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26(1 / 2)

026

农村的婚宴,一般都是女方中午,男方晚上,所以吃过午饭没多久,秋家这边就要发亲了。

要说今天的秋桐可是大大的出风头,因为别的人结婚顶多就是骑自行车来迎亲,但是欧阳家因为是在市里,大男人骑自行车都要将近一个小时。

现在大部队的人马,又有九抬嫁妆,当然不可能用抬的回去,这要走路的话最少也两个半小时的,所以欧阳毅今天是租了车来的,这在她们桥头村可是头一遭。

“我就说这个秋桐和咱们村别的姑娘都不一样,长的白白嫩嫩的比城里人还想城里姑娘,果然现在嫁到城里去享福了。”

“说起来这估计还带点命,你看咱们家的小子姑娘小时候天天玩泥巴,晒得乌漆吗黑,就这秋桐不同,从来不玩这些小子们玩的,就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看着。”

“说起来,当初还有人嫌她长的太好守不住呢,这下好了,人家都不带搭理这些人的,还看不上呢,现在是拍马都不及了。”

“就是说呢,当初那谁谁还嫌弃人家,说秋桐长的太漂亮会把儿子的心勾走,说谁都能当她儿媳妇就秋桐不行,结果你看人家秋桐,不但在城里找工作,还有一手好绣活,现在更是嫁到城里享福去了,多大的福气啊!”

因为这个,有人对此羡慕,但也有一些人心里泛酸说起了风凉话,比如说就人这么说道。

“人家这话也没有说错啊,长的很好的人本来就容易守不住,看我娘家那隔壁村的有一个仗着她长的漂亮四处勾搭,整天只知道打扮,一点活不干。”

“就是咱们农村老百姓要的是勤俭持家,能过日子的儿媳妇这种娇滴滴的小姐哪里要得起啊,要的起也不是我们这些人家能受的住的。”

“长的这么漂亮,肯定把老公的心思都勾住啦,哪里还会听老妈的话呀?这样的人长的再好,再有能力又怎么样?家庭和睦比什么都重要。”

有那看不过眼的人就说了:“嘿,我说你们这些人能不能别这么酸啊,见人家嫁的好了就说这种风凉话,在人家大喜的日子里说这种话,也不怕造口业。”

“就是嘴上积点德吧?人家也没得罪你,再说我看了一下秋桐挺好的一个孩子呀长的好有礼貌,又有好手艺,将来不得了哦。”

“………………”

当然这些别人私下里说的话不可能让秋桐知道,她被秋栋背出了家门,然后又被欧阳毅抱上了车,然后盖头盖下,她的视线里就只剩下了一片红色。

车子刚发动起来,就有人端了一碗水给江红,让她在车子走了之后泼出去,意思就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秋桐嫁了就要泼一碗水出去。

结果,江红却怎么都不愿意泼这碗水,任凭别人劝,怎么说都不愿意,江红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才不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既然这样,你这碗水泼不泼都一样,你干嘛不泼?咱们这的习俗就是这样。”有人开始劝道。

“就是啊,习俗这样,你不破的话,就不怕对秋桐不好?”

大家开始七嘴八舌的劝她了,只不过也不知道江红今天为什么这么拧,怎么说都说不听,最后还是秋民富的伯母发威,愣是抓住她的手把水给泼出去了。

这些秋桐之所以会知道当然是因为小红告诉她的,好一会儿小红还哭啼啼说道:“桐桐你妈对你真好,你不知道,刚才我看到她偷偷的哭呢。”

“我知道啊,我还看见我爸偷偷哭呢,不过没关系我几天后就又回去了,反正离这么近,我以后经常回去就行了。”

“说的倒也是啊!你现在也辞职不工作了,完全有时间往娘家跑啊!”怪不得你要辞职啊,你是不是料到了这个情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