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阿图索(三)(1 / 1)

黑龙法典 欢声 2422 字 2个月前

轰隆隆,乌云中的炸雷成为黑龙的背光,让脸庞笼罩于黑暗,只有口中的粒子吐息如迸发的光柱,分解这片战场。

改用什么词来形容这种力量呢?强大,可怕,壮观,都不对,是湮灭,笼罩在此地上空的二级规则正在迅速湮灭,连空间都像玻璃一样片片剥离,形成难以直视的黑洞。

其实在艾拉迪亚,有关黑皇帝的资料已被调查得非常清楚,全世界都知道他的杀招是粒子吐息,可是知道了又怎样?当他开始深呼吸聚集光粒,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能挡得住。

现在也一样。

祖神山呼海啸的龙威消弭无形,仿佛从未出现,巨船上的魔法纹路被撕裂、底部被光束贯穿,发出轰鸣巨响,数不尽的碎屑哗啦啦坠落下来。

一瞬间,连死魔法规则都被击溃了,但很快,船上那颗巨大的魔法石迸发辉光,规则重铸,再次笼罩这片区域。

究竟是怎样的人,才能制造出能修改一片大陆规则的魔法石?恺撒不清楚,但他知道那玩意毫无疑问是个好东西。

船体外的护盾被撕开一个口子,黑龙昂起脖子,拍打着翅翼登船,这艘船足够大,以至于可以让恺撒保持本体形态的情况下在船上随意行走。

船上笼罩着的迷雾被黑龙掀起的飓风吹散,一对眼睛牢牢地盯着他降落的身影。

恺撒从未见过这种龙,或者这类生物,头颅如血染的恐鳄,一溜土黄脊甲蔓延至尾尖,黑、红、紫等色泽的鳞片又密又厚,互相堆叠,最显眼的是龙翼,一层一层的角质层覆盖其上,让人怀疑它能否飞得起来。

对方的身体不小,虽不如恺撒那么夸张,但也有三十米左右的身材,在它的四肢爪尾处,他看到了一些闪烁着魔法雕文的钢铁护具。

这家伙是这艘船的掌控者吗?

恺撒没问出口,对方就已经嚎叫着扑上来,角质交织的龙翼豁然张开,两侧气浪犹如实质波涛般暴起,身影变成一道呼啸的狂澜,恺撒只来得及伸出爪子,胸口就传来结结实实的对撞。

恺撒稳住身体,而对方居然不需要喘息,身影如电一般贴着他的装甲游走,下一秒便出现在背后,一抓撕向黑龙颈脖。

呼啦啦的一窜流火,爪子如同伸进熔炉的烙铁,在与黑龙的碰撞中烧得通红。

恺撒去抓自己的背后,而对方已经消失了,再次出现时已在他的头顶,如攻城锤一样的尾巴轰得一声砸在黑龙的脑门上,黑龙的颈脖出现了弯曲,而这怪物也被巨大的反作用力掀了出去。

“居然不用回气。”

让恺撒诧异的不是对方鬼魅般的速度,而是那完全没有任何滞涩的动作,他的瞳孔锁定在不远处的怪龙身上,“死灵吗?”

这东西身上没有活物的气息,怪不得他的猎杀直觉不起作用,无法预测对方下一步的攻击方位,死物身上光芒闪烁,莹蓝色的魔力源质从四肢爪尾流淌出来,强大的能量充斥着它的身体,死物伏下身,船体上传来咔咔错动音。

它再次扑上来,速度比之前更快三分。

击穿音壁与身体碰撞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轰隆隆炸裂不断,碎片纷飞,恺撒的强殖装甲未经升级,甚至还没有他本身来得强韧,很难匹配这种等级的战斗,在剧烈颤动中不断剥落。

短短一分钟的时间,死物一共挥爪了数百次,恺撒头颅、眼瞳、口齿、颈脖、胸膛、背肌、四肢关节……全部遭到攻击,强殖装甲层层剥落,一些比较脆弱的地方甚至受伤流血。

这过程中黑龙试图拉开距离,但庞大的身体反而成了阻碍,死物如影随形,仿佛进行肢解艺术般不断撕开黑龙的血肉。

“够了!”

黑龙的鼻孔里喷出两股蒸气,人立起来,抬起粗壮的右腿重重一踏,掀起以他为中心的气浪圆环:“我不想知道你是什么东西了。”

恺撒吼完立即吸气。

巨船之上,聚变粒子连接成暴烈的电流,再聚合形成通天彻地的光柱,亿万电流环绕,仿佛随时都要炸裂,能量总和已濒临物质位面所能达到的极限,恺撒的动作缓慢艰涩,眼睛里全是凶狠的桀骜。

他没有飞,但能量已将他托起。

可怖的吐息席卷了巨船,爆裂的光瞬间照亮数百里,悬空的巨舰被迫着陆,地面被压下百米,这艘船变成了一团灿烂光球,岩层被冲击波搅动,扭力作用于大地,形成仿佛水流般的巨大旋涡,一层一层一圈一圈,所有活物皆被撕裂扭曲。

即便如此,这头形似巨龙的死物仍未死去,站在恺撒面前,鳞片下涌出的不知是血还是火,额头处血色光芒闪耀,数道成形法术漂浮在身旁。

“为什么?”

死物突然失态,原本封闭的情绪如火山爆发般涌出,不知是什么东西造成了它的情绪波动、或者说点燃了它的怒火,它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嘴里焰星四射:“我都已经躲到这了,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

“你有意识?”恺撒有意跟对方交流,想知道那颗魔法石是怎么回事:“你是这艘船的主人,阿图索?”

“我不仅是这艘船的主人,更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当初维洛斯特与艾拉迪亚分裂,是我们保护着这片土地不受沉沦,是我们为这片土地带来生命,千百年的投入与传承,如今毁于一旦。”

它低下头,悚哭起来:“这种强度的力量等级,必将暴露在诸神的视野内,结束了,所有的一切荡然无存。”

“什么意思?”

恺撒有点不明所以,走过去,一把攥住它的身体,这家伙的力量依旧充盈,但似乎不想战斗了。

死物毫不挣扎,只是抬头盯着恺撒,眼睛里浮现出第二层瞳孔,与他对视:“我诅咒你,入侵者,我的种族诅咒你,所有的奎尔多雷都诅咒你,今后每一天,你都将背负我们的怨念,无数人在巴托地狱向你招手。”

这话仿佛神谕,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一种难以描述的力量降临在恺撒身上,虽然没有对他构成什么实质影响,但在黑龙的尝试下竟然难以抹除,如跗骨之蛆粘合在他身上。

“你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