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猫(1 / 2)

昨晚许涧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才让自己缓过‘自己撞见秦沉洗澡不关门’这件事给他带来的震撼。

结果今天早上秦沉轻飘飘地就把这件事又揪出来了,气得许涧喵喵叫,对着他张了张嘴,露出自己两颗尖利的牙齿。

许涧觉得秦沉不知羞,这么大人了洗澡都不关门,是想炫耀自己那几块腹肌还是咋滴?

想到这里,许涧抬起猫掌按了按自己的腹部,在心里‘哼’了一声:

不就是腹肌吗?我也……

肉垫触到一片柔软,许涧动作一顿,冰蓝眼睛眨了眨,默默扭头——

别看我现在是只有一块腹肌的猫,但我以前也是有四块腹肌的人!

整整四块!

四块!

比你还少两块,就问你怕不怕!

秦沉不知道许涧心里的戏如此多,把他因为一个人所以习惯洗澡不关门想成他在炫耀自己的好身材,他正想用什么东西带许涧出去。

最后秦沉选了一个像书包的宠物包。

拎着烟灰色的宠物包过来,秦沉看着许涧用询问的语气开口:

“牛奶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拉链型的宠物包最上面是一块圆形玻璃,上面还有很多细小圆孔,是用来透气和透光的。

许涧无精打采地趴在沙发上哀悼自己的腹肌,好不容易练出的四块腹肌如今就这样四四归一了,对于秦沉询问,他只抬头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

“喵…”

随便你吧,我都行。

反正宠物不能上飞机,得托运。

秦沉见白猫胡子都没精神地弯了下去,于是又看了看宠物包,自言自语:

“难道是不喜欢这个颜色?”

抬手把软|绵绵瘫在沙发上的许涧抱起来蹭了蹭脸,秦沉用额头抵住猫脸,用诱哄的声音道:

“牛奶我们先将就一下,等从新城回来我带你去宠物用品店,到时候你看上什么爸爸给你买什么好不好?”

作为一只猫,许涧自然不能说不,于是这件事就被秦沉单方面决定好了。

等钻进宠物包后,许涧才发现包里面出乎他意外的柔软。

抬爪摸了摸头顶的采光玻璃,还挺厚的,于是许涧又挠了一下,爪子划过玻璃,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听觉本就灵敏的许涧被这声音刺激得浑身一激灵,甩了甩尾巴赶紧收爪。

这声音比上学时粉笔划过黑板的声音都尖锐刺耳。

秦沉的助理小南和司机会来接他们去机场,秦沉吃完早餐就抱着猫看电视,在看见电视里面的笔记本广告时,他一边揉猫头一边自言自语:

“我的笔记本也该换了。”

才偷偷把秦沉笔记本用到没电的许涧一惊,心虚地抬头看他:“喵~”

秦沉用手指勾勾许涧的下巴,笑着问:“牛奶你是不是也觉得该换了?”

许涧心想这话自己没法接,要不是确定家里没有监控,他都怀疑秦沉是看见自己偷用笔记本了。

和秦沉对视两秒,许涧心虚地移开视线,假装自己在看电视。

没多久,小南打电话跟秦沉确定时间,说她们已经在来接他的路上了,问他有没有什么要带的东西。

秦沉说让他们直接过来就行,余光扫到电视上的超薄笔记本,又让小南帮自己重新看一个笔记本。

许涧听见秦沉跟小南说自己现在的笔记本蓄电能力不行了,应该是跟了他几年,机能不行了。

秦沉记得他前天晚上关机的时候还显示有85%的电,结果他今天早上去开,竟然提示电量不足无法开机。

在秦沉腿上的许涧听得愈发心虚,心虚到快要抱着尾巴盘成团。

要是猫能吹口哨,许涧都要当场给秦沉表演一个若无其事的猫吹口哨以证清白了。

不过许涧又转念一想,不管怎么样,秦沉都不可能把笔记本的异常联系到他一只小猫咪身上,他这么心虚做什么?

想到这里,许涧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些,但心里也清楚,下次用电脑不能把电全部用完,起码要给秦沉留一点开机的电。

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次数多了秦沉肯定会怀疑,毕竟新买的电脑储电能力不可能也这么差,关机再开机就少了一大半的电。

许涧低头看着自己的四个爪子,就在他心里盘算自己学会给笔记本充电的可能性有多大时,门铃响了。

一人一猫同时转头看向门外,心想——小南来得这么快?

“来了。”

秦沉抱着猫起身朝门边走去,按了一下门边的可视门铃,同时随口问了一句:“哪位?”

话落的下一秒,显示屏上出现一张年轻女生的脸,对方听到秦沉的声音后,立马笑开:

“是我。”

被秦沉抱住,两条前腿和脑袋趴在他手臂上的许涧听到女声抬眼看了眼,很是意外——

秦沉的助理都这么年轻漂亮有气质吗?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长得好看的只会跟长得好看的玩儿?

许涧心想影帝就是不一样,助理长得都跟女明星似的。

不过圈内的确有明星的助理因为颜值出道的例子就是了……

就在许涧思绪乱飞时,看清门外笑吟吟的女生后,秦沉却皱毫不掩饰地皱了一下眉,顿了两秒后才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