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1 / 1)

女主天下 一粒米饭 3949 字 8个月前

李淮斜躺在床上,听到公主哼着不成调的小曲,背对着他坐在门槛上,吭哧吭哧的在不知道哪里找来的一个破木盆里搓洗衣服,觉得简直犹如梦中。

这……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长乐公主吗?

视线游移在公主的后背上,李淮发现她居然赤着脚,连袜子都没穿,就这样直接踩在泥地上,顿时眼前发黑,差点没晕过去。他和这位千娇百宠的小公主平时没什么来往,最多是偶然撞见后互相客气的打个招呼的程度。印象里她永远都是包裹在一堆绫罗绸缎里,身上头上满是昂贵精致的珠宝首饰,一大群宫女太监把她团团围住,说话都是轻声细语,仿佛出气大一点就会把面前这个娇滴滴的小公主吹坏似的。

那个时候尽管李淮已经答应过菀嫔,一定会竭尽所能的照顾好她唯一的骨肉,可是心里却觉得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皇帝虽然不喜宫女出身的菀嫔,但对这个唯一的女儿确实十分疼爱,李淮心想无论发生什么都轮不到他这个八竿子打不着边儿的堂兄来操心。

谁曾想一朝风云突变,金枝玉叶也落入泥泞,想起之前公主一脸冷漠的说着自己被侮辱的流言,李淮不自觉的抓紧了掌中的被子,只觉得满口苦涩。

他自然明白对于女子而言,名节是多么重要的事情,虽然现在公主好像表现得全然不放在心上,还反过来安慰他,肯定内心无比的屈辱和痛苦,只是装作无所谓罢了。他对于这件事还有诸多疑问,其中一点便是王家的奇怪举动,按照他对王雁这个人的了解,他不应该会做出如此凉薄的事情,里面一定还有其他什么他不清楚的缘由。

但李淮一个字都不敢问,他怕多问一句就是在公主的伤口上再插一刀。连茶杯都不曾亲自端过的公主竟然宁愿呆在这个荒凉破败的宅子,做着下人的事情都不肯回去,可见在他昏迷的时候,那些肆无忌惮的无耻之徒将她逼迫到了何等的地步。

“我就是公主唯一的依仗了,若是再立不起来,她可要怎么办呢。”

李淮无比酸涩的想,回想起菀嫔临死前那哀求的目光,他只觉得眼眶发热,差点落下泪来。倘若菀嫔泉下有知,她该有多伤心,李淮只觉得内疚沉甸甸的积压在心底,让他不禁涌起一股暴戾的冲动,恨不能把侮辱了公主的无耻狗贼找出来千刀万剐。

“唉,说不得,以后只能由我来照顾公主了,现在她还小,等到长大些风头过去,再替她找个妥善的人家嫁过去,有我看着,想来对方也不敢对她不恭敬。”

不过身为一个在皇宫里长大的孩子,李淮却也知道那些看似风光实则备受冷落失宠妃子的痛苦寂寞,转念又一想:“假如公主不愿意嫁人,大不了我养她一辈子便是,跟着我,总比胡乱嫁给其他人来得好。”

李淮原本的打算,便是想趁着这次机会离了皇宫回自己的封地去,但现在多了照顾公主的责任,他大概不能随便丢下一切走了。闭着眼睛养了会儿神,默默在心里计划了一番将来的安排,李淮才出声叫住了还在开开心心洗衣服的公主。

“殿下,这些事情不需要你来做,还是去休息一会儿。”

可是公主似乎把洗衣服当做一个很有趣的游戏,喜滋滋的道:“没事,我很快就洗完了,哎呀,没想到我还是挺能干的,第一次洗衣服就洗得这么干净。”

见她如此高兴,李淮不好再说什么,勉强挤出个笑容附和了一下。他还在想着用怎样的法子把公主给支开,但公主自己就惊呼一声,喊着“我忘了灶上烧的汤”,丢下洗了一半的衣服,提着被打湿的裙子急冲冲的跑掉了。

看着她胡乱挽起的头发,还有那身不知道哪里找来半新不旧的农妇衣裙,李淮咬住了大牙,只觉得无比的暴躁。受伤昏迷的时日里,他看似一无所知,其实保有一份清醒,对外界发生的一切都记在心里。因此,无论如何,这个堂妹能放下公主的架子精心照顾了他这么久,不管他需不需要,总归是欠了她一份情,李淮的骄傲和自尊不允许自己看着这个不知世事的小堂妹被人糟践。

比起这灰头土脸的模样,他还是宁愿看着公主继续养尊处优,精心被供养在宫宇之中,好好的做她的人间富贵花。

公主前脚出门,一直不见人影的田伯就无声无息的从另一端的窗口翻了进来,现在的他哪里还有平时那副老态龙钟的模样,佝偻着的背挺得笔直,两眼精光内蕴,看着床上的李淮,笑嘻嘻的道:“我们还走不走?”

李淮板着脸沉声道:“为何放任我昏睡了这么久,既然明知要走,为何又把公主给拉了进来,她是什么身份,你怎能让她来伺候我,做那些下人的活计!”

田伯满不在乎的嗤笑了一声,根本不将李淮的怒气放在眼里:“淮哥儿,你沦落到眼下这幅惨状,不就是拜他们父女二人所赐吗。当爹的不是个好东西,把你千里迢迢的骗了来,说得甜言蜜语,结果有了亲儿子就想把你悄悄弄死,以绝后患。当女儿的平时对你不管不问,还连累你受了重伤,现在让她给你当几天丫头又怎地,我还觉得是便宜了她!”

