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52(2 / 2)

不但自带福气(自从订婚后欧阳毅的腿伤就传来好消息,从一开始的不知道能不能好全到最后与正常人无异,这些都被算在秋桐有福气身上)而且又会讲话,说话做事也能和她合得来。

“谢谢伯母!”

秋桐这下伸手用碗去接明月夹的红烧肉,然后用很真诚的声音道谢。

然后秋桐也发现,她这话说完之后就看到欧阳兴欧阳毅两父子伸向红烧肉的筷子转了个弯,转向别的菜去了。

看来欧阳兴也是个好相处的人,对此秋桐感到很满意,因为她今天已经了解到明月其实并不难相处,欧阳兴这个未来公公似乎也挺好相处的,多少放下心来。

吃过饭后秋桐抢着收拾碗筷,被明月推辞了几次之后,这对未来的准婆媳就一起洗碗去了。

洗完碗之后,明月把秋桐领到客厅然后对欧阳毅说道:“瞎坐着干嘛,带桐桐在咱家里转转消消食去。”

客厅里正在看报纸的父子俩对视一眼,心里都有些吃惊,自己媳妇儿(老妈)可没那么快与人打到一块去过,这才多久啊,居然已经好到改“小秋”为“桐桐”了,看来厨房是个加深感情的好地方啊。

正这么想着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秋桐赶紧闭上眼睛装睡,“扣扣”下一刻敲门声响起,秋桐没有反应。

“桐桐你起来了没?快点起来了,等下欧阳就要过来了。”一个大嗓门的女声在门外说道。

桐桐是叫她吗?还有那个她口中的欧阳是谁?秋桐心里这么想着却依旧不敢吭声,现在什么情况秋桐都不了解,所以还是继续装睡好了。

紧接着秋桐就听到有人推门进来了,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秋桐听到来人衣物摩擦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

“怎么今天这么晚了还没起来?别是感冒了吧?”然后一只略带冰凉的手探到了她的额头,“奇怪,也没有发热啊?”

“桐桐,你怎么了?是哪里有不舒服吗?”在想说话的女人声音都变小啦,还特别的温柔。

“桐桐?桐桐……”见秋桐依旧没有反应,那女人开始急了,声音里都带出了慌乱。

“唔……”秋桐这才装作刚醒的样子,一副困顿的模样睁开了眼睛。

秋桐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眼前的中年女人一脸关心的模样,看着她醒了还松了一口气,很好,不是她娘,但秋桐从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对方的穿着,与她们完全不像的情况下。

“桐桐,你黑眼圈怎么这么重?昨天晚上没睡好吗?”中年女人关心的说道。

很好,这些也不用她找借口偷懒不起床了,秋桐轻轻的“嗯。”了一声,又故作困顿的打了个呵欠。

“既然还困那你就再睡会儿,等下还要去市里呢,赶紧抓紧时间多睡会儿,别到时候欧阳来了你还在睡懒觉,多不像话。”

中年女人脸上的关心不少,但嘴里的唠叨也不少,念了秋桐一顿之后才走了,走之前还不忘替她掖好被角,临了还关上了门,把外面的鸡鸣狗叫关在了门外,免得吵到她。

秋桐眼睛闪了闪,这是一个很关心她的人,只是这人到底是谁呢?她完全没有印象,完全不记得有在哪里见过她。

秋桐脑子里乱哄哄的,想着她25岁的人生,一下想到了没进宫之前的日子,一下又想到了在皇宫里的生活。

秋桐原以为她会睡不着,没想到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梦里她看到了另外一个名叫秋桐的姑娘18岁的人生。

原来这里并不是她之前所属的时代,她既是秋桐,也不是秋桐,因为她重生到后世同名同姓的秋桐身上了。

原主今年18岁,是长康市富江镇桥头村,秋民富的女儿,母亲江红就是之前和她说话的中年女人,除此之外,原主还有一对15岁的双胞胎弟弟,秋栋秋梁。

原主出生于1963年10月1日刚好是国庆节,那时候是□□刚结束没两年的时候,但是因为江红在□□了三年亏损的太厉害,以至于原主出生的时候才三斤多一点。

因为后续营养又跟不上,所以原主从小就身体不好,三天两头的生病,没钱看医生都是熬过来的,也亏得原主命大就这么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