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求(1 / 2)

润玉情思难收,他放任呼吸越来越粗重。

木彤察觉到他的变化,抬手起来润玉的手掌顺着她的手臂一路轻抚,覆上她的手背,从上而下和她十指相扣。

他重重浅浅的呼吸喷涌在她的耳后,木彤侧首过去,可见他漾开水色的双眼。他动情的时候,魅惑动人。

她喜欢他这样,她慢慢的靠在他身上,“睡吧。”

夜色下的璇玑宫春色满室。

木彤有些吃不住今夜润玉的攻势,今天的润玉明显要比以往几次都要激烈的多。这种事上,她无所谓温柔,温柔也好,激烈也罢,她全受得住。润玉走的绝大多数都是温柔缠绵的路子,偶尔激烈,也是在她的接受范围内,可是这次却是有些难以接受了。

龙尾缠在她腿上,越收越紧,偏生他还用力。鳞片紧紧压在肌肤上,尾体一圈圈收紧,像是和爱人厮磨,又像是狩猎将猎物层层锁住。

月光从外透进来,透*屏蔽的关键字*内,氤氲出起伏不止的光晕。

激烈摇荡里,汗水的湿意洇染了发丝,他埋在她的脖颈里,耳鬓厮磨,缱绻起别样的旖旎。

纤细的脚在颠沛中难耐的蜷缩起来。

“变回来。”她握住他的肩膀受不了的恳求。

这次她是真的受不了。

银色的龙尾温柔的绕在她的脚踝上,乖巧的轻蹭。鳞片在月光下折出令人心迷的光晕。

下刻银光迅速收回,变回修长双腿,和她缠绕在一处。

他高高低低的风韵迷人的厉害,听到她难耐的声音,嘴唇温柔辗转的碰了碰她略有些汗湿的额角。

“彤儿……”

音色里氤氲着深厚的欲求和无尽的渴望。

他散了头发,发丝摇荡。比束发戴冠的清贵模样魅惑了许多。偏生他似乎摸索到了她喜欢的地方,无害的音色里,多出无限的蛊惑。

“没事的。”他吻了吻她汗湿的发丝。

他握住她的腰,又千回百转的折磨她。

给予她飞上云霄的快乐,又赋予她无尽的疲惫和困乏。

两厢交融,将她折磨的要疯,不知道哪样更磨人一些。

木彤真是觉得自己太过轻敌了些,以往觉得润玉身体纤细,体力彪悍,偶尔显出半边真身,她也受的来。

现在她发现自己似乎太过天真了。她都怀疑以往的那几次,都是润玉在照顾她的感受,没怎么尽兴过。

明明已经成了仙身,躯体强悍了不少,可是这次她是真的精疲力竭。

她汗湿的发丝粘在脸上。连续的绝顶对她来说刺激太大了,她感觉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和他在凡间的初次。那时候的润玉情绪全数释放出来,又是初次,难免放肆。这次却和那回不相上下。

