些东西的,除非她能忍的住心里的贪恋不去动那些女鬼说的宝石,否则她与这房子的原主人就有了因果关系。

“那你知道那个女人现在的下落吗?”秋桐必须先问清楚,如果能了结这段因果关系的话,那多弄点钱财来傍身也是很有必要的,否则的话她就只能望洋兴叹了。

“这个啊,知道一点,据说是嫁人了,而且还就在这长康市,但是具体什么位置我就不知道了,还要找别的鬼问问才清楚。”

“那我能请你帮忙打听一下吗?”秋桐问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放心,绝对是你力所能及的,也不会让你难做的。”红衣女鬼眼神一闪就提出了要求。

“那我还是要听你说说看什么条件。”有些事情是底线,秋桐是绝对不会去碰的。

“真的是你力所能及的,我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什么的,又没有香火供奉,只是要你每年鬼节的时候给我烧点纸钱,绝对不多要,真的。”

“这个也不能论绝对呀,万一我忘了怎么办?或者是有什么事情发生让我做不到怎么办?”

秋桐想了下一下,烧纸笔能做的到,当时万事无绝对呀,俗话说得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把事情说死了,自己又做不到的话就不好了。

也说了因果关系,她得了红衣女鬼的因,自然要还果的,这因果关系不了结了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那这样的话自然也怪不得你了,而且我都可以来找你啊!那这样吧,不要求你每年一定鬼节的时候给我烧纸,只要你记得每年给我烧至少一次就行了,这样可以吗?”

“这样是可以但是也得定一个时间,得是我有生之年,如果我死了,这件事就没有了。”秋桐确认道。

“当然,因为我做交易的是你,你放心,我不会扯上别人的。”

“那好,咱们就这么约定吧,不过我现在你知道你的名字,要不然我怎么叫你啊?”

“我不记得我的名字了,不如你叫我小红吧,你看我的衣服都是红的,我喜欢这个颜色。”

小红刚说完这句话,秋桐就发现她与小红之前多了一个联系的钮带,虽然秋桐不能通过这个钮带控制小红的生死,但是秋桐能感觉到,她和小红之间仿佛签订了一个契约,若是有一方私自毁约,那家会受到契约的反噬。

秋桐扯了扯嘴角,感觉自己这个见鬼的能力进化了,以前她可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这种与时俱进的能力秋桐还挺喜欢的,只要自己不生出坏的心思,那对于自己又多了一种保护色。

“桐桐?桐桐?”欧阳毅停下车来却发现秋桐走神了。

见识过自家奶奶与老妈各种不对付的欧阳毅赶紧呼唤秋桐,他要赶在老妈发现前把走神的秋桐唤醒。

都说天下婆媳是天敌,虽然欧阳毅坚信自己时刻能站在真理这一边,但是能不让老妈对自己未来媳妇儿有不好的印象,这种事还是必须要有的。

“啊?”秋桐愣愣的看着近在眼前的欧阳毅,一时间没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