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快乐(1 / 1)

小剧场

夏初,仙冠重叠剪红云的牡丹花落尽。照管花园里的仆役又开始新一轮花卉的更替。

陆箔歌百无聊赖的半倚在沉香亭的栏杆前,看着湖面被微风吹过打着旋儿的落叶发呆。

一直到被几声拖着细长尾音的小白喵呜~喵呜~在腿边来回蹭。

陆箔歌才从盯着的湖面回过神来,弯腰捞起地上的小白抱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小白细软蓬松的毛。

正窝着陆箔歌臂弯里舒服的打着呼噜声的灰猫冷不丁被上头陆箔歌飘来的声音吹的抖了几下耳朵。

原来是陆箔歌抱起小白掂了掂重量,估摸着小白又被何管家养胖了好多,她单手都不能举动了。

“小白,小白,你说何管家是不是有养猪的潜质啊?”

陆箔歌把下巴放在小白脑袋上一边说,一边用下巴来回蹭小白毛茸茸的头顶。

“喵呜呜呜呜~”小白使劲甩了甩耳朵,打在陆箔歌的脸上,陆箔歌痒痒的赶紧把下巴从小白脑袋上挪开。

抬手使劲揉巴了几下才对着灰猫打趣道:“不过是说你沉了些,小脾气到是上来的快。”

被陆箔歌一通乱揉,本就蓬松的小白整个身上的毛算是都炸了起来,不满陆箔歌对它的蹂躏,小白在陆箔歌怀里挣扎着跳出来。

看着想要逃跑的小白,闲着无聊的陆箔歌兴致上来,追着晃着肥肉颠颠跑的小白一路追到廊桥的拐角那里。

眼看着陆箔歌的魔爪就要伸向小白,一个青灰色的身影率先一步将小白抱了起来。

察觉到这人身上的气息,一看是自己的救星来了。小白顿时安静的趴着人身上半眯着眸子转头看着抓空了的陆箔歌。

抱着猫的人看到陆箔歌,俯身朝陆箔歌边行礼边说道:“陆少爷好。”

“何管家您就护着它吧!”陆箔歌看何管家像老爷爷看自己亲孙子的目光笑眯眯地看着小白,只得无奈地说道:“盛先生惯着它,连您也跟着惯,小白在这里简直都能上天了!”

“陆少爷,您看这桥下边新开了几簇金色蕊的芍药,不知是谁随处撒的种子,前几年一直没有开花,本想将此铲了去。

直到今年陆公子进府,老奴看它隐隐竟有开花之象便多留了一年,近日果真开了,煞是好看啊!”

“得了得了,我去看看吧!”

陆箔歌朝抱着小白的何管家摆摆手,叹了一口气转身去寻他说的芍药。

她何尝不知道,何管家故意转开话题说了这么一通,不过是为了转移自己在小白身上注意力罢了!

沿着廊桥走下去,陆箔歌果真在亭桥下面寻到了几株盛开的芍药风姿绰约,虽不比早先繁华富贵的牡丹,透着光晕的层层叠叠的扁桃形的花瓣紧簇挺立,也是别有一番醉人的风情……

盛柏川从外面回来,换了身衣服便去了安园的书房里继续处理事情。

转过屏风刚准备在书案前坐下,一抹与书房里整体的素色不同的颜色映入盛柏川的眸子里。

一双漂亮的深墨色的眼睛,安静的注视着书案边的几支插在花瓶里面花,绯色的唇轻启,缓缓地默念着:“将离,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