木彤是感觉是真的扛不过了,她缠住他的脖颈,在他的耳边柔弱的求饶。

“我不行了,是真不行了。”她的话语里还带着不可抑制的轻喘还有轻吟。她柔软纤细,入怀如拥软云,柔若无骨,温软而滚烫,比起他来更为温暖,让他眷恋的不松手。

他的爱意还有他心底的不安就在这水乳交融里,彻底的释放出来,他的惶恐不安在此刻表露无遗,也不用担心会引得她反感或是躲避。

“你饶了我吧。”她双手抓住他的肩膀,轻声啜泣。她是真的受不住了。

润玉俯身下来,柔软的发丝浸透了汗珠,落到洁白的肌肤上去。此刻她躲开不得,她承受他的亲吻和攻势,任凭自己化作了一滩春水,裹挟他上天又或者坠入深渊里。

她感觉的润玉化作了水,他身上的气息在交缠里逐渐浓厚起来,润玉身上的气息泛着一股浓郁琥珀甜香,另外还有些许芳润木香掺和其中。

琥珀香和芳润木香交融,成了浓郁的化不开的龙涎香。

那股龙涎香随着躯体交缠在她的四周,沁入了肌肤。木彤有些惊慌,可偏生被他缠住,半点也躲开不得。

“润玉放过我吧。”她抽噎着,攀附着他的肩膀,她娇娇软软的恳求,润玉从她的发丝里抬头起来,见着她此刻面上红潮,樱唇翕张。满面春色,媚眼如丝,妖妖娆娆,可亲可爱。

他心神激荡,动作不止,在她哭音越发脆弱的时候,轻吻她的发鬓,“很快就好了。”

原本扶在他肩膀上的手推拒在他的胸口上。

她的那点抗拒对他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只是一味的被他卷入这场旖旎的温柔风暴里,沉沉浮浮生生死死。

她在他的摇荡下,晃荡出别样的美景。

木彤感觉自己这次弄不好是真要完了。

然而她没有完,一切旖旎风浪随着结束渐渐平伏下来。

她整个人似乎从水里捞出来,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润玉给她清理好,俯身下来和她亲密的贴在一起。

他爱怜的给她一点点整理好,将额头沾着的发丝拨到一边去。

累到极致,她连指头都不想动,躺在那里,仍由润玉给她整理。浑身上下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

润玉把一切都整理之后,这才躺在她的身边。

木彤下意识的往他这里靠的紧了点,她很细小的动作,惹起他的一阵欣喜,他轻抚她的长发,将她怀里轻轻的拢了拢,“睡吧。”

木彤闭着眼睛,在他空灵且满足的音色里,睡了过去。

润玉低头看她的睡颜,心底里的原本被满足的空虚,此刻却又被撕开了个口子。

欲壑难填。

可是他一点都不想压制。

他的手掌轻轻贴在她的小腹处,略带些许期望。

润玉知道自己想要的不少,但他并不觉得自己痴心妄想,他想要的一切,原本就应当是他得的。

不管是天帝之位,还是彤儿也好,都是他应当得的。

木彤睡了一觉,睁开眼的时候,润玉已经起身。

折腾了她大半个晚上,这个罪魁祸首倒还是精神奕奕,瞧着比以前都还要精神些。

龙难道都是这样的吗?明明以前也没那样过。

润玉将中单套在身上,感觉到她睁开眼。

“昨天累着你了。”他说这话的时候,温润的眼里浮上些许笑意,他慢慢的抚弄她的长发,“再睡吧。”

“那上朝怎么办?”木彤说着就要起来。

哪怕有灵力恢复,腰腿还是软的。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

“告病即可,原本这段时日也没什么大事。”润玉将她摁了回去,“一切以你的身体为重。”

木彤听着,她一贯只做分内事,其余事她从来不管。

润玉这么一说,她干脆整个就躺下去。

百花事务一切都安排好了,可以偷懒一天。

“好好休息,我到时候再过来看你。”润玉轻轻的抚了下她的脸。

他看了一眼她,到外间去换上上朝的冕服。

邝露等候在外,她明明是上元仙子,掌管制订历法。不过她于本职并不热衷,甘心在璇玑宫里做一些仙侍的活计。

润玉今日出来,面上自带三分笑意,隐约可见当年夜神的温润神态。

邝露这段时间见到润玉没有什么时候笑过,只有和木彤相处的时候,才会有几分放松。

“陛下。”邝露见着润玉带笑的面庞,也不自觉的心情轻快了几分。

“邝露,待会你令人准备一些彤儿喜欢的早膳和干净的衣物过来。”

