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19(1 / 2)

019

可能是因为秋桐心心念念想要了解原主的记忆的原因,也有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当天晚上秋冬再一次在梦里经历了原主短暂的一生。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钟,欧阳毅和秋桐就已经起床了,供销社八点钟上班,他们必须在这之前赶到供销社。

然而比他们起的更早的是江红和秋民富,江红心里惦记着今天一早秋桐就要赶去市里上班,所以天刚蒙蒙亮,江红就已经起床做起了早饭。

他们这边并没有吃早餐的习惯,而是一日三餐都是吃饭吃正餐,等六点钟秋桐起来了的时候,江红饭都已经做好了,菜已经收拾完了,就等着炒了。

“那你怎么起这么早啊?”秋桐这会儿还迷瞪着眼睛呢。

起床困难户说的就是她,可以说自从她做到的御前第一绣娘之后,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起过早了。

想当年没有穿越到这里之前,她也是跟前有小宫女侍候的御前红人,想想现如今她还要赶早上班,秋桐深深的怀疑,这个工作她可能很不习惯呢。

只是作为一名绣娘,名声没有打出去,接不到活养不活自己,恐怕这种起早摸黑的工作她还要继续。

所以现如今更重要的是,好好绣她的嫁衣,最好还多做一些别的绣品出来当做嫁妆。

因为欧阳兴是教育局的局长,欧阳毅作为他唯一的儿子,他们结婚那天肯定会有很多长康市上层的人物来参加。

所以,秋桐想的是绣好她的嫁衣,多做一些出色的绣品出来,争取在婚礼上一鸣惊人。

秋桐迷瞪着眼睛还在想,四大名绣她是绣苏绣蜀绣好呢,还是粤绣湘绣好呢?

结果被江红一巴掌拍脑袋上:“赶紧给我洗漱去,村里到市里要一个多小时呢,又不好等车,你不赶紧的赶不上上班了。”

啪的一声响,秋桐轻呼一声,还没来得及抗议呢,欧阳毅这边倒是心疼上了:“伯母,不着急,今天我送桐桐去上班,我骑车子骑的快。”

“对哦,我都忘了,你回去的时候可以顺便送桐桐上班。”江红一拍自己的脑袋,为自己的健忘而懊恼。

不过一转身面对秋桐的时候,却又换了一副□□面孔:“就算欧阳顺便送你去上班,你也要快一点啊,都快六点十分了,你路上骑车也要一个多小时啊,别到最后把欧阳的时间也耽误了。”

“妈~”秋桐很想问江红,她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只是敢怒不敢言。

“伯母没关系的,我今天没什么事情不,怕被耽误。”欧阳毅说道。

“那也不行,懒得她呦,现在做姑娘也就算了,等结了婚有了孩子还这么懒的话,那不是得让孩子跟着饿肚子啊!”

其实如果不是欧阳毅在的的话,她肯定不是这样说的,肯定要换成:‘现在做姑娘享福啊!等嫁去别人家做人家儿媳妇还这么懒的话,还不得被婆婆骂被嫌弃啊’

“我去洗漱了。”秋桐被江红念叨的瞌睡虫都跑光了,忙丢下这句话,赶紧跑人了,在被念叨下去她估计要以头抢地了。

“伯母,需要我帮忙吗?”欧阳毅见江红还想说什么,忙抢在她前头说道。

“这倒不用,我把饭菜都收拾好了,等炒下就可以了,你去洗个手就准备吃饭了。”对于欧阳毅,江红还是比较和善的,到底不是自己肚子里出来的,打不得骂不得,只能和善而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