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养猫(1 / 2)

许涧认识眼前这个男人。

准确地说,现在只要会上网会看电视的人,都认识秦沉,就算不知道他的名字,也对他那一张脸印象深刻。

秦沉虽然只比许涧大两岁,在娱乐圈的人气和地位却和许涧是两个极端:

秦沉年少成名,离三金影帝就差一座奖杯。

许涧是默默无闻的炮灰群演,他是炙手可热的双金影帝,许涧出车祸都在观众心里掀不起一点水花,他拍戏手擦破皮都有万千粉丝哭嚎着心疼让他好好照顾自己……

对比显示出差距,秦影帝一直是需要许涧这等糊到老家的小演员仰望的存在,所以现在乍一看见他,许涧愣得都忘了地上的火腿肠了。

秦沉看到身边突然出现的白猫也惊了,然后身体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心里已经被感叹号刷屏——

毛绒绒!!

秦沉的动作不大,许涧却猛然回神,站起身来谨慎地往后退了几步,直到尾巴触到长椅冰冷的铁质扶手。

一双又大又圆的猫眼紧紧盯着秦沉那张冷峻的面孔,许涧满心戒备,做好随时开溜的准备。

因为地位悬殊,许涧以前从没见过秦沉本人,但却听过很多关于他的传闻:

年少成名的秦沉不管是从能力还是长相身材来说,都堪称完美,但性格却不如他演技那般受人称赞。

秦影帝恃才傲物,脾气极其暴躁,在采访现场当着多家主流媒体的面骂哭提问记者,对旁人缺乏耐心,耍大牌的新闻隔三差五就上热搜……

虽然许涧不清楚这些负面传闻到底几分真,但现在看见秦沉那张冷着的脸,觉得传闻起码有五分真。

这人私底下都冷着一张脸,仿佛被人欠他五百万没还一样,脾气能有多好?

想到这里,许涧看看地上沾满灰尘的火腿肠,再看看秦沉。

就在许涧犹豫是立马开溜,还是争取一下让秦沉赔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口粮的时候,余光却看见秦沉小心谨慎地朝他伸出了手:

“喵喵?”

秦沉刚才的语气太过温柔,成功让许涧想跳下长椅的动作一顿,转头有些惊愕地看着他。

转头对上秦沉双眼时,许涧有种春天到了,冰雪消融万物复苏的错觉。

见白猫听到自己声音有反应,秦沉心里一喜,眼神又温柔了几分:

“喵~”

许涧看着秦影帝,满心复杂,心想:这人在这里喵什么呢?指望我能听懂还是咋的?

变成猫后许涧虽然能听懂猫语,但人类的学猫叫的声音他是听不懂的

于是许涧对着秦沉喵了两声,那意思:说人话,你学猫喵喵喵地我听不懂。

而得到回应的秦沉更高兴了,又对着许涧喵了几声,许涧:“……”

算了,无法沟通。

也许是在电视里手机上见惯了秦沉那张冷若冰霜的脸,现在看见他这副温软柔和的表情,许涧还觉得有些不真实。

但对着秦沉那张颜如冠玉的脸,许涧和其他人一样没办法直接转身走。

许涧身体一转面对秦沉,随后抬起肉垫拍拍长椅,仰头看他:

“喵喵。”

别喵了,有事说事。

就在这时,秦沉一直抬着没有收回的手终于放在了许涧毛茸茸的脑袋上。

许涧也没躲,眯着眼睛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秦沉的手在白猫脑袋上停顿了两秒,见它没躲后双眼微微睁大,声音又惊又喜,还有些不敢置信:

“我撸到猫了?”

说话的同时,秦沉的手还在许涧的背上轻轻地摸了两下帮他顺毛。

许涧看着突然变得激动的秦沉,猫脸懵逼:“喵喵?”

…………

直到被秦沉动作轻柔地抱回家,许涧还是在想这位双金影帝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刚才在楼下秦沉和他牛头不对马嘴地对喵了几个回合,随后秦沉指着地上的火腿肠,终于跟他说了中文:

“还吃吗?”

不等许涧反应,秦沉蹲下|身捡起地上的火腿肠递到许涧嘴边。

看着眼前沾满灰尘的火腿肠,许涧嫌弃地扭头,同时把肉垫搭在秦沉的手上,用力地往外推了推。

对这半截火腿肠,许涧全身心都透露出抗拒,就算秦沉听不懂猫语也从他紧紧皱着的眉头看出他大写的拒绝了。

秦沉笑着把被嫌弃火腿肠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顺着许涧的毛自言自语:

“看你这样子,应该是不小心跑进来的流浪猫?”

然后秦沉就突然把许涧抱在怀里起身,许涧反应过来刚想挣扎,又听他用哄小孩子的声音温柔都开口:

“我家里有很多好吃的,你跟我回家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