邝露的心一下就沉到了底,浑身冰冷。

“是。”邝露应下。

润玉直接从她面前走过。去九霄云殿上朝去了。

木彤在被子里睡了痛快,她昨夜是真的受了不少折腾,她慢慢睁开眼。盯着头顶上圆顶帷帐小会,想起润玉离开之前若有若无的瞥过她的肚子。

木彤突然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说起来,她和润玉这几次,从来没有做过保护措施。

这里能有什么保护措施,而且她听说越是神力高强的上神,其实越是难以孕育后嗣。太微祸害过的女仙不少,私底下的风流韵事数不胜数。但就是只有润玉和旭凤两个儿子。

几万年才有两个儿子,可见命中率并不高。

木彤提起来的心一下就放下去。

邝露察觉到殿内的动静,领着仙侍进去。

一开门就见着女子穿衣,她只是穿着内里的亵衣,抬手套中单。长发随意的披在背上。

木彤昨夜里没有把衣服再穿上。光是找衣服她就找了小会。听到身后的动静,她回头过来,见着邝露领着人站在那里,她冷淡的扫了两眼她们手里捧着的东西。又回头过去。

“陛下让我准备了一些仙子穿用的衣物,还有仙子喜欢的膳食。”

木彤嗯了一声,她把系带给系好。

回身过去,“待会把我用的那些脂粉都拿过来吧,我现在这样子不能见外人。”

邝露被她这么一说,这才发现,木彤修长纤细的脖颈上,都是细微的淤痕。从脖颈上一路蔓延到胸口,她现在随意的很,中单也没有好好穿,衣襟敞开,上面都是点点的红痕。

木彤看见邝露的脸色霎时间就惨无人色。神情里也失魂落魄。

她就不知道这个大*屏蔽的关键字*到底有什么好伤心的,百事不愁,已经很让人羡慕了,也不知道伤心个什么劲。

仙侍把膳食放到润玉平常喝茶的桌上。

木彤坐下来,见着邝露还站在那里,身形有些摇摇欲坠,“你难道是头一次看见吗,我刚才吩咐的,你听到没有?”

邝露颤声应了。

木彤挑了挑眉,吃好喝足,被迫换了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衣裙,小泥鳅上了天界,要比以往都要放的开,缠着她去各处玩耍。

木彤先是带鲤儿去泥潭打滚,滚完了又去云头上去滚。好让他把那一身的泥巴都给滚掉。

路上见着月下仙人,月下仙人见着她没有给好脸色,这狐狸哼了一声直接离开。这狐狸偏心眼子到了家,认定了润玉是个不好心机深沉的,那么之前和他关系还不错的木彤,自然也变得和润玉一样,心机叵测。

“听闻仙人去看了锦觅,不知锦觅可好些了?”木彤询问。

“老夫哪里是去看那无情女!老夫是去骂她的!”说起这个,月下仙人就激动难言,“锦觅这个无情女,无情无义,凤娃对她情深似海,一往情深,她倒好,竟然杀了凤娃!”

说着月下仙人似乎又要哭出来。

鲤儿被木彤牵着手,好奇的在一旁看。

“这锦觅和润玉勾结……”

“这话说的可不对了。”木彤出言打断,“从始至终,陛下也没有要杀火神殿下的打算。当时锦觅出手的时候,仙上难道没见着,陛下满脸惊愕么?更何况当时的形势,陛下有杀火神殿下的必要?”

“那冷血白龙心思深沉,谁知道他心里想什么!”月下仙人反驳,“你是他的人,自然和他一边,替他说话。”

“仙人。”木彤好声好气的,没有半点愠怒,她看丹朱的眼神,倒像是在看几岁孩子一样,“可是我还和锦觅交好呀,照着这么说,那我就应该说是锦觅没杀火神了。”

月下仙人一下结舌,他看向木彤,“谁知道你心里想什么!”

“锦觅杀了火神,此事众人所见,千真万确。陛下于锦觅清醒过来之后,亲自传唤她至璇玑宫训斥,锦觅口口声声说自己杀火神没错,陛下说以火神的所作所为,绝对不可能对风神水神下如此狠手。仙人看,若是陛下和锦觅勾结,怎么可能有这话?”

“那怎么白龙还让她好好的在这!”月下仙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