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17(2 / 2)

秋桐看着书,却又忍不住抬头看向欧阳毅,心里有些担心,欧阳毅如此善变,那她未来的婚姻生活堪忧啊!

看着这么成熟稳重的一个人,刚才去非要逗着自己玩,是男人都有他这样的劣根性呢,还是只有他这么顽劣?

“你不好好看书,你看我干嘛?”之前也说了欧阳毅对视线很敏感,所以秋桐偷看他的第一时间他就知道了。

一开始没说,但是好一会儿,秋桐还在那里偷偷的看他,欧阳颜就又起了逗弄她的心思了。

“没看,”有一次偷看被抓包,秋桐再一次脸色爆红。

“没有看我你脸红什么呀,有什么话可以直说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欧阳毅如此说道。

“嗯!”秋桐应了一声,却没有说话,然而还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

欧阳毅叹了一口气,他对这个未来的小妻子印象还是很好的,也有心与她度过一辈子的,所以见秋桐有些怯生生的模样,于是起身向她走来。

秋桐下意识的往身后缩了缩,刚才被逗弄的还记忆犹新呢,所以下意识的不想与他有更多的身体接触。

“你怕我吗?”未来的小妻子怕他,这可不是个值得开心的事情。

秋桐摇了摇头,事实上她真的不怕他,秋桐之所以后退,只不过是因为她不习惯与异性有身体接触罢了。

“咱们以后就是夫妻了,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你就要正式变成我的妻子,我希望你不要害怕我。”很显然,欧阳毅没有把秋桐地摇头当一回事。

“所以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咱们有商有量的,好不好?”可能是因为秋桐比他小好几岁的原因,所以欧阳毅最后这句话带着一点哄人的味道。

“那,我能问你,你经常像刚才那弄逗别的女孩子吗?”这个可是很重要的,秋桐可一点也不喜欢四处风流的人,万一欧阳毅有是这样的人,她绝对会想办法退掉这门亲事。

欧阳毅失笑,他没想到秋桐在意的是这一点,在被他逗的面红耳赤的时候:“没有我从来没有对别的女孩这样过,只有你,我以军人的名义发誓!”

因为秋桐的在意,所以欧阳毅,这话说的很认真,而且他是真的举起一只手在发誓。

欧阳毅其实很佩服他的父母,两个人据说是私下里看对了眼之后,才让父母去提亲的,这么多年了也没吵过嘴。

这个时代,还是那种老思想,讲究的是多子多福,别人家里都是四五个小孩,但他家里就他一个小孩,这在六七十年代是相当少见的。

因为明月生他的时候太困难,差点就难产了,所以欧阳兴就不再让明月生孩子了,无论爷爷奶奶怎么说,也不管别人说他是妻管严,反正就是不同意。

欧阳毅从小在这种环境下长大,他也很羡慕,父母之间的爱情,特别是在以前欧阳毅隔壁家的人家,整天吵吵闹闹的情况下。

找一个人,与父母一般,恩恩爱爱的过一辈子的思想,愈发的明显,也所以在秋桐喜欢他,他又不讨厌秋桐,甚至有些喜欢的情况下,欧阳毅觉得:他大概是找到了这么一个人。

所以欧阳毅对待秋桐的时候就变的很放松,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让秋桐看到,是他最真诚的诚意。

只是呢,欧阳毅怎么都想不到的是,秋桐这个十八岁的身体里藏着的是古代来的二十五岁的“老姑娘”了,虽然秋桐因为古代的礼教的原因没有与别的男人有身体上的接触,但事实上秋桐除了实际操作,该懂的不该懂的秋桐都已经懂了。

而秋桐这边呢,对于欧阳毅的发誓,她才没有像狗血电视剧里的情节那样,看见情人一发誓就各种心疼啊,捂着嘴,不让说啊什么什么的。

从这个古人,他们那边对誓言还是很看重的,很少人把发誓当成大白菜,所以秋桐就眼睁睁的看他发完了誓,然后还一副被欺负了的模样,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说道:“那你为什么要戏弄我?”

“……”那是因为喜欢你才逗你啦!只不过这样的话太矫情,欧阳毅说不出口。

“噗╮( ̄▽ ̄)╭哈哈哈哈你这个人太坏了,切开了肚子里全是黑水。”小红的声音在秋桐的耳边响起,太烦人啦!

“闭嘴→_→”秋桐不着痕迹的扫了小红所在的方向一眼,作为着一个鬼,怎么这么不懂看人脸色呢?spanid="endtips"/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