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养猫(2 / 2)

许涧现在最听不得的就是吃,闻言瞬间就乖窝在秦沉怀里不动了。

民以食为天,猫也为五斗米折腰。

在食物的诱|惑下,许涧就这样被秦沉带回了家。

进屋之前,许涧还在担心秦沉的反常是不是因为当明星压力太大,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准备用吃的把自己拐回家,然后关上门虐猫什么的。

不过在进门之后看见客厅的布置后,许涧立马打消了心里的猜疑。

看着满客厅的毛绒玩偶,许涧觉得震惊之余又理解秦沉的反常了——

这人哪里是什么虐猫的变|态,这明明是毛绒控啊!

还是重度的那种。

秦沉关好门后轻轻地把许涧放在柔软的地毯上,也不怕浑身脏兮兮的许涧会把干净的地毯弄脏。

秦沉双手撑在膝盖上,对许涧道:

“咪|咪你乖乖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我去厨房给你拿吃的好不好?”

对于‘咪|咪’这个称呼,许涧已经无力吐槽了。

等秦沉一步三回头地去厨房后,许涧动作迅速地窜到门边,他倒也不是想趁秦沉不注意逃走,而是在门口的地毯上狂蹭自己脏兮兮的肉垫。

秦沉家里地板干净得许涧能当镜子照,他一低头就能看见自己灰扑扑的模样和快缠绕在一起的毛。

虽然脏成这样不是许涧愿意的,毕竟几天的流浪生活让他吃饱都难,更别说是洗澡了。

但浅灰色的地毯被自己一踩一个脚印,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哒哒哒地跑到地毯上做清洁了。

等确定自己的爪子干净了很多后,许涧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惨不忍睹的进门毯,只内疚了一秒便用爪子笨拙地去掀地毯,妄图把地毯对折,把脏的地方藏起来。

秦沉端着热好的牛奶和荷包蛋还有吐司出来的时候,没在客厅瞧见白猫的影子,心里一咯噔——跑了?

还反应过来,秦沉就听到身后传来小声的猫叫声。

秦沉一转头,就见自己心心念念的小猫正和门口那块地毯较劲。

放下手里的东西,秦沉笑着朝许涧走去,嘴里唤道:

“喵喵,先过来吃饭,等吃饱了再去玩好不好?”

因为爪子不方便,扒拉地毯一直对折不成功、已经在气急败坏边缘的许涧听到秦沉的话后动作一僵,下一秒转头对着他就是一嗓子:

“喵——”

他才不是在和地毯玩!

但是许涧不满的情绪只维持了两秒,因为他瞧见了茶几上的牛奶和吐司。

美食当前,许涧思维和动作开始不受控制,放开已经被他挠得掉了不少毛的地毯,两眼发直地朝秦沉走去。

客厅连地上都堆满了五颜六色的各种玩偶,都快没地方下脚了,所以秦沉把许涧抱上了茶几,让他在茶几上吃。

许涧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吃的,至于餐桌是在哪里完全不关心。

见许涧吃得津津有味,秦沉盘腿坐在地上,用手机对着他连拍了几张照片后心满意足地撑着脸看他,自言自语道:

“吃了我的东西,你以后可就是我的猫了。”

“总不能一直叫你咪|咪或者喵喵,得给你起个名字……”

也不给许涧反对的机会,秦沉目光移到那快被许涧喝光的牛奶上,顿了顿,然后道:

“既然你这么喜欢喝牛奶,不如就叫牛奶吧?”

家里就只有一人一猫,许涧忙着吃饭没反对,所以没人提出异议,他牛奶的名字就这样被秦沉草率地定下了。

秦沉办事效率很高,既然决定要养许涧,在许涧吃饭的时候他就已经联系好了附近的宠物医院,准备待会儿就带许涧去洗澡检查打疫苗。

许涧把秦沉和宠物医院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但他也没‘喵’一声表示反对,他是应该检查一下洗个澡了。

对于秦沉说的要养自己这件事情,许涧还没想好,他还要去找自己原身,不可能待在这里给秦沉当宠物猫。

但是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留在秦沉身边比在外面流浪好很多,有吃有喝,不用担心突然冒出来的野猫野狗,说不定还能趁秦沉不在家借用一下他家的电脑查一下他车祸的事情……

许涧默不作声地埋头吃自己的,心里却把留在秦沉身边的利弊分析得一清二楚,最后他决定暂时先留下,给自己一个缓冲时间。

决定留下来后,在吃完饭后秦沉抱自己去宠物医院时,许涧也没挣扎,乖顺地让秦沉都觉得意外,忍不住摸了摸|他脑袋,夸道:

“牛奶你这么乖的吗?”

许涧觉得牛奶这个名字也不好听,但终归比喵喵咪|咪好一点。

在去医院的路上,秦沉高兴地给他的好朋友打电话炫耀自己终于有猫了。

而从秦沉和电话中那人的聊天中许涧得知,秦沉虽然是个重度毛绒控,却被好友送了一个‘动物嫌’的外号。

就是不管是有毛的还是没毛的动物,都莫名嫌弃秦沉,不愿意亲近他,他以前也尝试过养猫养狗,但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因为那些猫猫狗狗永远会和他保持至少一米的距离……

对于秦沉这奇特的体质,许涧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吐槽,心想:

所以我就是刚好撞枪|口上了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