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娇(1 / 2)

陈豆豆和许涧不是一个经纪人,但和许涧一样不得宠,十天半个月都接不到半个通告,每天不是去蹭课就是泡在练习室或者公司的图书馆,空闲时间一大把。

所以许涧这一声‘吱’刚发过去,对方几乎是秒回:

【二涧你终于出现了!你这两个月去哪里闷声发大财了?我都联系不上你。】

【你要是再不出现,我都想去警|察局报人口失踪了。】

【还有,你舅舅寄来的葡萄我怕放久了放坏,所以已经替你解决两串了,不用太感谢我。】

对于陈豆豆的话,许涧:【#¥%!!……】

真.猫脸滚键盘。

打字对现在的许涧来说真的太费劲了。

爪酸。

陈豆豆:【???】

许涧聚精会神慢慢打戳字:【我这边除了点事,有点茫,没固伤联系泥。】

这一句话许涧用爪子一个键一个键敲了近十分钟的键盘,等他发出去心急的陈豆豆已经刷了满屏幕的话了。

而等了这么久才等到许涧回复的陈豆豆,看到这一句满是错别字的消息,愣了一下,连蒙带猜才猜出‘固伤’可能是‘顾上’。

陈豆豆:【二涧你这输入法不行啊。】

许涧见了在心里吐槽——

说出来怕你不信,不是输入法不行,是我的猫掌不行……

但自己变成猫这么玄幻的事情许涧肯定是不会跟陈豆豆说的,至少现在不会。

所以他默默地让输入法替他的爪子背锅,回:【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陈豆豆和许涧的关系虽然好,但许涧没说,他也就没问许涧消失这两个月是出什么事了,只说人没事就好,他也放心了。

秦沉的笔记本本来就不是满电状态,许涧打字又慢,被他这么一折腾,右下角的电量已经空了55%。

半眯着眼睛瞧了一眼只剩下一小半的电量,许涧心里有些着急,不顾陈豆豆发来了什么,赶紧戳键盘:

我手机丢了,暂时只能用企鹅跟你联系,我没事。

当然许涧这句话也是错字连篇,陈豆豆在心里跟着读了一遍才明白他什么意思。

这次过了好一会儿陈豆豆才回:

【二涧……你别是进*屏蔽的关键字*了吧?】

【你现在人在哪儿?要是需要帮助你就眨眨眼。】

电脑屏幕前的许涧眨眨眼,看见‘*屏蔽的关键字*’两个字被陈豆豆的脑洞逗笑,回:

【你真的想太多了。】

然后许涧花了20%的电跟陈豆豆解释他没有进*屏蔽的关键字*,陈豆豆半信半疑地追问——

为什么他舅舅现在都还在往公司寄葡萄?

许涧解释得爪酸:

解约又不是光彩的事情,他今年才24岁,不可能真的回家种地,总得找个工作养活自己,所以解约的事情他瞒着他舅舅,怕老人家为他担心。

他现在换了一个城市刚稳定下来,之所以没有一开始就告诉陈豆豆这个消息,也是不想他担心。

许涧的解释合情合理,陈豆豆没丝毫怀疑,最后回道:

【原来是这样,二涧你放心打拼吧,你舅舅那边如果问起来,我会替你圆过去的。】

【傻儿子啊,爸爸爱你.jpg】

对于陈豆豆后面发来的这个占便宜的表情包,许涧现在受限没法斗图怼回去,只得选择性忽略,回:

【谢了憨豆。】

他舅舅柳定相那边,许涧本来就想让陈豆豆帮自己打掩护,结果他还没开口,对方就把活揽过去了,倒是省了他的事,不用再多戳几分钟键盘。

…………

因为打字不便,许涧很快找了个理由结束了和陈豆豆的聊天。

退出企鹅号后,许涧见还剩一丝电量,心想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点电都不给秦沉留,于是又重新打开浏览器,在搜索框输入‘秦沉’两个字。

不管怎么说,秦沉现在都是他的铲屎官,他有必要多了解一些对方。

而另一边,看着许涧灰下去的头像,陈豆豆后知后觉一拍脑门:

“糟了,忘记问他现在在哪个城市做什么工作了!”

想到这里,陈豆豆又给许涧发了几条离线消息,想着等他下次上线就可以第一时间看见了。

输入‘秦沉’按下回车键后,出来的新闻消息铺天盖地,和查无此人的自己简直是天差地别。

看着屏幕里秦沉的个人百科,许涧羡慕地抬爪在旁边的沙发抱枕上踩了一jio——

真是人比人气*屏蔽的关键字*!

不对,气死猫!

秦沉竟然还有他的个人网站!

肉垫放在触摸板上移动光标,许涧点开了秦沉的个人网站,网站里面又细分了很多版块:

网站公告、秦沉的个人介绍、到目前为止所有的公开行程、作品集、各种活动买票的连接、专属讨论区等等。

而网站最下角显示实时在线人数,许涧盯着屏幕,心里一边默数、毛绒绒的脑袋一边无意识地跟着点啊点:

个、十、百、千、万、十万……

现在是午休时间,实时在线的人数竟然有六位数。

微博粉丝数才四位数、其中一半还是买来充门面的僵尸粉的许涧已经羡慕得不知道该怎么喵了。

点开最热的讨论区,许涧点开置顶的帖子,往下扒拉了一下,就见这是秦沉的活动现场返图贴,里面有各种秦沉的高清美图。

里面的秦沉大多穿着挺括修身的昂贵西装置于追光灯下,眉峰微皱,表情冷峻。

照片里的秦沉和平常在家的他,给许涧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想到平时秦沉抱着自己亲|亲抱抱的模样,许涧觉得他或许有隐藏的双重人格也不一定。

笔记本电量告急,许涧心里记挂着清除搜索记录,所以他以游客的身份浏览了两个帖子就退出讨论区。

把自己的使用痕迹清除后,许涧关了机,合笔记本可比打开笔记本轻松多了,许涧两条后腿微微用力支撑自己起身,用两只前掌扒住显示屏,然后向下用力按——

预想中笔记本合上的声音没有响起,倒是许涧一双猫眼陡然睁大,扯着嗓子嗷了一声:

“喵——!”

好痛!!

起身用前腿去扒拉显示屏的时候,为了防止笔记本翻车往后倒,许涧还很聪明地用一只后掌踩在了笔记本机身上稳住它。

结果把屏幕放下来的瞬间,许涧忘了把自己的肉垫收回来,于是发生了他肉垫被压在屏幕和键盘中间的惨剧。

加上他开笔记本时费了那么多劲,现在合笔记本时许涧本着痛快、自己心里爽的心态,合屏幕时用了不小的劲,加上屏幕的惯性,这一下砸他脚上疼得他尾巴都一炸。

猫脸扭曲把自己腿从笔记本中抽|出来,许涧抱着自己的腿往后滚了几圈,抵到后面的抱枕才停下来。

忍着痛站起来,许涧一边对着自己受伤的肉掌吹气一边后悔——

早知道就不使那么大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