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秦沉(1 / 2)

对着三只野狗喵了一阵,欣赏够对方气急败坏却无能为力的模样后,许涧不再管它们,拖着步子往前面走几步到了光线比较亮的位置。

围墙高目测两米五,方才情急之下没注意,现在脱离困境后许涧抬起自己右前掌看了看,心道——

不愧是猫,跳跃能力是真强。

这么高的围墙,就算有支撑,他做人时也绝不可能这样干净利落地跃上来。

在心里夸了自己一通,许涧站在墙上朝地下看,思考从这里跳下去的话,自己会不会崴爪受伤。

许涧原本身高181,两米五的高度在以前,他是根本不放在眼里的,随便跳!

可惜现在他只是一只饥肠辘辘的可怜小猫咪。

所以这高度在现在的他眼里,不亚于以前从二楼跳下来。

虽然知道猫因为身体构造和其他动物不一样,这点高度根本不是问题,但他心里还是打鼓。

他第一回当猫,还不适应现在身体,要是贸然跳下去摔*屏蔽的关键字*怎么办?

迟疑间,许涧听到脚下传来一阵动静,他回身低头看去,就见那三只野狗从杂物堆里面爬出来了,正在墙下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

看着不断挠墙尝试跳跃的野狗,许涧心一横——

崴就崴吧,他现在可有四条腿,就算一条受伤还剩三条,照样健步如飞!

心里这样想着,许涧看了一眼远处那个破烂的纸箱,随后眼一闭从围墙上一跃而下。

落地的前一秒,许涧认为自己这一跃特别像电视里随着女主一起跳崖的男主,肯定特别帅气逼人。

而在接触到地面时,许涧前脚掌传来一阵钝痛,随即腿一软,整只猫在地上滚了两圈才堪堪停下来。

许涧痛瘫在地上,一双冰蓝色的猫眼里满是怀疑猫生——

难道是自己落地姿势不对?

疼懵了的许涧缓了一阵才从地上颤颤巍巍站起来,一半是疼的,一半是饿的。

站稳后许涧活动了下四肢,发现除了痛之外一切正常,没有崴爪也没外伤。

看了看自己周围,许涧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老住宅区内,身后的墙把小区和街道分隔开了。

许涧心里惦记着他那个破纸箱,等脚不那么疼了后便顺着围墙走,准备出小区去拿他的窝。

老小区的角落藏匿着很多流浪猫,许涧这一路就看到不下五只,其中还包括他经常看见的那只热心的狸花。

狸花猫也瞧见许涧了,半眯着眼瞧他,最后慵懒地喵了一声,往旁边挪了挪,尾巴拍了拍让出来的半个位置,看了他一眼后继续眯着眼睛睡觉。

许涧:“……”

得,自己这是再次被狸花同情了。

许涧不确定那几只野狗有没有离开小巷,折腾这一阵几乎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气,他的确是急需休息。

所以许涧只犹豫了两秒,便朝狸花猫走去。

有什么事天亮再说,他当人时不熬夜,做猫时也不做夜猫子。

许涧并没有挨着狸花猫睡,因为他现在也不确定狸花的性别,从长相他分辨不出来,也不想当盯裆猫。

许涧在狸花旁边找了一个干燥的地方,把自己团成一团后抱着自己的尾巴趴着,疲惫地闭上了眼。

…………

第二天一早,许涧被旁边住户家豆浆机工作的声音吵醒,他有气无力地睁眼,动了动鼻头,闻到一股浓郁的豆子香。

许涧不争气地咽了咽口水,肚子适时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他也好想喝豆浆。

晃了晃脑袋站起来,许涧转头一看狸花猫已经不在了,应该是出去觅食了。

也许是饿过了头,许涧觉得此刻比昨晚好受多了,腿也不疼了,他抖了抖毛上沾的几滴露水,慢腾腾从墙角走出来。

“哇,这里有只好漂亮的白猫猫!”

正当许涧贴着花坛往小区大门口溜的时候,一道惊喜的女声传进他耳里。

许涧动作一顿,转头朝声源看去,在目光触及到某一点时,挪不开了。

“它好像是饿了,一直盯着你手上的馒头。”另一道女声。

“是吗,来咪|咪,过来姐姐给你吃香喷喷的馒头。”

女生拿着一袋小馒头蹲下来,冲许涧晃了晃馒头,期待他能成功被食物引诱。

许涧看着眼前这两个穿着高中校服的女孩子,对于其中一人自称‘姐姐’很是吐槽,心想: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面前这只猫比你还大好几岁。

而且……

并不是所有不认识的猫名字都叫咪|咪!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香香|软软没沾灰的馒头对许涧的诱|惑力太大了,所以在女孩蹲下的同时,他四条腿就不受控制地朝她走去。

就怕自己走慢了女生直接把馒头放地上了。

站着的那人声音里有些惊喜,小声道:“他真的过来了诶。”

好在女生并没有把馒头放地上喂猫的打算,而是在袋子里挑了一个,小心翼翼地伸手凑到许涧面前。

许涧从来没发现加了一点豆沙的小馒头这么美味,他张嘴避开女生的手指,两三口就吃完了一个小馒头。

他实在是太饿了。

吃完一个后,许涧对两位女生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又眼巴巴地望着袋子。

还饿,还想吃。

一人准确领会到许涧的意思,道:“它刚才喵了两声,一看就是还没吃饱。”

“那再吃两个……”

女生一边喂许涧一边和同伴说话,两人一致认为许涧这么漂亮的猫不可能是流浪猫,应该是谁家的宠物猫走丢了。

许涧听了心道:我也没想到自己变成猫就算了,还是只风餐露宿、连上顿都没有更别说下顿的流浪猫。

“但是它脖|子上也没有铃铛和名牌,也没办法帮它联系主人……”

就在两位善良的女生聊到她们要不要先养着许涧之后再帮他找主人时,袋子里五个小馒头已经被他吃完了。

五个小馒头对成|人来说塞牙缝都不够,但对现在的许涧来说,他已经七分饱了,猫的胃本来就小。

吃完后,许涧下意识抬手擦了擦嘴,然后揉了揉自己的腹部。

肚子里有点东西后,他觉得自己终于活过来了,尾巴都不自觉地晃了晃。

而许涧的动作看在两位女生眼里就是——漂亮的白猫先是抬起肉垫在脸上蹭了蹭,然后又去挠自己的肚皮。

喂许涧吃馒头的女生捧脸直呼好萌好可爱。

想养!

许涧绕着两人转了两圈,冲着两人道谢,不过出口的还是软|绵撒娇‘喵喵’声就是了。

许涧评估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只能把‘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后一句改成当卖萌相报。

对着两人喵了一阵当报恩,在其中一人被许涧萌得心肝颤、下定决心要养他的时候,他却敏捷地避开她伸过来的手,迅速转身,眨眼间就消失在花坛中不见踪影。

白猫态度转变得突然,两位女生都还没反应过来,他就一溜烟不见猫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