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招挠(1 / 1)

许涧骄傲的小表情太过明显,隔着毛绒绒猫毛,秦沉都在他脸上看出了得意和自豪。

双手捧着许涧的圆脸揉了揉,秦沉把他的猫头扭向屏幕,低声笑道:

“行了,知道你能自己开电脑了,真棒!”

长长的尾巴晃了晃,许涧又喵了一声,那意思:

那必须的。

他现在已经选择性遗忘自己当初用脑袋顶笔记本的艰难了。

要不是顾忌着不雅观,许涧能把尾巴翘天上去。

秦沉看着许涧熟练用猫爪点开记录的表格,起身说:

“我去洗漱,你慢慢记。”

许涧一双冰蓝色的猫眼在电脑屏幕光的映照下蒙了一层冷光,眼神都黏在电脑上的他听了秦沉的话,头也不抬地‘喵’了一声以示回应。

眼神都没给秦沉一个,可以说是相当敷衍了。

小没良心的。

秦沉看着毛绒绒的那一坨猫,在心里笑骂了一句,拿着衣服进浴

室了。

室门刚关上又打开,秦沉提高了声音问许涧:

“你是不是也该洗澡了?”

许涧两只前爪都搭在笔记本键盘上,忙着‘两爪弹’的他抽空扭头看秦沉:

“喵?”

秦沉被这画面萌了一脸之余,还没忘了正事:“你也有几天没洗澡了。”

许涧抬起一只肉垫凑近鼻子前嗅了嗅,心想:不臭啊。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般,秦沉说:

“不臭也要洗,等我洗完就到你。”

说完不给许涧反驳的机会,秦沉‘啪嗒’一下关上了门。

酒店房间的浴

室门材质是磨砂玻璃,许涧抬眼看去,门上有一道属于秦沉的模糊剪影。

门上的身影双手拉着衣服向上,是秦沉在脱T恤。

嗯,脱完了,动作很是干脆利落。

T恤放旁边,那双手继续往下,最后放在腹部以下,许涧略一思索,应该是秦沉在解皮带。

细长的手指动了动,耳力极好的许涧隔这么远都听到了一声‘咔哒’。

是金属碰撞的声音。

声音不大,但很清晰。

看秦沉的动作,许涧知道皮带扣已经解开了,再一眨眼,那道剪影微微弯腰,没两秒裤子也被扔去了旁边。

衣服没了,裤子也脱了,那就只剩下……

望着秦沉影子的许涧眼神一飘,下移的视线最后落到某一处。

盯着瞧了没两秒,等秦沉的手再次搭上腰部的时候许涧恍然回神,像是被烫一般赶紧扭头移开视线。

眨眨眼看着自己刚打了两个字的表格,许涧心漏跳一拍,突然心虚,在心里暗骂——

许涧你是不是有猫病?人家洗澡你直溜溜地盯着看什么看?

你亏不亏心?

秦沉洗个澡还能洗出一朵花来还是怎么地?

对于自己偷看秦沉背影看走神这件事,许涧在心里深刻地反省了一阵,就差骂自己作风和猫品有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