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设(1 / 2)

许涧躲开了柳芊芊的手,站在秦沉肩膀上从喉咙里冲她发出了的威胁的声音。

柳芊芊表情僵了一瞬,脸色有些难堪地盯着许涧,她没想到不但秦沉躲着自己,连他养的猫都不让自己接近。

秦沉抬手安抚地顺了一把许涧背上的毛,然后转头对柳芊芊道:

“你有什么事直说。”

目光从许涧身上移开,在看向秦沉时柳芊芊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笑容,她微微蹲下|身把手里的袋子轻轻放在秦沉的脚边,然后抬手想去拉他的衣角。

秦沉目光一沉,也不躲了,直接抬手拍开了她伸过来的手。

柳芊芊低呼一声,随后摸着自己的手背扁着嘴看秦沉:

“我这次除了来送送你之外,真的是想和你道歉的。”

柳芊芊身材娇小,脸也不错,眼巴巴望着你、扁着嘴撒娇时很容易让人心软原谅她,可惜……

许涧甩着尾巴摇摇头,心想:

可惜你遇上的是钢筋直的秦沉,他是不会吃你这一套的。

果不其然,秦沉开口语气冷淡:“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是吴婕。”

从秦沉嘴里听到另一个女人的名字,许涧忍不住抬爪碰了碰他的脖|子,心里有些诧异。

吴婕他知道,新生代流量小花,去年因为一部青春校园剧爆火,她和男主在剧中是同桌,大家都在网上说国家欠他们一个像吴婕这样的同桌。

不过吴婕虽然人气不错,但和秦沉这种影帝级别的相比还是有很大距离,许涧没想到秦沉和柳芊芊还有杜总三人之间的爱恨情仇,竟然还牵扯到吴婕了。

已经和公司解约的许涧忍不住在心里感慨——贵圈真乱。

虽然这样想很没义气,不过许涧现在的确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在当吃瓜群猫。

而且还嚣张地坐在了当事人的脖|子上。

被许涧碰了一爪子的秦沉抬手握住他的肉垫,还顺势捏了捏,那意思——

牛奶别闹。

听到‘吴婕’的名字,柳芊芊眼里的不悦一闪而过,气愤又委屈地看秦沉:

“那谁叫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勾引你。”

秦沉闻言眉头一皱,看柳芊芊的眼神又冷了几分:

“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你的眼睛。”

柳芊芊也不乐意了,咬牙跺脚:

“她那天在颁奖典礼上都揽你胳膊了还不是勾引?你为什么这么维护她?”

柳芊芊说完这句话后,秦沉彻底不想和她多费口舌了,他对柳芊芊的耐心已经用尽:

“你说完了吗?说完了赶紧走。”

连围观的许涧都有点怀疑自己耳朵——

自己没有听错吧?揽个胳膊就是勾引了?

他现在是在现代社会、而不是女人需要裹脚的大清吧?

许涧看着柳芊芊,眼里满是惊奇,心想这人是不是喜欢秦沉喜欢到得了妄想症,只要有个秦沉身边出现个女人都怀疑对方对秦沉图谋不轨。

听了秦沉的话,柳芊芊摇头,拉长了声音可怜巴巴开口:

“惹你生气是我不好,可她勾引你,我只是打了她一耳光而已,我不觉得我有错,只有这样外面那些野猫野花才知道你是我柳芊芊的,不是谁都能觊觎的,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阿沉你啊……”

通过两人的谈话,许涧大概猜出了事情的真|相:

在某次颁奖典礼上,吴婕因为场合需要挽了秦沉的胳膊,而秦沉的追求者柳芊芊则认为对方是在勾引自己的心上人,于是在事后找到对方并且给了人家一巴掌,然后秦沉就生气了。

许涧又仔细打量了一番柳芊芊,在心里想她到底是谁,竟然敢动手打吴婕,而且打了她后现在还能像个没事人一样理直气壮地站在这里。

吴婕怎么说都是当红小花,能受这个委屈?

重点是柳芊芊还不觉得自己有错,只为惹秦沉生气道歉,而不是向无辜被打的吴婕道歉,还说人家是野猫野花。

曾经是野猫的许涧不乐意了,盯着柳芊芊妆容精致的脸,心想——

野猫怎么了?吃你家小鱼干用你家马桶解决个猫问题了?

