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大唐风骨(1 / 2)

李泰的大唐 千山无雪 4865 字 2个月前

一行又逛了半条坊左右,小家伙们已经彻底迈不动步。

这处是卖吃食和杂耍的地方,左边吐火圈、踩高跷、耍刀卖艺的熙熙攘攘,整条街喧嚣一片。

右边有人抖空竹、走飞绳,还有人光着脑袋顶着坛子滴溜溜转,围观人群轰然叫好,几乎要震破了耳膜。

李治和两个小家伙看得小脸通红,拍着小手加油助威。

李泰叹为观止,这古代人民的夜生活,比之后世毫不逊色!

在他的记忆中,前世哪怕年味最浓的九十年代初,春节也远远赶不上大唐的夜市有氛围。

他实在闹不明白,老李和贞观重臣们挺聪明一堆脑瓜子,为啥非得搞一个天怒人怨的宵禁。

这事儿惨无人道,得想法子废了。

黑夜经济的收益,甚至远超白日,只要想法子让朝廷尝到甜头,就怕想要他们停也停不下来。

看了一会后大家肚子都饿了,李泰随意找一家小摊坐下。

杂耍区人多,卖吃食的自然就多。

一圈卖艺人群背后,鳞次栉比的摊点吃食目不暇接,左首有煎白肠、血脏羹、羊血汤、粉羹、青鱼干……

右边却也不差,旋切鱼脍、水饭、凉水菉豆、酒醋肉、肉腊、奶房……

一遛摊子整齐排开,虽不是啥金贵的吃食,但胜在接地气色香味俱全,王府和宫中可吃不到这等真正的市斤美味。

李泰和小家伙们看得直吞口水,这会儿李治三人方才佩服李泰的先见之明。

如果在王府填饱了肚子,这会儿还如何大快朵颐。

“我要这个、这个!”小兕子点着粉羹和旋切鱼脍。

“我要鱼干!”李欣也嚷着要青鱼干。

“我全都要!”李治想要包干。

“崩”

李泰敲他一记,将小家伙们的吃食点上后,当然不能亏待了自己和阎婉:“来一份煎白肠、羊血汤、酒醋肉,嗯还来个奶房!”

李治也收起了眼大肚皮窄的臭毛病,点了几样小吃眼睛放光地看摊主拾掇。

阎婉从来都不认同以胖为美,她晚上向来吃得极少,可这会儿也抵制不住诱惑,点了一份凉水菉豆。

……

不一会儿功夫,各样小吃全都来了。

谁能想到一群全大唐最尊贵的人,此时毫无形象地坐在胡床(马扎)上,捧着一碗又一碗摊头小吃呼噜噜干得酣畅淋漓。

爽!

这才是真正的人生,与李承乾相争也好,与内外国贼斗也罢,不就为了能身心放松地吃一碗饭,睡一个安稳的觉吗。

“苍苍苍苍……

各位老少爷们儿,咱们今天演两段戏,一出‘河东小将白袍战魏王’,一出‘魏王神刀断斗牛’!

您要觉着小老儿说得好,就赏小老儿三瓜两枣垫一顿肚子。

若是不成,您捧个人场喝一声彩,小老儿也能长一把子力气!

走着!!”

众人刚刚放下饭碗赵五接清了帐,就听见一阵梆子响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方才耍坛子、走飞绳的摊子已然撤走,换上了一个皮影戏的小摊。

戏主在摊后操起两个小人偶,报出了剧名后引得一片轰然叫好。

阎婉美眸异彩连连,轻声对李泰道:“他在说你呢!”

李治惊了:“啥神刀断斗牛?

咱们长安城只有含元殿前有一对石刻斗牛,长一丈余高达几尺,四哥难不成你砍断了石刻斗牛?”

李泰淡定装逼道:“不足挂齿,认真看皮影戏。”

李治懵逼了:“这……你还是不是人啊?”

阎婉一脸骄傲地看着李泰,目光似水恨不能吃了李泰。

打了个哆嗦,李泰恨恨地瞪着阎婉,你个妖精成心的吧……

……

“好!今儿白天过瘾呐,在朱雀大街听了魏王大战河东小将的说书,这一整天吃饭喝水都没劲头,脑子里全是魏王那一箭的风采和一刀断斗牛的神威。”

“可不是嘛,咱还在想啥时候能在茶肆听见这两场戏,不曾想今晚就能看见皮影戏咯。”

“嗨,老天开眼陛下仁慈,若不是今儿晚上开了宵禁,咱们可没有这个福分一场皮影戏。”

“哈哈可不是吗,陛下对魏王可是宠到了骨子里,若不是魏王大战,咱们也别想捞着逛夜市看花灯的福气。”

“没得说,只要戏主皮影戏说得好,某家就敞开了放赏!“

……

看客们议论纷纷这两场戏未播先火,戏主精神倍增。

他双手舞着戏偶,清了清嗓子道:“话说这白袍小将姓裴名行俭,字守约,乃河东裴氏将门虎子。

裴行俭的父亲和哥哥那都是大名鼎鼎的好汉,父亲名裴仁基,兄长名唤裴行俨,皆有万夫不当之勇!

这裴行俭出身名门,自小习得一身本事……

且说那日裴行俭自河东入长安……”

皮影戏开演,戏主声情并茂放飞自我,剧情开始跑偏,但精彩度直线上升。

观众比白日的热情更高了,喝彩欢呼声就没断过,戏主的盆子不一会就要装满铜钱。

“……两人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魏王收刀而立道‘兀那小将,你我如此打法,三天三夜也分不出胜负,咱们且打一个赌赛如何?’”

皮影戏中,一番日月无光、飞沙走石的大战后,胖胖的男子横刀立马,指着对面的白袍小将大声喝问。

这魔改的剧情让李泰石化了,啥玩意儿,咱和裴行俭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

真要实战交手,人家裴行俭不用三个回合就能收拾了自己。

“咦,这皮影戏跟白日里说书的不一样?”

“你管它一样不一样,只要好看不就行了?”

“蠢货,肯定皮影这个才是真的。

你想啊,裴行俭如此厉害,魏王也是天生神勇,二人不杀个天昏地暗如何能够打赌赛?”

“老兄你说得好有道理,听说魏王最是喜欢打赌赛,因为这个没少让魏王妃拾掇。”

阎婉顿时黑了脸要冲上去,李泰一把拉住了她,听八卦它能较真吗。

“魏王妃如此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