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27(1 / 2)

此为防盗章江红心里这么想着,不一会儿就见欧阳毅骑着载重自行车,远远看去,江红看不到车座后头绑了好些东西,只看到秋桐坐在前面的横杠上。

见人回来了,江红的心放下了一些,没出事就好,可担心死她了。

见到江红,秋桐忙让欧阳毅停车,自己从自车上下来:“妈,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是来接我吗?”

“回来啦,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东西买好了没有啊?”江红一边说着,一边看向欧阳毅说道:“欧阳,今天辛苦啦!”

“不辛苦,我们今天已经把东西差不多都买齐了,等下您看一下还有什么要差的。”欧阳毅笑着打了声招呼,然后也不骑了,直接推着自行车一边江红她们说话一变往秋家走。

“现在先回去吧,等一下吃了饭再说,都已经这么晚了,我还以为你们今天都不回来了。”江红与秋桐走在后头说道。

“哪能啊,我明天上班今天还得回家拿衣服行礼呢。”欧阳毅还没说话呢秋桐就先抗议了。

事实上,明月是有这种那秋桐直接住欧阳家,然后明天直接去供销社上班的想法。只不过思想还很古板的古代人·秋桐没同意罢了。

而且秋桐她现在急着了解这个世界的历史,更要好好的了解,彻底的了解原主的记忆,要不然因为不了解而闹了笑话就不好了。

说话间他们已经回到了位于桥头没多远的秋家,这时候秋家只有秋民富在家,秋桐的双胞胎弟弟因为学习并不太好的缘故已经缀学了,目前都在镇上的工地给人当学徒。

秋栋秋梁一个学砌砖粉墙贴瓷砖搞装修,一个却是在跟木匠学木工,所以现在两个人都不在家。

秋民富对欧阳毅的感觉可以说是五味杂陈,之前也说了,之前秋民富和江红之所以会答应秋桐与当时腿伤还没好,有很大可能落下残疾的欧阳毅订婚,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欧阳毅是在对越自卫反击战场上受的伤。

秋民富的父亲是老红军,只是在最后的剿匪战中没能活下来,秋民富因为父亲的原因很尊敬崇拜军人,所以当初在原主对欧阳毅一见针情的情况下才能同意这桩婚事。

但是呢,秋民富对于欧阳毅还有另外一种正常女儿控面对女婿的感觉,那是一种小情人被抢的仇恨感。

相对于两个调皮捣蛋的双胞胎儿子,秋民富从来都更喜欢,安静,乖巧听话懂事的女儿,虽然儿子是传宗接代的香火,但是女儿同样重要。

但是现在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秋民富不记得欧阳毅曾经是个在战场上立下汗马功劳的军人,他现在只记得女儿马上就要嫁人了,嫁的还是比她大八岁的男人,怎么想都是女儿比较吃亏啊,这种情况下秋民富能给他好脸色才怪呢。

所以秋民福见他们回来之后,只对欧阳毅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回来了?”然后就拉着秋桐说起了话,后面就更没有欧阳毅这个人在场似的。

不过相较与秋民富的反应,江红的反应才是应了那句老话“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江红看欧阳毅那是哪哪的都好。

反正女儿都要嫁过去了,江红的想法当然是对欧阳毅好点,然后也希望欧阳毅能记着她的好,对自己的女儿也好点,只能说,女人就是比男人更能屈能伸。

更何况欧阳毅还特别有眼色,特别愿意动手帮忙做事,这不,才刚把东西放下,自行车放好,欧阳毅就又跟着进厨房帮江红烧火了。

对此江红表示满意:“欧阳啊,你们今天在市里没遇着什么事吧?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没遇着什么事,就是我妈喜欢桐桐拉着她说了会话,一聊就忘记了时间。”欧阳毅也知道婆媳关系是很让娘家人担心的问题,所以尽量捡江红可能喜欢的话讲。

果然听欧阳毅这么一说江红脸上的高兴神色更甚了,然后颇为自豪的说道:“我们家桐桐啊从小就是个文静爱笑讨人喜欢,小的时候别的小孩都在地里玩泥巴蚯蚓什么的弄呢一身脏兮兮的回来,只有桐桐从小就爱干净,回来时衣服和出去时一样干净。”

“恩,看的出来,我看桐桐的房间收拾的很干净整洁呢。”欧阳毅也应和道,不过他心里想的却是秋桐房间里的东西太少了,太空洞了,有时间得给她添添才行。

“咦?你什么时候去过桐桐的房间了?”江红记忆里可没这个印象啊。

“就今天桐桐买了一些布料,说是要做衣服的,买的有点多,就给送回她在供销社的宿舍去了。”欧阳毅生怕江红误会赶紧解释道。

“哦哦,这样啊我还说呢,没见你进过桐桐的房间啊。”江红恍然大悟道。

接着又说道:“买布料的事情我知道,桐桐之前跟我讲过,说买的衣服不好看,她要自己设计自己做,说是今天买回来,我还怕她忘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