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鱼刺(1 / 2)

许涧醒来的时候,正好遇上秦沉拿着手机对自己狂拍。

过了两秒许涧才发现自己此时不雅的睡姿,赶紧翻身站起来,然后被子太软,他一条腿踩进了被子缝隙,然后‘吧唧’一下扑被子上了,

许涧:“……”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喵……”

看着笨手笨脚的猫,秦沉笑着把他从被子山里解救出来,然后把猫抱在怀里,把自己刚才拍的照片给他看,道:

“牛奶你这睡姿,霸气中又透露这一丝不拘小节,厉害,厉害。”

听了秦沉的话,许涧脑袋一转去看他手机,然后就看见照片上自己袒胸露腹、那啥一览无余的睡姿。

许涧一惊,下意识抬爪去碰手机,他第一反应是——

这照片必须得删,太不体面了!

而秦沉故意举高了手机不让他碰,一边往外走一边笑:

“你一只公猫,难道还害羞了?”

许涧听后气得喵喵叫,心想:

你还是一男人呢,咋不脱|光让我看看?

到时候我也拍个照,看你害羞不!

然而到最后秦沉也没有把照片删除,反而把关键部位打了码发了朋友圈和微博:

秦沉V:牛奶这豪放的睡姿【图片】。

亲眼目睹秦沉这一系列操作的许涧,默默抬爪捂脸。

秦沉用了一个菊|花贴纸遮挡他关键部位,这比不挡还许涧觉得羞耻。

他觉得他以后没脸见人了。

羞愤欲死之前他决定拉秦沉下去做个伴。

于是许涧泄愤式的咬了一口秦沉的指尖,用牙齿轻轻磨了磨,然后示威似的抬眼看秦沉一眼。

被咬的秦沉丝毫不慌,就这样笑着看他,甚至还伸出手指搔了搔他的脸。

最后还是许涧觉得没劲,主动松口放开了他的手指。

许涧到底没敢用力,秦沉手指连皮都没有破。

秦沉不但不生气,还赞赏似的摸|摸猫头:

“牛奶真乖。”

逞凶的许涧:……大哥,我咬你你还夸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猫爷很没面子?咱们能不能严肃点?

但许涧的严肃也没维持几秒,因为他看见了餐桌上摆的食物。

许涧一眼就看见了中间那盘醋溜鱼。

许涧以前特别讨厌吃鱼,因为他小时候被鱼刺卡过,到医院才取出来,所以后来许涧就再也不吃鱼了,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现在变成猫了的原因,他闻着那盘醋溜鱼觉得特别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香。

想吃。

许涧一边没出息的咽口水一边在心里疑惑——这难道是猫看见鱼的本能?

秦沉把许涧放在椅子上,然而他很不给面子地又跳到来桌子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鱼,根本移不开眼。

作为一个重度毛绒控,被说猫上餐桌了,就算许涧此时爬秦沉脑袋上蹦迪,秦沉都觉得幸福满足。

所以他只是说了一声‘牛奶你要乖乖的不要乱跑’就由着许涧去了。

就在许涧盯着鱼馋得差点流口水的时候,秦沉突然往他面前放了一个碗。

碗放在餐桌上发出的动静让许涧勉强回神,他低头一看,就见自己面前放了一碗看不出原材料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旁边的秦沉适时开口,用诱哄的语气道:

“这是我亲手给你准备的鸡肉虾仁猫饭,牛奶你试试?”

许涧看着碗里的东西,很是怀疑地看了秦沉一眼:“喵,喵喵。”

你不要驴我,我可是知道虾仁和鸡肉是什么样子的,你这黄中透着红的东西你骗我说是鸡肉虾仁??

谁信啊!

许涧内心很不想吃,心想——这闻上去还没猫粮香呢。

但看见秦沉期待的眼神,想到这是秦沉亲手为自己做的,许涧心一横,很给面子地低头吃了一口。

一口下去,许涧顿了顿,随后直起身子,默默用猫爪把自己面前这碗东西推开了:

打扰了,告辞!

这玩意儿不但闻着没猫粮香,吃着也比猫粮难吃一百倍啊!

就算再感谢秦沉对自己的好,许涧也吃不下这么大一碗黑暗料理。

真吃完的话,他怕自己就等不到变成|人那天了。

许涧的抵触表现得不要太明显,秦沉都从他皱着猫脸上看出来他明晃晃的嫌弃。

猫饭是秦沉根据网上的食谱,把虾仁鸡肉剁碎后用橄榄油炒的,他觉得自己理当没翻车才是。

但是牛奶眼里、脸上的嫌弃是真的,秦沉不信邪,用筷子挑了一点边缘的放进嘴里。

几秒钟后,秦沉面无表情地把这碗价格不菲的猫饭倒进了垃圾桶,给许涧盛了一小碗米饭。

见许涧低头小口吃米饭,秦沉给自己找台阶:

“看来是网上的食谱有问题。”

对于秦沉的强行挽尊,许涧喵了一声以缓解尴尬。

反正坚决不承认是自己操作失误就是了。

见许涧的目光中往醋溜鱼上飘,秦沉便给他夹了一大筷鱼腹肉,道:

“这鱼是餐厅做好送来的,绝对好吃。”

见许涧看着鱼肉猫眼放光的样子,秦沉又不放心叮嘱了一句:

“有鱼刺,你吃慢点,当心鱼刺。”

话落后,秦沉又觉得自己说了句废话,牛奶是猫,猫怎么会被鱼刺卡住。

许涧心里的想法和秦沉一模一样,根本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毕竟猫都能生吃鱼,又怎么会被鱼刺卡住?

两分钟后,不听秦沉言的许涧就感觉喉咙一痛,一口鱼肉瞬间咽也不是吐也不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好像……真的被鱼刺卡住了……

许涧从喉咙里发出几声呜呜声,被鱼刺卡到上医院的惨痛经历再次在他心中浮现,让他惊慌地睁大了眼。

猫难道不是有特殊的吃鱼技巧吗?!他怎么会被卡呢?

一口肉哽在嗓子里也不舒服,许涧张大嘴试图把它吐出来,然而鱼肉是吐出来了,刺还卡着。

见许涧这副难受的表情,秦沉一惊,反应过来他是被自己说中了,赶紧放下筷子去查看他的情况。

许涧清楚秦沉是想帮自己,于是两只前爪抱住他的手腕,尽量长大了嘴,方便他用手机自带的手电筒看自己嗓子的情况。

秦沉眯着眼睛看了几秒,表情严肃地关了手电筒,轻轻拍着许涧脑袋安慰:

“鱼刺太下去了看不见,得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