你被秦沉拒之门外,而我这只野猫不但能进他家,还能在他肩膀上蹦迪,晚上还能抱在一起睡觉,昨天晚上甚至还把他看光光了!

你能吗?能吗?!

我不但可以在秦沉肩上蹦迪,还能随便亲他,像这样——

许涧猫脸一转,飞快地在秦沉的耳廓上亲了一下后也不急着离开,而是居高临下挑衅似的瞟了柳芊芊一眼,又在秦沉脖|子上啾了一口,耀武扬威似的张嘴:

“喵,喵喵—”

许涧那意思:

看到了吗?我这只野猫就招惹他了,你能怎么样?

许涧毛茸茸的脑袋凑过去,秦沉就感觉自己耳畔先是一痒,微凉的感觉一触即分,随后同样的感觉从脖|子上传来。

秦沉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家牛奶刚才偷亲他了。

还两下。

养牛奶这么久,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亲自己,毛绒控秦沉心里一喜,嘴角控制不住上扬,想到柳芊芊还在这里他又很快压下翘|起的嘴角。

把许涧从肩上抱进怀里,秦沉轻轻揉了揉他脑袋。

看着抱着猫、冷峻的眼神陡然温柔了下来的秦沉,柳芊芊嫉妒地看向许涧。

自从自己开始追秦沉后,他对自己愈发没耐心,追了他大半年,连他住哪里都是通过*屏蔽的关键字*知道的……

想到这里柳芊芊鼻梁一酸,张张嘴刚想开口,从身后传来一道疑惑的女声:

“柳*屏蔽的关键字*?你怎么在这里?”

两人一猫同时看去,就见小南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正诧异地看着柳芊芊。

看见小南,柳芊芊也是一愣,随后眉毛一皱,满脸不乐意的问她: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小南快步走到两人身边,扫了一眼秦沉的表情和地上的礼品袋后瞬间明白现在什么状况了——

沉哥的狂热追求者柳*屏蔽的关键字*又来堵人了,而且这次还直接堵家门口了。

许涧前不久见过小南,所以觉得柳芊芊这问题问得相当没有水准。

小南听了柳芊芊这话也觉得好笑:

“我是沉哥的助理,当然知道沉哥住哪里了。”

不然怎么接送?

柳芊芊上下打量了一下小南,见她一身运动装,和浑身大牌的自己不一样,还是个助理,和自己完全没有可比性。

柳芊芊戒备的心暂时放下,抬起手表看了一下时间,随后扫向小南:

“十点半的飞机,现在都快九点半了才来接阿沉,你这个助理是不是有些不负责?误机了怎么办?”

小南闻言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满脸无辜:

“沉哥误不误机跟柳*屏蔽的关键字*又没关系,你担心什么呢?”

更何况他们早就派人去机场替秦沉值机了。

小南说话一针见血,一句‘跟你没关系’像刀子一样直直地捅向柳芊芊,让她脸红一阵白一阵。

连许涧都有些意外地看了小南一眼,心想原来秦沉的助理是一个白切黑,芝麻馅的。

柳芊芊瞪着小南,一时哑然没找到话反驳。

而就在这空档,小南弯腰提起地上的礼品袋,对秦沉灿烂一笑:

“车在楼下了,沉哥你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落下的东西要带,我们待会儿出发了。”

在柳芊芊看不见的角度,小南对秦沉比划了一个手势,那意思——

沉哥你快进去,这里交给我处理。

对着小南点点头,秦沉抱着猫转身就往里面走,一个眼神都没再给柳芊芊。

见秦沉要走,柳芊芊下意识向前走了一步想追上去:

“阿沉——”

“柳*屏蔽的关键字*。”

柳芊芊脚还没跨进门,一只手臂突然从旁边横在她面前,小南手撑在了门框上挡住了她。

柳芊芊身形一顿,转头怒目而视,嗓子里一句‘你干嘛’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小南笑眯眯地把礼品袋递到她身边,率先开口:

“柳*屏蔽的关键字*你的东西掉了。”

说话的同时小南无比自然地握住门把手,顺势把门关上,阻挡了柳芊芊窥探的视线。

被秦沉抱着往里面走的许涧脑袋放在他臂弯,睁着一双眼睛惊奇地看着大门的方向。

小南关门的时候他最后看见的,是柳芊芊铁青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