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性别(1 / 2)

在今天之前,许涧从来不知道外界传闻冷漠毒舌难相处的秦沉是重度毛绒控。

毛绒控就算了,竟然还悲催地是个动物嫌。

但他又转念一想,自己当了二十几年的人都能一朝变猫,秦沉有这特殊技能也不奇怪了。

秦沉带许涧来了一家一看就很贵的宠物医院,这家医院是治病美容一站式服务。

登记后许涧先是被带着口罩手套的美容师带去洗澡,秦沉不是很放心地跟着走了两步,一旁的医生见状,善解人意地开口:

“秦先生,我们可以进去谈。”

秦沉戴着一只遮了半张脸的黑色口罩,但是宠物医院的工作人员还是从他的眉眼中和声音中猜出了他的真实身份,所以对他格外热情客气。

大家对公众人物总是有特殊优待。

而秦沉被各种动物敬而远之已经这么多年了,现在猛然遇见不怕他、愿意亲近他还让他抱的许涧,自然是一步都舍不得离开,听了医生的话后毫不犹豫地点头。

抱许涧去洗澡的是一位年轻的美容师,在意识到是她待会儿要给自己洗澡后,许涧心里还有点不好意思——

他现在虽然是猫身,身体里却是成年男性的的灵魂……

想到这里,许涧抬起两只前爪捂了捂脸。

和医生一起进来的秦沉一推开门,刚好看见许涧窝在美容师怀里双爪捂脸的小模样。

身为毛绒控的秦沉当场受到可爱暴击,连身边的医生叫他都没听到,脑海中只有一句话刷屏——

牛奶好可爱,我得拍下来!

美容师把许涧放下,不放心地看了他一眼后去水池边放水,见他乖巧坐着不乱跑很是意外,转头对秦沉道:

“秦先生你的猫好乖啊。”

被夸的是许涧,秦沉却矜贵地对美容师抬了抬下巴,眼里的骄傲和自豪就简直不要太明显:

“牛奶一直很乖。”

许涧站在冰冷的瓷砖上,一边庆幸自己肉垫厚一边吐槽秦沉刚才的话:

认识才不到半天,不要说得我们好像是老相识好不好?

还有,别人要洗澡了,你能不能不要拿个手机拍来拍去?尊重一下个人隐私行不行?

许涧觉得自己现在虽然是只猫,但还是要脸,于是不满地对秦沉喵了两声,那意思——

大哥您能不能别拍了?洗澡呢。

秦沉一心两用,一边和医生讨论许涧待会儿要做的几项检查,一边给他拍照,见他对自己叫后,脸上的喜色口罩都挡不住,乐呵呵地想:

牛奶正跟我说话呢,声音奶声奶气的,好乖!

考虑到许涧是流浪猫,所以医生建议洗完澡后做一个全面的检查,秦沉毫不犹豫地点头:

“好。”

全身检查不便宜,秦沉答应得太爽快,倒是打断了医生心里一大堆准备好的话。

不过转念想到秦沉的身份,医生又理解了,大明星随便接一个广告赚的钱比他一年的工资都高,自然是不在意这点小钱的。

很快美容师放好热水,然后转脸叫来另一个同事,让他抱许涧去水池。

猫猫狗狗大多怕水,每次给它们洗澡都是一场战争,宠物医院的工作人员都有经验了,不管下水前它们在你怀里多乖顺,一旦沾水就开始惨叫并且疯狂挣扎,一不注意就会被抓伤或咬伤。

所以现在给宠物们洗澡基本都是两个人,一个控制宠物不挣扎一个洗,互相配合。

然而很快美容师就发现给这只白猫洗澡并不需要两个人,因为他遇水后不但不挣扎,还眯着眼一脸享受的模样。

许涧已经好几天没洗澡了,身体一接触到温度适宜的水后舒服得感觉浑身毛孔都被打开了,别说挣扎了,他恨不得直接泡里面。

美容师加了驱虫的药剂,所以水池里面的水呈浅蓝色,许涧动了动鼻子,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

许涧记忆中这是第一次有两个人还帮他洗澡,但他从小到大一直奉行的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所以两位美容师就看见令人惊奇的一幕:

漂亮的白猫把前爪浸在水池中,两秒后又抬起来,然后用沾了水的爪子去擦自己的脸和脑袋。

刚开始美容师还以为这只是偶然的动作,但是白猫如此反复了好几次,甚至还用肉垫去捞旁边浮在水面上的泡沫往自己脑袋上抹……

两位美容师愣愣地看着许涧的略笨拙的动作,惊呆了。

一旁的秦沉转眼见他们两人一直没动作,往前走了一步,沉声开口问道:

“怎么了?”

美容师们面面相觑,下一秒不约而同往旁边挪了挪,露出被他们挡住身后的猫,好让秦沉和医生看到水池里面的许涧。

与此同时,最开始的那位女美容师傻眼地看着许涧的动作,语气里满是不确定,缓缓开口:

“秦先生……你的猫好像在……自己洗澡?”

她的同事在一旁点头,在心里补充:秦先生,你家猫好像成精了!!

这猫洗澡时别说挣扎挠人了,连叫都没叫一声,还会自己洗脸洗头,这不是成精了是什么??

秦沉听了美容师的话也愣了:“牛奶自己洗澡?”

而许涧则是动作一滞,心里暗道不好——

一时大意,忘了自己现在是只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