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风里雨里我陪你(1 / 1)

妄想成人 依世而居 2426 字 2020-03-21

.,

“你知道海妖吗?”

“海妖是一种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鱼的生物,他们面容娇美艳丽魅惑,他们有着动人的歌声。他们住在一个神秘的海岛之上,用歌声引诱过路的航海者,凶残冰冷。”

“我叫塞壬,大概是最后一只海妖了。”

44听过海妖,在人类的传说中海妖是一种残暴而又冷艳的生物,但看着塞壬,44没办法将这个形容词用在塞壬的身上。塞壬冷漠却并不残暴,她爱唱歌,却从未引诱过任何一个人类,她只是抱着那个头骨孤零零的坐在礁石之上。

随着塞壬的诉说,44的任务也有了最新的通知,44打开之后看到了宿主的信息。

【绑定成功,显示宿主信息】

【种族:海妖

名称:塞壬

性别:雌性

寿命:599岁

潜力值:10

评价:海妖,喜欢一切华美之物,性凶残冰冷,喜欢温暖充满生机之物。】

44看看塞壬抱着的骨头,怎么看怎么觉得评价中关于海妖的那部分错的离谱,那头骨苍白又冰冷的很。

【你有什么愿望吗?】

“愿望?”

塞壬抱着头骨转过头来用疑惑的眼神看44,44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

【嗯,就是那种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实现的愿望。】

“我想去陆地。”

44也不知道为什么海里的生物都想去陆地之上看看,明明陆地也没有什么好的,但这话不能让宿主知道,天大地大宿主最大,完全忘记了之前沉迷吸妖无法自拔的是谁。

【好的。】

虽然毫不犹豫的应下了塞壬的话,但现在44对陆地到底在她们的哪个方向仍旧是毫无头绪。

“去陆地的这条路我走了十年了。”

44不知道怎么安慰塞壬,干脆就对方说什么就在旁边点头。

之后塞壬也不打算说话了,仍旧跟往日一般唱歌、游泳、唱歌、休息再唱歌。这么几天下来,44觉得自己大概苍老了许多。

某一日在海里的某个洞穴里休息的时候,44问塞壬为什么想去陆地。塞壬皱了皱眉,给了44一个意料之外的回答。

“我很久之前和别人约定过。”

不是因为什么从未到过陆地之上或者是其他的原因,塞壬因为承诺让44觉得很是开心,大概是因为塞壬是只重承诺的海妖吧。

就这样一系统一海妖开始了奔往陆地的旅程。

海日的天气并非一如既往的好,有时候大风大浪来了,两者便躲在礁石之后等待风浪过去再继续游,44觉得自己和塞壬的感情都因为共患难的原因而好了许多。甚至内心都在想要不要喊着4号一起来游泳,说不准他们之间的感情也能好起来。但在海水待得时间久了,44觉得自己的皮肤都泡肿了发白看起来丑死了,44只要一想4号要是变成这个样子她就默默的收回了之前的想法,果然4号还是适合待在家里。

海里的旅程太过无聊了,一路之上并没有遇到有生物与他们聊天,塞壬也太闷了些,除了唱歌根本就不开口,44百无聊赖开始给她讲自己过去经历的故事。

但塞壬太平淡了些,只有偶尔听到自己熟悉的东西时才会有些表情,让44有些闷闷的。明明她之前的系统都很活泼可爱的,为什么塞壬这么闷呢?

44有些气闷,在塞壬停下来唱歌的时候潜入了海里抓了一堆的虾蟹贝壳回来当着塞壬的面将之拆了开来直接生吃了。说起来,44还没有见过塞壬吃东西,她好像不吃不喝就能生存下来。44将这个疑问对着塞壬提了出来,塞壬摇了摇头。

“不是的,我只是太老了,老的什么都吃不下了。”

塞壬的回答惊得44手中的食物差点送到鼻子里去,塞壬的面容仍旧娇美像是开的正好的花儿,看起来像是二八年华的少女,44根本想象不到这个样子的塞壬竟然是太老了。

“海妖的寿命一般是在500岁左右,而我今年已经600岁了,我已经比其他的海妖多活了一百年,大概也没有多少时日可活了。”

【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想着实现自己的承诺吗?】

塞壬点了点头,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44看到了塞壬眼中的疲惫与苍老,那是她曾经在蓝灯的眼睛中看到的。一心求死的蓝灯就是这样子的眼神,便是再年轻的身体也遮挡不住内心的腐朽老迈。

之后44再跟塞壬说她过去的任务对象的时候开始避过了那些她以为的不适合讲给塞壬听的事情,以蓝灯为首但不止是蓝灯的宿主。

后来,44再看塞壬的时候,总觉得塞壬时时刻刻都透漏着疲惫,她开始考虑怎么让塞壬慢下脚步,但又有些担心如果慢下来的时候塞壬无法实现和未知人物的承诺,一时之间有些纠结。直到看到了一艘与他们相同目的方向一致的轮船,44开始想着和塞壬混上船搭一趟顺风船。

44跟塞壬说的时候,塞壬摇摇头拒绝了44的建议。44一时之间想不通,她耐心的询问塞壬原因,才知道塞壬对她毫无了解,担心二人在轮船上被人类识破身份。人类对于异类总是排斥的,而她们都是被排斥的异类,别看44一副人类的样子,除了外表哪里都不像个异类。

听了塞壬的担忧,44拍着胸脯让塞壬放心。果然,44还是靠谱的,二个人在船上把自己隐藏的很好,唯一不好的就是经常从人身上穿过去那种感觉怪怪的。

轮船行了一上午比她们游得好几天还要快,塞壬靠在甲板上的栏杆边上,让44有些担心一不小心会把她特别宝贝的头骨掉到海水里,沐浴在阳光之下的塞壬看上去懒洋洋的。当然也有不好的一点,塞壬没办法唱歌了,44虽然隐去了她们二人的身影,但并未能隐藏塞壬的歌声。

塞壬的歌声直接穿透人的灵魂,让人防不胜防,轻易的便沦陷在歌声之中。

44有些失望却并没有太过失望,塞壬的歌声已经没办法再牵动她的情感了,因为她已经拥有了那些,再也没有谁能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