李淮皱起眉头:“那是我与皇帝之间的事情,和她无关,再说我答应过她的母亲——”

田伯立刻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是是是,听你说过几百遍,耳朵都要长老茧了。无非是在你生病的时候照看过几日,做了几件衣服鞋子,值得惦记到现在?那是皇帝老儿的小老婆,不是你亲娘,我劝你——”

正说得起劲,田伯一眼看见李淮阴沉的神情,讪讪的住了嘴,打着哈哈道:“老糊涂了,老糊涂,不知怎么地都开始说起了胡话,淮哥儿别放在心上,我可是一直把王妃放在心里尊敬。”

看在田伯是跟随了自己多年的老人份上,李淮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他知道田伯只是出于愤慨,想要以此为他出气罢了。但让他有家不能回,连母亲去世都无法回去祭拜的罪魁祸首是皇帝本人,他从来没有想过把气发泄在公主身上。

“不过这个公主看着好像还不错,我冷眼旁观,她居然挺尽心竭力,一点贵女的脾气架子都没有。江流苛待她,故意什么都不送来,一个伺候的下人都不派,她居然都不在乎,跟着我一起吃些粗劣的饮食,从来没抱怨过一句,还主动把首饰拿出来,说是要当了换钱给你治病。”

田伯啧啧称奇,摇着头道。

“只不过照顾你的手法实在是太粗暴,要不是有我半夜摸进来给你重新敷药处理伤口,又给你喂了止痛退热的秘药,你这条小命怕是要保不住,亏得那位小公主还以为你命硬阎王爷不肯收呢。”

李淮不置一词,也不知道究竟听进去没有,淡淡的问:“外面到底情形如何,那江流果然妄图只手遮天,把持朝政吗?”

田伯不屑地哼了一声:“就凭他也配?一个不要脸吃软饭爬上来的小白脸——哦,不对,现在已经变成老白脸了。依我看,他就是扯着虎皮强做大旗而已,不明白的人以为他已经大权在握可以胡作非为,实际上他正骑虎难下,背后有郑家那个小子虎视眈眈,身边还有王家如芒在背,他哪里敢真的安安心心自封摄政。呵,起码皇帝老儿还没死,轮不到他充老大。”

“他逼迫公主想要让她下嫁给自己的儿子,大概也是打着将自己和天家绑在一起,加点筹码的主意。”

李淮思索了一阵后,冷笑着道。

“谁说不是呢,我看要不是因为他原配正妻还活着,当年他又是全靠着吃老婆娘家才到今天的地位,恐怕恨不得自己亲身上阵来当这个驸马爷。”

田伯说起这件事也是一脸的鄙夷。

李淮冷哼道:“做梦,公主岂能嫁到这等无耻卑劣的人家。”

田伯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又偷眼瞧了李淮几眼,压低声音问道:“淮哥儿,你还真的打算把那个娇滴滴的小公主当成亲妹子照顾啊?你自己已经一屁股麻烦了,何苦来哉。大公子催促了无数次,要你赶紧离开皇城回去,眼下正是好机会,带上公主,你可怎么走?再说她也未必领你这个情,愿意和你一起回封地去啊。”

李淮的神情再次阴郁起来:“我没想带她走,但至少在离开前要把她妥善的安置好,不然的话,在江流和郑桀身边,她只怕是没什么好结果。”

田伯想劝他别给自己找事儿,但见他那副表情便知道没用,这孩子打小就是个固执的脾气,认定的事情一百头牛都拉不回来,便自言自语道:“我反正是管不了你喽,哼,等我禀报了大公子,叫他来管教你。”

李淮权当没听见,思索了一阵后,对田伯道:“你想办法去给王雁送个口信,让他过来一趟,我有话想当面和他说个明白。”

“不是,叫那王家小子干嘛,你还能逼着他娶了公主不成——”

田伯还待啰嗦几句,却听到屋外远远传来了脚步声,随即一个闪身扑出了窗口,没一会儿公主就端着个破砂锅跑了进来,邀功的对李淮道:“这可是我亲手炖的汤,你伤才刚好,不能吃大鱼大肉这等油荤,流了那么多血,快多喝点猪血汤补补。”

李淮看着她那满是天真的笑脸,愈发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垂下睫毛掩去眼底复杂的神色,佯装没有看见她两只被烫得发红的小手,扯起一抹笑容:“好。”

本以为一定会非常难喝,没想到入口鲜美,竟然做得不错,李淮又是疑惑又是怜惜,心里痛骂了田伯一万遍。这本该是他的职责,而且李淮的伤哪里有那么严重,分明是他暗地里在那些汤水里下了药,才导致他昏昏沉沉在床上躺了如此之久。为的居然是折腾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小姑娘,李淮觉得他真是老糊涂了。

“好喝吗?”

公主托着下巴坐在床前,一脸期待的问。

“好喝,但是下次不要做了,臣不需要公主做这些。”

李淮把碗递给她,尽量把口气放得温和,免得让她误会。在他看来,公主这是借着糟践自己来逃避内心的痛苦,一个被传言失了清白又被未来驸马嫌恶的少女,怎么可能真的像现在这样,仿佛一点都不难过呢。

“没关系啊,堂兄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不管为堂兄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看着公主努力扬起的笑脸,李淮心中一动,直觉她是害怕连自己都不肯收留,才如此卑躬屈膝的讨好,不禁更是难受。但他觉得语言的安慰大概不能让公主安心,总之,他会在离开皇城前把公主安置妥当,实在不行,就先将她送回皇帝身边。

“等到将来我手掌大权之日,定然保你一生荣华富贵,安乐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