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阿图索(完)(1 / 1)

黑龙法典 欢声 2442 字 2个月前

“你做了什么?”

疑惑的恺撒收紧利爪,死物在龙爪的巨大压力下痛苦扭曲,灵活的刺猬山猫有能力游伺戏弄泰坦,但当它们一旦被泰坦抓住时,便毫无反抗机会可言,一如现在。

变形的内脏随着暗蓝色的脓血从伤口涌出,死物挣扎着低吼,不作任何回应。

“很好。”

恺撒攥紧巨爪,把死物身体一点点捏烂。

死物身体突然爆裂,有毒的血浆全部涌出,让龙爪冒起烟雾,一只半人形态的虚灵从炸裂的躯壳中窜出来,想趁着这个机会传送逃走。

恺撒没有惊讶对方能突破死魔法规则的桎梏,冷笑着用火清洗毒液,无尘之地随之覆盖而下,当一切尘埃散尽,虚灵的裸肤在他面前暴露无遗。

“还有遗言吗?”恺撒问。

虚灵颤抖着不说话,眼中是刻骨的仇视。

“柯基。”恺撒喊。

“在的诶。”战斗时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的格乌什之眼从角落里钻出来,尖声说:“我检查过了,这艘星舰上没有其他活物的气息。”

“这么说来,它的确是这里的主人。”恺撒努努嘴,“不过这家伙似乎什么也不肯透露,我听说读取记忆有很多种方法,对格乌什来说应该不难吧?”

“明白。”

在看过这场战斗后,柯基似乎变得听话了不少,它的眼球的上眼睑向下压,挤出一个月牙形的眼神,“很快就好。”

恺撒点头。

虚灵更强烈的颤抖起来,这颗大眼珠子意味莫名的笑让它感受到了恐惧,它挣扎着喊:“不,你不能!我族……”

话还没说完,柯基身周晃动的血肉触须就飞一般的疯长,从各个角度插入虚灵体内,虚灵先是发出一声仿佛吃痛的尖叫,马上就变成呓语般的低呼,很快,干脆连呓语也消失不见,彻底没了声音。

恺撒再看它,这家伙的情绪波动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全身清澈透明,好像由水流组成,五官也消失隐去,整张脸变成一个完整的平面。

“唔……”柯基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像是吃了什么好东西:“吞噬记忆会洗涤它的意志,剩下的只是一个没有性别、思想和任何性格记忆的纯净意识体,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死掉了。”

“那你得到了什么?”恺撒问。

“它叫米苏芬尔特,奎尔多雷的后裔。”柯基开门见山的说,然后发出一声轻叹:“这个种族的确很厉害,即使是龙神与龙后也未能让它们灭绝。”

“史前纪元那场战争后,奎尔多雷悄悄保留了一部分人口,潜藏在一片破碎的大陆漂流离开冈蒂亚,所有的神祇都预测这片大陆会沉入无尽深海,但奎尔多雷悄悄撑住了它,并在位面重启后重新繁衍,这片大陆的生命也是他们从冈蒂亚带来的火种。”

“怪不得这家伙一开始会说自己是维洛斯特的主人。”恺撒点头。

“为了躲避龙神的追杀,奎尔多雷制造了死魔法石。”柯基伸出一颗触手点了点星舰上那颗巨大的魔法石:“它在限制超凡力量出现的同时,也能蒙蔽诸神的视线。”

“迁徙而来的初代奎尔多雷穷举族之力,制造了这艘堪称绝伦的星舰,但屠族灭种的战争终究还是让奎尔多雷出现了文明断层,后来的它们再不能达到祖先的境地,再加上这个种族繁殖效率低,之后的漫长历史中又经过天灾、瘟疫、内战和自甘堕落,到了这一代,奎尔多雷就只剩下了米苏芬尔特一人。”

柯基用感叹的语气说:“我看即使你不来,再过个几百年,这个种族也会彻底消失在世界上。”

“真可怜。”恺撒评价:“我猜他们的祖先费尽心思将他们送来这里,是希望仅存的火种能再次熊熊燃烧,完成对龙神龙后的复仇,没想到最后依然没有改变灭亡的结局。”

“也不是毫无长进。”

柯基说:“之前你对抗的神威,就是奎尔多雷在见识到龙神与龙后研究出来的,模仿祖神艾欧惟妙惟俏,不是把你也骗过了吗?它由星舰中枢系统控制,经充能后使用,用来威吓真神以下的一切生物都没问题。”

“这艘星舰我们能用?”恺撒的眼睛亮了起来。

“可是可以。”柯基说:“不过因为年代久远,这艘星舰包括武器系统、智控系统、穿梭系统在内,许多东西都损坏了,不在运行状态中,否则你以为你能轻易攻进来?这可是奎尔多雷文明的终极造物。”

“我知道可以修复。”

柯基头疼般的看着大黑龙,没等他开口就已经知道这家伙想说什么:“但很难,需要以百年计时间。”

大眼珠子飘起来,扯着木然呆滞的纯意识体说:“要我夺取星舰的控制权就得费不少力气,这还是在吃掉米苏芬尔特的情况下,否则咱们根本没机会,星舰的盗锁系统是高科技文明的,实在不行它会自毁。”

恺撒盯着它看。

“好了我明白了。”柯基用触须扶着脸颊说:“你提供材料,我可以花时间精力把它弄好,但我有个要求,修复之后这艘星舰归我掌控,我住在里面,你不能派你的眷属上船干涉我。”

“好的。”恺撒微笑,“从现在开始,这艘船归你。”

你归我。

“最后一个问题。”恺撒郑重起来,“那家伙临死之前说的诅咒是怎么回事?”

“诅咒?”

柯基神情一变,飘浮着绕着恺撒转了一圈,嘴里啧啧有声:“啧啧,作为种族仅存的最后生命,米苏分尔特虽然没什么用,却承载着全族的最后希望,它憎恨你,所以将整个奎尔多雷都憎恨你。这下可麻烦了,快跪下来求我,只有吞噬它记忆的我知道解决方案。”

看来揍得还少了。

恺撒不容分说伸手抓住眼球的触须,一把把它扯过来,捏圆揉扁,抡两圈摔在星舰不知什么材质的金属地板上,一脚踩下去,挤压变形的眼球肉从脚边溢出来。

“好了好了,我说……”它嗡嗡的声音从下面传来:“其实对于你这种等级的生命,诅咒难以起到什么作用,顶多是今后没有好运气罢了,你越来越强,诅咒就越来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