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崩溃(1 / 1)

所谓做贼心虚,看见秦沉后许涧一惊,原本走向哈士奇的步子一乱,左脚伴右脚一个趔趄差点来个平地摔。

稳住身形后,许涧连忙扫了四周一眼,随后目光锁定在旁边的灌木丛。

他要是没记错的话,灌木丛背后有一个长椅,他第一次见秦沉就是在那里,位置很隐蔽。

秦沉由远及近,许涧来不及思考,低着头就往长椅那边走,在心里祈祷秦沉认不出自己这一身衣服。

许涧觉得自己的反应够快了,但还没等他躲好,心急的秦沉已经大步流星到了他身边。

完了,躲不掉了。

看着微微拧着眉的秦沉,许涧一时间都忘了呼吸,脑子转得飞快——

被抓包后我是承认自己就是牛奶好,还是承认自己是偷衣服的盗贼好?

前者会被当成脑子有问题送精神病院,后者会被当变

态送警

察局。

不管哪一个进去之后都不太好出来的样子。

要不冒充秦沉的私生饭?

或者打死不承认,找机会就溜?

还没等许涧下决定,秦沉快步和他擦肩而过,他额前的头发被对方路过带起的风扬起,在空中晃了一下。

秦沉都走远了许涧还愣在原地——

竟然就、就这样走了?

许涧转身看着楼道,已经看不见秦沉的身形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眨眨眼:

没认出来?

愣了两秒后许涧又转念一想,秦沉衣服那么多,很多是各大品牌商送的,有的连吊牌都还没取,有的只穿一次就不穿了,所以他认不出来也很正常。

说明这套衣服秦沉也不常穿。

许涧本来还想去找二哈报‘惊吓’之仇,但是现在秦沉回来了,他很快就会发现猫不见了并出来寻找。

自己不能久留,要赶在秦沉下来之前离开。

想到这里,许涧只得先放过布丁,赶紧朝小区大门走去。

…………

另一边,从医院拿着药回来的秦沉刚才其实注意到许涧了,不过不是因为觉得他身上的衣服眼熟,而是觉得这个长相清俊的男生一脸呆滞地看着自己的模样有趣。

而且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神还莫名有些熟悉。

但心里记挂着在家的牛奶,所以秦沉只匆匆扫了许涧一眼就走了。

秦沉出门急没戴口罩,一路上认出他的人看他的眼神或激动或像许涧一样呆愣,所以他也没觉得楼下那位陌生的男生看自己的眼神有哪里不对。

开门后,秦沉第一时间开口找自己的宝贝猫:

“牛奶,我回来了。”

没听到熟悉猫叫声秦沉也没多想,换好鞋后直接拿着药朝主卧走去。

“牛奶?”

没在猫窝看见毛绒绒的身影,秦沉脚步一转朝床的方向走去,他知道牛奶经常趁他不注意跑床

上睡,他每天都能在在床

上捡到白色

猫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