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晒猫(1 / 2)

许涧因为好奇撸了一把旁边的英短,被工作人员理解为调戏母猫,所以建议秦沉给他找个伴。

深度毛绒控秦沉自然乐意多养一只毛绒绒的猫,给许涧洗完澡后又去了一趟宠物店。

可惜秦沉是动物嫌,猫猫狗狗看见他就缩笼子最深处,没有宠物愿意近他的身。

宠物店的工作人员见这奇景,用怀疑的目光瞧戴着口罩墨镜全副武装的秦沉,手里紧紧握着手机,满心戒备,随时准备打电话叫人。

都说动物通人性,眼前着景象,怎么看面前这男人都不像是好人。

在跨物种这道鸿沟面前,秦沉那张脸也失去了作用,宠物们根本不买账,更别说他现在还捂得严严实实。

带只母猫回来的计划告吹,回到家后,秦沉摸着下巴盯着许涧,用商量的语气问:

“牛奶,或许你喜欢公猫吗?”

许涧本来就因为刚才秦沉想给他找母猫的事生闷气,结果现在秦沉又问他公猫可不可以,气得他两边长长的猫胡子都差点立起来。

被秦沉抱在怀里的许涧双|腿在他腹部一蹬,从他怀里挣脱开来。

身形矫健轻|盈的落地后,许涧扭脸冲着秦沉气势汹汹地喵了一嗓子:“喵嗷!!”

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你说公猫行不行?!

我可是直男!!

就算现在成了猫也是宁折不弯的直猫!!

对秦沉龇牙咧嘴地喵了一阵后,气得吹胡子瞪眼的许涧转身就走。

但是找伴这事吧,许涧是越想越气,迈着小短腿都走了一两米了,他气不过又哒哒哒跑回来,抬腿照着秦沉穿着居家拖鞋的脚背狠狠地踩了一脚。

踩了秦沉一脚后,许涧也不看他一眼,‘哼’了一声后扭头就走。

这一脚许涧就差把吃奶的力气使出来了,但他现在毕竟是只猫,所以他这力道对秦沉来说不痛不痒。

秦沉甚至觉得踩了自己一脚后还‘喵’了一下的牛奶超萌。

可爱,想撸。

可是秦沉并没有成功撸到猫,因为还在生他气的许涧别说给他撸了,连抱都不愿意让他抱了。

甚至看见他就扭过头,用屁|股对着他

见牛奶不理自己了,秦沉也不管他能不能听懂自己说话,开始对着他碎碎念:

“牛奶啊,爸爸想给你找个伴是为你好,你看你一只猫也寂寞不是?当然了,咱们是个民|主的家庭,你喜欢哪个类型哪个品种的我都不反对,你要是实在不愿意,我们就……”

许涧用屁|股对着秦沉,对于他的碎碎念是一点都没听进去,他现在满脑子就只有一个想法——

不行,我得赶紧找到变成|人的方法。

许涧怕时间长了,秦沉哪一天真的给他带只母猫回来,然后把他和母猫关一个笼子里……

脑补了一下那个场景,许涧整个人的灵魂都为之一颤。

要是真的有那一天,许涧决定先挠死秦沉再自杀。

…………

许涧生气的后果就是大半天没有理秦沉,连喵都不肯喵一声。

等晚上秦沉洗漱后出来一看,就见他家牛奶还埋着脸团在猫窝里,背上还搭着那条小毯子,只留那毛茸茸、一看手|感就很好的屁|股在外面。

秦沉盯着猫窝看了良久,最后在心里叹气——

看来牛奶对公猫是真的没兴趣。

而且看样子,牛奶短时间之内是不会理自己了。

一边在心里盘算明天起床后给牛奶买个什么玩具赔罪,秦沉一边掀开被子上床,然而他刚在床|上坐定,一道白色影子从猫窝里面射|出,直直往床|上冲。

看着蹲在自己肚子上的猫,秦沉以为是自己想撸猫想出了错觉,还眨了眨眼。

肚子上的猫还在,不是他的错觉。

许涧跳上了秦沉的床,这让他又惊又喜,把他抱举至和自己平视,嘴角疯狂上扬:

“牛奶你不生爸爸气了啊?”

说完后不等许涧反应,秦沉拉近一人一猫的距离,用自己的脸去蹭许涧的,还亲了他耳朵好几口。

毛绒控一本满足。

许涧两只前爪一只放在秦沉下巴处,一只放在他脸颊边,面对他又亲又蹭的动作,猫身体内人灵魂缓缓躺平,许涧想——

我这算不算是舍身取义?

许涧会突然窜上秦沉的床,不是因为他消气了,也不是因为看见秦沉洗漱后露出的锁骨和精壮胸膛后被美色所迷,只是因为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嗯?问他什么事非要晚上在床|上做?

废话,当然是……

偷看密码了!

在秦沉家住了这么多天,许涧也基本摸清楚秦沉的生活习惯了。

据他多天的观察,秦沉在每天睡觉前,很大概率会使用平板或者笔记本电脑,一方面是娱乐,另一方面是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秦沉现在虽然是休假期,但也不能彻底和经纪人、工作室还有外界断了联系,还是有事情等他处理签字。

而这个时间点,是他偷看秦沉这些电子产品解锁密码的最好时机。

所以刚才看见秦沉上床许涧才会那么大反应,迅速从猫窝跑出来占据偷看密码的有利地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