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31(2 / 2)

秋桐感到头疼,原主到底还是太天真了。

只是这都是害羞,但这里面的意思可就大不相同了,欧阳毅以为秋桐的害羞是因为喜欢而害羞,然而秋桐单纯的只是因为第一次与别的男人如此接近而不好意思罢了。

才刚从古代穿过来还没习惯的秋桐,不管对方是谁,和她这么接近她都会脸红,完没有别的意思。

不过欧阳毅误会了的事情,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就让他以为秋桐真的很喜欢他好了,反正原主是真的对他很有好感也是事实。

事实上欧阳毅此时的心情也是飘飘然的,他和秋桐的情况也是有点相同的,因为这样和女孩子相处,他也是第一次。

都说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欧阳毅在部队,可是呆了将近十年,更何况秋桐的颜值一点都不普通,反而相当高。

像现在这样,仿佛将秋桐揽入自己的怀中,那少女自带的体香环绕在他的鼻尖,欧阳毅就算是定力再好也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

放眼看去,马路上见欧阳毅和秋桐这样骑自行车的不是没有,反而还挺多的,没有被人用异样的眼神看待,秋桐窘迫的心情总算是好些了。

欧阳毅仿佛一低头就能亲吻秋桐的发点药,而且他还有一种想要亲吻下去的冲动,欧阳毅觉得他肯定是听多了战友们讲浑段子,否则他怎么能变的这么轻浮呢?

就在欧阳毅在为他的轻浮各种找借口的时候,秋桐都已经跳过害羞这个情绪了,因为红衣女鬼终于又不甘寂寞。

“哎呀,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就理我一下嘛。”红衣女鬼对着秋桐嗲声嗲气的说道。

秋桐被这娇滴滴的声音给吓的一阵哆嗦,果然,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对这种娇滴滴的撒娇声无感。

感觉到秋桐打了一个颤抖,欧阳毅忙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是冷了吗?还是身体不舒服?”

“没事,这大热天的怎么可能冷,估计是背后有人在念叨我吧!”秋桐能怎么办?当然是胡掰乱扯了。

“嗯。”欧阳毅觉得也是,这大热天的着凉的可能性太底了。

那红衣女鬼估计是真的寂寞太久了,一直跟在秋桐身边没有离开,见秋桐刚才对她撒娇明显不感冒也不再这样了,她好不容易有一个人能看见她了,可别把人给吓跑了。

“我说你能不能正常点?正常人说话能像你这样吗?”这要不是欧阳毅在,秋桐都想揉揉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了,太恶寒了。

“行行,我不嗲了还不行嘛。”红衣女鬼忙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之前栖生的那户人家的主母绣工很好,有一整套的绣针,后来他家败落了之后那套绣针转展被卖到了东山街道那边的废品收购站。”那女鬼说道。

“那你怎么知道那套绣针现在还在那个废品收购站里,没被别人带起呢?”秋桐问道。

“因为那套绣针藏一个首饰盒里,那个首饰盒后来坏掉了就被扔在废品收购站后面的库房里,我前几天还去过那里,那个首饰盒还在原处。”

“那也麻烦啊,我无缘无故的去人家的库房人家能同意吗。”秋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没事你之前说过的史书也在那个库房,不过是在另一边,你到时候找个借口过去就行了。”

“那你说说那库房里还有什么?”一个废品收购站居然还有库房,估计多少还是能有点好东西。

“那里边也没什么,都是些旧书,破木头家具和瓷器铁器什么的。不过呢多少还是有点古懂在里面的。”

“说起这个,你的这个穿着打扮,你死了多久了?”秋桐突然有点好奇了:“看你这穿着应该是古装吧?”

“不是很久,也就三四十年的样子,我身上这个也不算古装,就是中式的嫁衣而已。”红衣女鬼扯了扯身上的衣服,但没有多少情绪。

其实秋桐也是很好奇这个女鬼了,别的鬼能存在这么久,多少是有怨气在身,要不然就是心愿未了,但秋桐还真没在她身上看到怨气什么的。

“那你是怎么死的?”见她没有别的情绪,秋桐也就问了出来。

“我啊?不记得了,我一醒来就这样了,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不像别的鬼那样记得越多越痛苦。”

“说的倒也是。”

东山街道离供销社这边并不是很远,骑自行车不过十来分钟的路程,所以在秋桐和女鬼说话间的功夫就已经到了地了。spanid="endtips"/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