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宝贝(1 / 1)

许涧刚才下地了,四条小短腿跟在秦沉身后哒哒哒,所以肉垫黑乎乎的,在秦沉衣服上一踩一个脚印。

心虚地瞧了秦沉一眼,许涧抬爪在秦沉身上拍了拍:“喵。”

赔不起,我给你拍拍行不?

然而许涧爪子是脏的,所以越拍越脏。

看着秦沉衣服上新增的脚印,许涧动作僵住,陷入了沉默。

秦沉也不生气,抱着许涧揉,笑着道:“让你赔你还来劲了,小心我扣你小鱼干。”

许涧望着车顶,心想——你扣吧扣吧,反正小鱼干也是花你钱买的。

后来许涧本想从秦沉腿上下去,结果他腿刚碰到座垫还没站稳就被秦沉一把捞回来了。

趴在秦沉手臂上,望着他衣袖上的几个猫爪印,许涧在心里道——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来的,跟我可没关系。

秦沉不知道许涧在心里疯狂撇清关系,他抽了湿纸巾正动作轻柔地给他擦拭猫爪。

…………

回到家后,秦沉拿了衣服去洗澡,进浴

室之前还笑着问许涧要不要一起洗。

秦沉想着反正都要洗澡,一起洗顺便帮许涧冲冲揉揉就好了。

而许涧听后头也不回地走了,灵魂都在吐槽:

流氓,谁要和你一起洗澡啊!!

见白屁

股一扭一扭地走了,秦沉笑着摇了摇头后自己去了。

听见秦沉关门的声音,原本表情还漫不经心的许双眼一亮,瞬间精神,像离线的箭般直接朝衣帽间射去。

这几天只要有机会,许涧都会为自己的临时身份证努力一下,今天也不列外。

打开柜门后,许涧也不多浪费时间,瞅准自己要找的那条裤子后,一个助跳——

跳得不够高,身体快速下落时,许涧慌乱中抓

住那一排裤子其中一条,四条腿疯狂乱划拉,想借力爬上去。

然而还没等许涧爬上去,衣夹先承受不了他的重量。

裤子带着许涧晃了晃,然后‘啪嗒’一声,衣夹子一松,连猫带裤子直接掉了下去,

好在高度不高,许涧摔下来也没受伤,不过脑袋也空了几秒,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被他拽落的裤子掉下来,刚好盖在了他头上。

看不见的许涧挣扎了好一会儿后,从裤子里钻出一颗毛绒绒的脑袋。

爬起来以后,许涧定睛一看,很遗憾,拽落的这条不是他之前穿的那条。

不过……这倒给了他新的灵感。

他上不去,难道裤子还下不来吗?

用两只前爪把地上的裤子推到一旁,许涧看准那条黑裤子,轻轻一跃抓

住裤腿,整个身体挂在上面,然后——

许涧开始疯狂扭动,想把这条裤子晃下来。

晃了几秒没效果,许涧抻着后腿努力去踹衣柜壁,借力开始在裤管上荡秋千,长长的尾巴垂在地上跟着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