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偷吃(1 / 2)

秦沉虽然一向浅眠,但他并不是被许涧弄出来的这点动静吵醒然后寻声而来,只是醒来后没看见他的宝贝猫,起来找猫的。

然后他就在洗手池收获了一只四仰八叉喵喵叫的狼狈猫。

笑着把来许涧从打滑的洗手池中抱出来,秦沉又是好笑又是心疼:

“我在猫粮旁边给你添了水,渴了不用来卫生间找水喝,这里面的水不干净。”

秦沉不知道许涧来卫生间是解决个猫问题,见他站在洗手台上脸上的毛都打湿|了,还以为他是渴了来喝水的。

许涧被秦沉抱离卫生间,听了他的话又急又气:

谁躲在厕所喝水啊!

他知道有些宠物渴了会喝马桶里面的水,但他许涧就算是渴死,从阳台跳下去,他都不会喝马桶里面的水!

并且绝对不会真香!

他就算变成一只猫了也是一只讲究猫!

想到这里,许涧不轻不重地隔着睡衣拍了秦沉一爪子,心想——

要不是你突然出现吓我一跳,我也不会摔倒!

秦沉根本没把许涧这软|绵绵、仿佛挠痒痒的力度放在眼里,抱着他去墙角放猫粮和水的地方,放下他后指了指两个猫盆:

“牛奶,以后渴了就来这里知不知道?”

秦沉语气温柔,许涧却不领情,脑袋一扭,都不正眼瞧水和食物一眼。

可以说是非常不给面子了。

许涧转头看了秦沉一眼:“喵~”

不吃不喝,我要去睡回笼觉了再见!

见许涧丝毫不理睬猫粮,秦沉扫了一眼旁边的猫粮袋子暗暗记下品牌名字。

看来牛奶不喜欢这个牌子的猫粮,下次不买这个了。

秦沉跟在许涧身后|进了主卧,然后弯腰伸手拦截住准备往猫窝里爬的猫,随即脚步一转,抱着猫往问床|上走。

秦沉摸了一把猫背,自言自语:“现在还早,牛奶你就陪我睡吧。”

等突然悬空的许涧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秦沉抱在怀里塞进被窝里了。

秦沉刚离开没一会儿,床|上还有他的余温。

脑袋枕在秦沉臂弯的许涧下意识想挣扎,半眯着眼睛的秦沉却突然凑过来在他鼻头亲了一口,嗓音慵懒又性|感:

“牛奶乖,再陪爸爸睡一会儿。”

说完秦沉用手掖了掖许涧身边的被角,把他严严实实地捂在自己怀里,就露出一颗猫头透气。

猝不及防多了一个爸爸的许涧对着秦沉张嘴:“喵——喵喵!”

不要占猫爷便宜,谁是你儿子啊?!

对于许涧的反抗秦沉不为所动,心满意足地搂着猫闭着眼睡自己的,许涧自己喵了一阵没得到回应也觉得没意思。

其实许涧的四条腿就抵在秦沉身上,他的肉垫下藏着锋利的爪子,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在秦沉胸膛上挠两爪子留两爪印,秦沉吃痛绝对就会放开他。

可是……

许涧眯起一双猫眼盯着秦沉近在咫尺的睡脸,到底没下得去爪。

别说现在,就算没变猫之前,许涧也很少遇到像秦沉这样真心对他好的人。

他签了公司后背井离乡这么多年,唯一待他好的也只有好友陈豆豆一个。

尽管许涧知道秦沉对他好,只是因为他现在是只猫,毛绒绒地刚好戳死了这人的萌点。

但是秦沉在自己食不果腹、仓惶不安的时候,给了自己一杯热腾腾的牛奶和一个临时的家,让他以后不必在野狗口中逃生,在野猫嘴里夺食。

所以许涧虽然对秦沉崩得一塌糊涂的人设诸多吐槽,但心里还是很感激他的。

要不是因为他,自己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饿肚子……

加上秦沉怀里的确挺舒服的,被子捂着也比猫窝暖和,于是许涧抗议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他成功地把自己和秦沉喵睡着了。

…………

秦沉再次醒来时,一睁眼就看见闭着眼睛睡得快要打呼噜的猫。

这个场景太过治愈,秦沉心底软成一片,屏住呼吸去够放在旁边的手机,准备拍照留念。

关掉闪光灯做贼似的拍了几张许涧的睡照后,秦沉还不满足,小心翼翼地把脸凑近,想要和他家牛奶拍张温馨的合照。

然而变猫后许涧听力超乎常人,听到秦沉挪动衣物的摩擦声后,他耳朵尖一动,睁开了自己那双冰蓝色的眼睛。

然后许涧一睁眼就看见秦沉凑得越来越近的帅脸,他以为秦沉又想偷亲他,迅速把两只肉垫从被窝里伸出来抵在秦沉的嘴唇上。

前进的道路受到阻碍,看镜头的秦沉低眼一看,就见牛奶两只肉垫交叠着按住了自己的脸。

一人一猫对视,许涧:“喵…喵!”

又想吃我豆腐,没门!

秦沉听后握住许涧两只肉垫放在唇边亲了亲,眼带笑意:

“小可爱你醒了啊。”

听到这个称呼,许涧差点炸毛,不满地冲着秦沉叫唤了两声,那意思——

你不要乱叫!

隔空撸猫多年却没实践经验的秦沉,把许涧的抗议当成奶声奶气的撒娇,又笑着揉了他毛几下后才起床洗漱,留许涧一只猫在床|上泄气似的踩了踩秦沉的枕头。

早餐是秦沉自己熬的粥,里面有撕成细丝的鸡肉和青菜,配一只煎蛋和几样买来的小菜,营养均衡又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