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语(1 / 2)

秦沉前段时间连着工作了四个月没有休息,所以在工作完成之后,他就向公司提出连休半个月。

就在他刚休假没两天,他就遇到了许涧。

本来潘敏只是想旁敲侧击问一下秦沉个人感情问题,却没想到他承认得如此爽快。

连小南都猛然转头看秦沉,眼里满是不可置信,那意思——

就小半个月没有见,沉哥你竟然谈恋爱了?!

潘敏心里也是一惊,看秦沉的眼神变得严肃起来:

“你真的谈恋爱还把人带去你家过夜了?”

难得见潘敏表情变化如此明显,秦沉不答反问:

“潘姐,难道我爸让你盯着我、不让我谈恋爱?”

潘敏闻言愣了一瞬,随后摇头:

“舅舅倒是没有说不许你谈恋爱,只是让我注意一下。”

乐娱现在的董事长就是秦沉的老爸秦原,也是潘敏的小舅舅。

潘敏既是秦沉的经纪人,又是他正儿八经的表姐。

为了方便,秦沉也跟着大家一起直接叫潘姐。

虽然圈内人都知道秦沉有后台,但都不知道其实他就是乐娱文化的太子爷、未来的董事长。

娱乐圈的水又深又浑,秦沉感情方面的事情秦原虽然不会插手,但也绝对允许他和圈内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交往,所以才嘱咐潘敏平时注意着些。

所谓人红是非多,这些年有不少明星艺人想和秦沉闹绯闻炒热度,水军都买好了,但乐娱文化总会第一时间站出来澄清。

所以出道这么年,秦沉的绯闻少得可怜,就算有通稿冒出来,评论区都在调侃——

官博还有十秒钟到达战场,留给博主的时间不多了。

但是就短短半个月,秦沉现在告诉潘敏他家真藏了一位她所不知道的小娇妻。

对于秦沉的感情问题,于公于私潘敏都要多问几句,最基本的就是对方是谁,圈内人还是圈外的?

然而面对潘敏不放心的追问,秦沉却不说话了,那意思——

之后你们就知道了。

见秦沉卖关子,潘敏皱了皱眉,问:

“她现在还在你家?”

秦沉点头:“在。”

潘敏本来打算像往常一样送秦沉到楼下就行,而现在听了秦沉的话,她觉得必要去见见秦沉金屋藏娇的那位。

小南在旁边也一脸好奇的不住点头——

她也想去看看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拿下了沉哥这朵高岭之花。

秦沉倒是没有意见,只道:

“你们到时候看了肯定会很失望。”

潘敏闻言皱眉不说话,心里却惴惴不安,心想:

失望是什么意思?对方很丑吗?还是家庭条件不怎么好?

要是秦沉交往的对象很不如意……

作为秦沉的亲表姐和经纪人,潘敏觉得自己没法和她小舅舅交代。

潘敏忐忑了一路的表情在看见许涧时空白了一瞬,小南也下意识‘啊?’了一声。

而许涧听到动静睁眼一看,就见秦沉带了两个女人回来,他一歪头:

“喵?”

什么情况?

秦沉弯腰把许涧从被窝里面刨出来,抱着他面向两位要来看小娇妻的人,脸上恶作剧得逞的笑一闪而过:

“喏,小娇妻。”

许涧:“喵???”

什么小娇妻?

说谁呢?

潘敏:“……”

小南:“……”

看见秦沉怀里漂亮的白猫,潘敏没忍住给了秦沉一个大大的白眼:

“无聊。”

倒是小南反应过来后很高兴,抬手想去撸猫,同时嘴里道:

“好可爱啊,沉哥这就是牛奶吧?”

秦沉最近养了一只猫化身炫猫狂魔的事情,潘敏和小南都知道,但她们的确没想到牛奶就是秦沉口中的小娇妻。

而面对小南伸过来的手,许涧轻轻喵了一声后,很不给面子的扭脸躲开了。

许涧尾巴在秦沉的手腕处扫了扫,冰蓝色的猫眼懒懒地扫了小南一眼,那意思——

只准看,不许摸。

平时秦沉一个人摸毛许涧都觉得自己要秃了,他又不是真的宠物,才不愿意让所有人摸。

小南的手停在半空中,愣了愣后看秦沉:

“沉哥牛奶还认人吗?”

竟然摸都不给她摸!

秦沉也没想到许涧会躲开小南的手,低头看自己怀里的猫,有些意外。

潘敏见此也试了试,结果许涧照样躲开了她的手。

潘敏点头:

“应该是认生。”

顿了顿,秦沉抱着猫看小南和潘敏,一本正经地回答:

“认不认人我不知道,但他很粘我倒是真的。”

别看秦沉现在语气淡定,其实心里满足得快冒泡泡——

牛奶只要他抱要他摸!

没有什么比自家主子只黏自己更有成就感和满足感了。

潘敏和小南都听出了秦沉语气里快要溢出来的自豪和嘚瑟。

对视一眼后,潘敏对小南耸了耸肩,道:

“算了,你沉哥上辈子就是一条蛇,所以这辈子才这么喜欢毛绒绒的动物。”

小南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说实话,刚开始知道秦沉竟然是重度毛绒控的时候,她内心的第一反应和之前许涧一模一样——

这是何等的少女心和反差萌!

但是后来认识久了,小南就慢慢接受秦沉这一设定了,在知道秦沉成年后还抱着玩偶睡觉都能做到内心毫无波澜。

不管怎么样,潘敏这颗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

临走时潘敏对秦沉道:

“我还以为你真闪恋了一个女朋友呢。”

秦沉闻言好笑:“怎么可能。”

等潘敏和小南都走了,许涧才知道原来她们就是秦沉的经纪人和助理。

许涧把爪子放在下巴处趴在沙发上,从刚才三人的谈话中他得知,秦沉这么大一影帝竟然只有一个助理。

许涧心里很是意外,对比他以前公司的台柱子,他以为就秦沉这咖位,怎么也得左右各两个助理才是。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越有实力越低调?

送走潘敏和小南后,秦沉留许涧一只猫在沙发上冥思苦想,他去查看旁边猫粮和水的减少情况。

在发现猫粮和水位线都原封不动,维持着早上出门时的样子后,秦沉眉头一皱,把许涧从舒服的沙发上抱起来,盯着他那双好看的眼,语气严肃:

“牛奶你是不是又挑食了?”

许涧余光瞧了一眼墙角的猫粮,莫名有些心虚,蹬了蹬腿,软|绵绵的叫唤:

“瞄~喵喵~”

变猫已经快半个月了,许涧也发现了,他不是挑食,是对猫粮猫罐头什么的真的一点没食欲,他只想吃人类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