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门(十一)(1 / 2)

林镜愣了一秒,最后直接问了:“你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被石头砸出了那么大个骷窟窿,血肉和脑浆都流出来,居然还活着?那么强的吗。

但他这话像是触到了老人的某根神经,抬头恶狠狠瞪了他一眼:“我当然是活的。”

林镜看着他半天,和善温柔地笑了一下,然后盘腿坐在老人的对面:“老伯,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老伯身体僵硬,眼睛警惕:“你要做什么。”

林镜:“你想不想出去?”

老伯闷声不说话。

林镜:“我带你逃出去,你告诉我有关诅咒的事怎么样?”

老伯听了这话古怪沉默了几秒,随后眼从鼻子里哼气,嗤笑一声:“你居然也知道诅咒?”

林镜压低声音:“真的有诅咒?”

老伯瞬间暴跳如雷:“有个屁!我看就是许正文和他那个表弟一起编出来忽悠人的!这两兄弟一个力大如牛,一个专搞邪门的事,在村里作威作福好久了,想杀谁就杀谁,跟畜牲一样。”老伯气得骂脏话:“狗屁的诅咒!老子活了七十年,就没见过什么诅咒。”

林镜心里一愣。

许正文?这是村长的名字,他也姓许?

老伯越说越气说:“我养的也是个畜牲!老子千辛万苦躲来躲去,没想到最后居然是亲生儿子把我送过来了!咳、咳——”他大动肝火,气的差点一口气没咽上,开始猛烈咳嗽。

老伯很瘦,咳嗽的时候整个人腰快弯到地上,最后咳出来的也是黑色的血,但他用衣服擦的很快。

林镜当作没看见黑色的血,虚情假意地安慰:“别气,别气,气坏身体谁如意啊。”

老伯擦干净嘴巴,藏在污垢下的眼睛混浊不堪,看了他一眼:“虽然没有诅咒,但我可以告诉你其他的事作为交换。”

林镜:“恩?”

老伯阴阳怪气:“你们这种外乡人来这不就是冲着灵山来的吗,我可以告诉你灵山的秘密。”

林镜一头问号,啥?原来他们的设定不是吃饱撑着的游客?到这穷山僻壤还有目的?

林镜正襟危坐,认真的:“成交。我要怎么帮你。”

老伯突然指了指自己的脚,他一直蹲着,现在林镜才看清,老人的两只脚从脚腕处被一条红布紧紧绑在一起。

“你去外面找个剪刀来,先帮我把这东西剪了。”

“好。”

林镜上二楼的时候,是有在入口处的篮子里看到了剪刀。

二楼静悄悄一片,墙上的稻草人挨挨挤挤,他拿了东西赶紧回去。

老人蹲在地上看到剪刀的一刻,眼睛迸发出贪婪的光:“快点快点,等他回来我们就跑不了了。”

林镜坐下来:“他今天出去放牛了不会很快回来的,我们不急,你先告诉我灵山的事。”

老伯脸上瞬间煞气浮现:“先帮我把绳子解了!”

林镜展颜一笑:“老头,你有没有搞清楚,现在我们之间,是你在求人。”

老伯脸色狰狞,在快发作的边缘,但最后还是收敛了脾气。

恶狠狠瞪了林镜一眼,慢慢说道:“村子每年都会来那么几波年轻人找上门,都是听说灵山长生不死的秘密来的。可现在灵山是我们安放祖宗的地方,哪容得了你们放肆,村民们都长了心眼嘴里提防着呢,啥都不会告诉你们。”

清河村长生不老的秘密。林镜听完,把游戏给自己的资料和人设回忆了遍,资料只告诉了他姓名年龄,根本没有前因后果。

如果不是老头,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来寻找长生不老的秘密,他还真以为自己是来“寻找灵魂最后的依托”呢。

不过他面上不动如山,微笑看着老伯说。

老伯从鼻子里哼气很是不屑:“外面把这事传得神乎其神,其实不过是村里的一个古老传说罢了。传说灵山上本来住着神仙,后面神仙回天上,原来住的洞穴就留了下来,洞穴里面有灵花灵草灵泉,染了仙气,吃了凡人可以长生不老。你想找的长生不老的秘密就在灵山上,只要找到了神仙住的洞穴就行。”

老人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里满是嘲弄,仿佛在嘲笑他们不自量力。

林镜心想这老头大概是清河村之耻了,村民们拐弯抹角藏着掩着的秘密,就这么被他大大咧咧说了出来。

老伯说完后,骂骂咧咧:“你想知道的我说完了,快,帮我把这布剪断。”

“好的。”林镜低头,这剪刀刃上生了锈,有点难操纵,剪东西就很慢,林镜边剪边问道:“虽然传说十有八九是假的,可你们就真的没尝试过去找找?万一赌对了呢。”

老伯被他问的烦死了:“赌个屁。你以为神仙留下的宝贝那么好找好拿?今天算老子发善心,告诉你传说的后半部分,有神就有鬼。守着洞穴的邪祟,是这灵山的山鬼,见到了有没有命回来都不一定。”

林镜扯了下嘴角,好恐怖哦,行,今晚就去灵山走一趟。

剪刀一点一点把红布剪断,老人的眼神也越来越兴奋,他整个人手舞足蹈起来,姿势十分古怪,但手举到一半察觉不对又默默放了下来。

林镜低着头,没看到老人盯着他头顶,流露出的极深怨恨之色。

生锈的剪刀剪东西特别慢,剪刀切断最后一部分。

林镜直起身体来:“好了。”

老人:“好了?”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空荡荡的脚腕,高兴地一下子站起来。

他先是跳了跳,然后弯着身、踮起脚,用脚尖走了两步。以林镜的角度,这个老人每一个举动都十分恐怖和诡异。

“好了好了,哈哈哈哈。”老人开心得手舞足蹈,笑声从沙哑干涩的喉咙传出。

他背对着林镜,在房子里手舞足蹈转圈,用脚尖走到一半突然停下,长久的沉默后,老人然后头缓慢地一百八十度转过来,神色阴毒,声音古怪:“刚刚你在威胁我?”

老人现在已经称不上一个“人”,手突然伸长,朝着林镜脖子掐过来。

“我先杀了你,再去杀了我那畜牲儿——啊!”

狰狞声音戛然而止,老头只感觉视线一黑,然后头被什么东西罩住了。

林镜有了上次绑许丫手臂的经验,盖个老头的头还是很简单的。他扯了一大块红布盖上,然后摁着老人的头,用红布条直接在他脖子处打了个结。

“篮子那里可不止放着剪刀呢。”

林镜微微一笑,吊儿郎当的道。

“你——你——”

被红布罩头的老头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手试图却碰脖子那个红布成的结,碰到的一刻却只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肌肤冒起了黑色的烟。

林镜上次欺负小孩,这次欺负老人家,颇有点哭笑不得,怎么感觉自己进游戏就是欺负弱势群体来着?

算了,怪不得他。要怪只怪研究院设计恐怖游戏的理念有问题,从来没把年轻的壮年男子设计成鬼,npc不是女人就是女孩就是老头。

林镜半蹲下来,若有所思看着他流出的黑色的血,和许丫一模一样的血:“活了七十年没见过诅咒?我看你自己就是被诅咒的吧。”

老头整个人爆炸,怒吼:“我没被诅咒!我没被诅咒!是许正文在搞我!这村子里根本就没有诅咒!”

林镜没理他的瞎叫唤,淡淡道:“被石头砸成那样还没死,而你现在这样子虽然怪模怪样,可呼吸有影子也有。”他深褐色的眼眸认真,慢慢说:“我怎么感觉,你就是不死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