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24(1 / 2)

024结婚了

八月初五,宜婚嫁

秋桐天刚蒙蒙亮就被吵醒了,因为这几天江红都是和她一起睡的,秋桐睡觉特别的浅眠,一有点动静就能吵醒她,江红一起可不就让她也睡不着了。

因为秋桐的出嫁,江红昨天晚上几乎都没合过眼,这也就导致秋桐昨天晚上也没睡好,偏偏秋桐皮肤又白,所以此时眼下一片青黑。

秋桐倒是想再睡一会儿,不过呢只能想想,因为今天会有很多客人过来,也会有很多村里的人来送上轿包,秋桐不可能有懒觉睡。

上轿包是这边的一种风俗,村子里的女孩子出嫁,相熟的人家,或者是同一房(同一个姓同一个祖宗没出五服的)的人都会送上鸡蛋和一个红包,不多就是一个心意。

大方点的就送十二个鸡蛋,小气点的也有六个,红包的话就给个几毛钱,这时候大家都不富裕,一个工人的工资也就二三十块,所以给一块的都是重礼了。

秋桐从早上起床没多久,就陆续有人来了,每个来的人都会说一些吉祥的话,送上鸡蛋红包,性格和善些的还会嘱咐几句,多说几句在婆家要怎么做,多教两句,然后急冲冲的赶去上工了。

真正留下来吃酒席的,那就是未出三服的亲近人家了,秋桐的爷爷已经不在世了,她爸也只有一个兄弟,所以今天来撑场面的都是秋民富的堂兄弟。

按旧俗,早饭和午饭秋桐是没得吃的,因为今天是出嫁的日子,新嫁娘是不能吃两家饭的。

不过呢这些都是明面上的,私底下哪个当妈的会舍得女儿一饿就两餐,不能吃米饭是吧,那就吃面条吃包子馒头喝汤吃鸡蛋啊。

早上江红炖了一大碗的糖水鸡蛋,亲自端过来给秋桐吃,彼时秋桐正用两个水煮鸡蛋滚眼睛,希望一会儿黑眼圈没那么明显。

这一天其实什么都不要秋桐做,她只需要躲在房间里当一个娇羞的新嫁娘就可以了。

吃过早饭之后,秋桐开始化妆,梳头发,说是化妆,其实也就是擦个面霜,化个眉毛,涂个口红罢了。

秋桐的眼睛长的好,双眼皮很明显,眼睫毛又翘又长还特别浓密,根本就不用化眼妆就已经很漂亮了。

主要是头发,秋桐今天打算把头发梳起来了,人生一次的婚礼当然要做最漂亮的新娘子了。

以前要藏拙,现在她都要嫁人了,所以她这张漂亮的脸蛋也是时候放出来见见人了,女悦己者容,她还是更喜欢自己漂亮的模样。

秋桐的一双巧手,除了绣花,也体现在这个的地方,以前秋桐天天都是两条麻花辫厚刘海见人,今天注定要一鸣惊人了。

原本厚重的刘海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已经长长了一些,被秋桐梳了一些上去,剩余的垂在两边,做造型。

一头黑长直的秀发被秋桐挽了起来,然后在右侧的挽发上,簪上几朵秋桐自制的绢花,粉的红的绢花衬的秋桐人比花娇。

只能说秋桐的这个造形很惊艳,就连江红进来都被吓了一跳,她显然没想到平时盖着厚刘海的秋桐一打扮居然这么漂亮。

“我闺女今天真漂亮!”江红眼睛又湿润了,养了十八年的女儿从今天起就要嫁到别人家里了。

“妈,别哭了,你再哭我也要哭了。”秋桐忙劝道。

“不哭,你收拾收拾,我出去招呼客人。”江红哽咽的说着,然后躲回自己的房间哭去了。

秋桐多少有些受影响,这一个多月不能生出多深厚的感情,但是这是她头一次体会到这种家人的关爱,所以见江红哭,秋桐也跟着生出难过的情绪。

秋桐这边正情绪低落呢,不想就听到一个久违的声音,叽叽喳喳的由远而近的响起:“桐桐桐桐桐桐……”

这是女鬼小红的声音,说起来自从秋桐七月十五给她烧了香烛纸钱之后,小红就成了她的家养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