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变人(1 / 1)

许涧发

情期来得突然,秦沉和他都没有准备,医生建议最好是绝育一劳永逸,听得许涧整个人都不好了。

最后秦沉看了喵喵叫的许涧良久,最后还是选择这次先熬过去。

听了秦沉的话后,许涧在心里松了口气,觉得他真的是做了一个无比明智的决定。

医生也不勉强,道:“不做手术的话,你可以在这期间多抚摸猫咪,这样可以减轻他的发

情时无处发泄的痛苦。”

医生说完后一人一猫的表情都有一瞬间的空白,许涧呆了——还能这样?

人……也可以吗?

秦沉没经验,迟疑两秒后问:“怎么抚摸?”

真.撸猫?

见秦沉手足无措的模样,医生笑开了,开口道:

“就像你平时用手给他梳理猫毛时那样就行了,不过要注意力度,还有就是有些猫咪在发

情期因为难受会非常焦躁,你要注意别被他咬到或者挠到了,说过受伤出血要立马去医院打疫苗。”

医生说了很多照顾发

情期猫咪的注意事项,秦沉一一在心里认真记下。

临走的时候,医生不放心又嘱咐了一句:

“猫咪发

情期的反应不同,要是你家猫实在是难受,我还是建议你尽早带他来做手术,这样对你对他都好。”

秦沉抱着许涧,闻言把他的脑袋摁进自己怀里,用手堵住他的耳朵,随后怕他听到似的小声开口:

“谢谢,我会好好考虑的。”

秦沉不记得自己以前在哪里看过,要是送猫咪去绝育会被他记恨,所以他也不太敢在许涧面前提绝育,就怕许涧听到了记恨他。

秦沉也看出来了,他家牛奶比其他的猫要聪明很多,他可不想好不容易得来的猫记恨他。

左耳贴着秦沉胸膛,右耳被他手堵住的许涧:“!!!”

别以为你把我耳朵堵住我就听到你刚才说了什么!

我现在耳朵可灵了!!

本就难受的许涧才放下的心又瞬间提了起来,在秦沉怀里扭了两下,用行动表明他认为这件事不需要再考虑了。

四肢一边乱动,许涧一边张大了嘴巴:“喵~”

许涧想象中自己现在的叫声应该很凶恶,吓得秦沉从此以后不再打让自己绝育的主意。

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他现在的叫声比之前还奶,声调还拖得长,听在秦沉的耳里就是撒娇。

听到刚才那一声‘喵’后,许涧自己都惊呆——

刚才那腻乎乎的叫声,真的是从我嗓子里发出来的?

看着这样的许涧,秦沉心疼坏了,不停地给他顺毛,语气温柔:

“好了好了,牛奶乖,爸爸摸

摸就不难受了……”

许涧:“……”

才不要你摸!

虽然很羞耻,但许涧还是不受控制用毛茸茸的脑袋在秦沉身上蹭了蹭,神志恍惚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