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网(1 / 2)

其实秦沉在许涧跳上床的那一瞬间就有所察觉了,在他用软软的肉垫拍他脸、踩着枕头贴着他头绕圈的时候就彻底清醒了。

毕竟猫毛擦过耳畔脸颊的时候还挺痒的。

清醒了的秦沉没有立马睁眼,许涧跳床的情况不少见,但这样黏着他还是第一次,他享受其中的同时想看许涧到底想做什么。

许涧在他胸膛上蹦迪、扒拉他脸、用脑袋拱他秦沉都忍住了,毕竟是影帝,演技绝对过关。

不过在许涧舔|他脸的时候,秦沉没忍住笑了场。

猫的舌头有很多小的倒刺,被许涧轻轻|舔一下倒是不疼,但触感很奇妙。

秦沉伸出手把愣在原地的许涧抱起来放胸前,声音里没有一丝刚起床时的低沉喑哑:

“牛奶你偷亲被我抓|住了。”

说话的同时秦沉还用食指点了点许涧的鼻头,满脸笑意。

许涧怎么都没想到秦沉是装睡,更没想到自己会鬼迷心窍舔|了人家一口,还当场被抓包。

被秦沉双手抱着的许涧呆愣愣地看他一会儿,最后在秦沉的注视下缓缓抬爪……

秦沉本以为牛奶想像刚才一样抬爪给他一猫掌,结果对方却是用抬爪捂住了自己的脸。

见许涧这抬爪捂脸的模样,秦沉愣了一瞬,语气里有些迟疑:

“你这是……不好意思了?”

把猫脸埋在肉垫里许涧一声不喵,心想——

何止是不好意思,这下不止人脸,连猫脸都丢到舅舅家了。

见许涧沉默不动,秦沉忍不住抱着他揉了揉,止不住笑着打趣:

“你一只公猫,怎么这么害羞。”

眼神放空的许涧在心里反驳:就算是公猫也是要脸的啊。

许涧至今没有想通自己刚才怎么会嘴欠舔秦沉那一下。

秦沉对许涧现在任人揉|捏的状态很是满意,又亲又揉一通后把他抱进怀里盖上被子,用脸颊去蹭他的脑袋,道:

“时间还早,牛奶你再陪我睡一会儿。”

刚占了人家便宜的许涧心虚,意思意思挣扎了一下就任由秦沉抱着了。

那我就勉强陪你睡一下补偿你好了……

头枕在秦沉手臂上的许涧,现在已经完全忘记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早叫秦沉起床了。

借着台灯的光线,秦沉就瞧见自己怀里的白猫微眯着那双猫儿眼,无比乖顺。

看着许涧,秦沉心里滑过一丝微妙感——

牛奶有时候的表现和反应,真的让他有种对方能听懂自己话的错觉。

摸了一把猫背,秦沉又在心里笑自己想多了。

很多宠物都能感受到人类的情绪而做出相应的反应。

宠物医院的医生也说过,牛奶应该是属于特别敏感那一类,也有可能是长期的流浪生活让他被迫学会了‘察言观色’。

抱紧怀里的猫,秦沉感受着许涧蓬松柔软的猫毛下瘦削的小身板,一想到他在之前流浪时受的苦,心都揪了一下。

他至今还清晰记得第一次见到牛奶时,对方叼着半截火腿肠惊慌失措的模样。

现在他每天变着法的喂猫,可是牛奶抱起来还是轻飘飘的,一点也没见长肉。

秦沉低眼看着已经闭上眼快要打呼的许涧,决定有时间去询问一下微博上那些有名的宠物博主,向他们取取经,学习一下如何科学喂养小猫。

秦沉在心里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未来一个月,把牛奶喂胖至少一公斤。

…………

也许是秦沉怀里特别暖和的原因,许涧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八点了,迷迷糊糊听到秦沉在和谁打电话。

许涧动了动两只耳朵,听了个大概,是助理打电话说待会儿就来接秦沉。

听到秦沉要出门了,许涧瞬间清醒,用爪子揉了揉眼,转头朝声源看去,就见秦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床了,正一边单手扣衣扣,一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讲电话。

秦沉穿好衣服挂了电话已转身,就见床|上原本睡得香甜的许涧已经醒了,正睁着一双猫儿眼一眨不眨地看自己。

嘴角往上扬了扬,穿戴整齐的秦沉单膝撑在床|上,俯身在许涧猫脸上留下一个轻柔的亲|亲,用商量的语气道:

“爸爸要出去给你挣猫粮了,牛奶你一只猫乖乖呆在家好不好?爸爸下午就回来了。”

许涧的闻言精神一振,抬爪搭上秦沉的手,冲他张嘴喵喵叫了两声,那意思——

你不用急,晚点回来都没关系,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秦沉像一个留一岁儿子在家的老父亲一样不放心,抱着许涧去放猫粮的地方,语气认真:

“水和猫粮都在这里,不许去像之前一样去卫生间喝水知道吗?不干净,知道你不喜欢吃猫粮,但我换了一个牌子,你今天中午就将就一下吃一点,别饿着自己,还有,不要在家里乱拉粑粑……”

许涧:“喵——”

都说了我没有去卫生间喝水!我没有那么重口味!

许涧觉得很无奈,再次承受不白之冤。

冷酷的影帝抱着白猫面对几个猫食盆蹲着,像老父亲一样担忧地碎碎念:

一会儿怕许涧一只猫在家渴着饿着,一会儿担心他从猫爬架上掉下来摔着,一会儿又愁他会不会趁自己不在出去乱跑……

简直是操不完的心。

要不是不方便,秦沉都想带着他家牛奶去一起去工作了。

终于唠叨完后,秦沉抬起许涧的猫爪,用他的爪子按了按猫粮自动投喂机的按键,道:

“你要是饿了不够吃,就按这里,这样就会有吃的出来了……”

许涧觉得秦沉如果不去演戏,就他这耐心,去当幼师也很有前途。

等助理再次打电话说到楼下了后,秦沉又确认了一遍家里的门窗,确认关严了、许涧不会趁自己不在家偷偷溜出去后,才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出门了。

大门刚一关上,原本规规矩矩半坐在沙发上的许涧原地一蹦,‘喵’地一声像离弦的箭一般跳下沙发,直直地朝卫生间冲去。

他想上厕所,因为刚才秦沉在他已经憋了好久了。

而秦沉走的时候怕许涧又乱喝水,所以把两个卫生间门都关严了,害得许涧一长条挂在门把上,艰难地扒拉了好一阵才打开。

许涧心想他做人时身高好歹也有182,怎么变猫后就成了小短腿了呢?每次上个厕所都很费劲。

就很气。

在厕所解决了个猫问题后,这次不怕被秦沉发现,许涧跳上洗手台放水的时候都大胆了许多,甚至还有心情洗了洗自己几根长长的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