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22人设崩了?(2 / 2)

其实不怪秋桐误会他,谁让欧阳毅在别人面前都正常,一到她这里就变了呢,秋桐还以为欧阳毅在别人面前都是装出来的,在她面前才是本性呢。

事实上欧阳毅还真的只是第一次做这种逗弄人的事情,第一次对一个姑娘这样,只是这些秋桐现在还不知道。

“秋桐,你回来了没有?”这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是艾文静的声音,她住在秋桐隔壁。

秋桐和欧阳毅都是一惊,秋桐忙着从欧阳毅身上爬起来,欧阳毅被吓一跳之后下意识的就想起来,于是意外再次出现,两个人亲上了。

“唔~”秋桐轻呼一声,结果又被欧阳毅拉了下去,这一次不是意外,两个人亲了个结实。

秋桐嘛,纸上经验相当丰富,实际经验等于零,她当初为的就是熬到25岁出宫,所以相当的洁身自爱。

而皇宫里的女人,其实都是皇帝的预备女人,皇宫里又只有一个男人勾!搭了不会有事,否则别的哪怕是个太监,皇帝要追根究底也会灭你九族。

这也就导致了秋桐的纸上谈兵,实际上在欧阳毅的进攻下很快就丢盔弃甲,而男人嘛,在这方面向来都是无师自通的。

“扣扣”敲门声继续响起,然后注定没有人会给她开门。

好半晌之后两人才气喘吁吁的分开来,这时候秋桐脸也红了,嘴也肿了,衣服也皱了,活脱脱一副被人这样那样过的情形。

欧阳毅就是个初哥,活到二十六岁还从来没偿过女人的滋味呢,接吻也是头一遭,所以见着秋桐此时的模样又忍不住凑上前来就是一顿猛亲,跟个毛头小子似的没两样。

欧阳毅以前从来只有过五指姑娘,从来没想到香香软软的女孩子抱起来是这个感觉,心里万分期待他的婚后生活。

与欧阳毅不同的是,秋桐此时都快哭了,因为欧阳毅的胡子太扎人了,秋桐的脸被欧阳毅磨蹭的又痛又红,让眼泪都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怎么了?是我太猛浪了吗?你别哭啊桐桐,我下次不这样了。”欧阳毅还以为秋桐是因为自己不经过她的同意就亲她而生气了呢。

“呜~~~,”欧阳毅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秋桐就彻底的哭出眼泪来了。

“桐桐别哭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喜欢你了嘛。”说着欧阳毅自己也委屈啊,自己的未婚妻,还有一个月就结婚了,为什么不给亲啊?

“呜,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我的脸好痛啊,你的胡子太扎人了。”秋桐狂飙演技,一是真的被弄痛了,二其实也没哭的这么夸张了,就是秋桐觉得得在最开始就让欧阳毅知道女人很娇弱要轻拿轻放小心对待。

果然欧阳毅见到秋桐的脸被他扎红了心疼的很:“好了别哭了,回去我就把胡子刮了,我天天刮胡子,以后绝对不扎到你。”

“你怎么这么好色,就不能想想别的事情吗?”秋桐脸皮都被欧阳毅给说厚了,他要是老是这么说话,估计很快她都能在他开荤段子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了。

“好了好了,我不想还不行吗?乖了,快别哭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把她怎么了呢,天知道只是被胡子扎疼了。

事实上,欧阳毅也不习惯自己的新人设啊,他之前可是一直成熟稳重严肃男人的路线,第一次走这种“流氓”人设就把人给亲哭了。

欧阳毅哄人还真没什么诀窍,翻来覆去就一句“乖了,别哭了。我错了,我以后不这样了”

不过好在秋桐并不是真的和他计较,而且装哭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所以秋桐也没哭多久就在欧阳毅憋脚的“安慰”下听下来了。

不过这么一来倒是把秋桐与欧阳毅的关系弄的更亲密了一些,哭过一场之后,仿佛两个人都从内心的更亲近了对方了。

这对秋桐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作为外人“灵魂”她要是不能很好的融入进这个时代,永远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她又怎么可能活的开心快乐。

而自从那一顿哭之后,秋桐与欧阳毅的关系可谓是一日千里,两人之前相处是无形的陌生感,此时已经消失无踪。

每天欧阳毅下班后都会先来找秋桐和她一起吃饭,就怕秋桐一个人会随便对付一下。

欧阳毅坚持的实行着把秋桐养胖一点的决心,只可惜,秋桐一直保持着她的身材,不瘦,肉肉的,但是也不胖。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一个月,

时间来到了八月初一,离两人结婚的日期只剩下四天了。

这时候两人的感情已经突飞猛进,七月底秋桐彻底从供销社辞职,那时候欧阳毅还把秋桐的东西都搬去了欧阳家。

中间农历七月十五鬼节的时候,秋桐也没忘记答应女鬼小红给她烧些香烛纸钱的事情。spanid="endtips"/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