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新婚之夜,无头死尸(1 / 2)

老胡同 隐为者 7324 字 11天前

等到众人都出去之后,王磨盘的儿子,如今王家崭露头角的**人王海生走进来。

他扫视过现场后,低声说道“父亲,您说这事会不会和赫连夫人有关系?”

“你是说是赫连那个**不甘心,又带着人杀过来的?”

王磨盘其实早就想过这个,只是一直都没有说出来,因为他不愿意相信这事是真的。

那个娇滴滴的俏娘们真能做到吗?

她难道已经来到山城了吗?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王海生沉声说道。

“查!”

王磨盘大手一挥“海生,你亲自去调查这事,一定要给我将赫连夫人的人找到,就算是她没有过来,她的人也肯定在城里,一个都不能放走,全都给我抓来!”

“不管是谁,我都要你付出代价!”王磨盘看着满地死尸和空荡荡的库房,挥舞着拳头怒喝。

……

翌日,清晨。

今天是楚牧峰在山城的最后一天,明天就要动身返回金陵城。

至于紫无双肯定是要跟着他走的,不过却是没有住在庄家大院,男女有别嘛。

餐厅中。

“小峰,你准备明天回去吧?”庄知书喝完粥后放下碗筷问道。

“是,外公!”

楚牧峰微微一笑说道“我只请了七天假,算上来回路上的时间,明天就得回去了,不过我回去坐飞机,所以也方便。”

“嗯,火车的确太慢。”庄知书点头道。

“二姨,你公司有任何事都能去找沈家沈清风,他是我在北平认识的,我已经给沈家的沈浪说过这事,到时候他会全权代表沈家和您合作。”

楚牧峰掰下来一小块馒头塞进嘴里说道。

“沈家?好,小峰,谢谢你了!”庄秋叶感激地点点头。

三盛集团是什么来历,庄秋叶这两天也简单了解了下,知道是一家规模不小的公司。

自己的秋叶转换阵地刚开始起步,的确需要人家的帮衬。

“大舅,您的工作调动也不会有问题,以后好好干吧。”楚牧峰跟着扭头说道。

“嗯,我会的。”庄永乐也是满脸喜色。

“小舅。”

眼瞅着楚牧峰看向自己,庄永业连忙摆摆手“行了行了,小峰,我可没有时间去外面折腾,我得留在家里继承父亲的学问。”

“我已经考虑清楚了,跟随着父亲读书做学问。”

“真的?”楚牧峰挑了挑眉头。

“当然!”庄永业肃声道。

“这可是好事,那外公的学术就后继有人了。”楚牧峰竖起大拇指道。

这事庄知书也很满意,毕竟这事是庄永业自己提出来的,而且这小子也有这方面的天赋,要是说加以培养的话,肯定会学有所成。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聊天。

吃完饭后楚牧峰就起身走出去,他今天要在山城逛逛,随便买点东西。

毕竟来到山城,你要是说什么礼物都不带回去的话也不像样。

就是这么闲逛的时候,楚牧峰听说了王家的事。

昨晚王家仓库的事儿没有遮掩住,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如今山城警备厅刑侦处的警员已经将那边彻底封锁住进行调查。

“你说这事最后会怎么样?”楚牧峰微微侧头道。

很显然对这一切都不算陌生的紫无双,紧紧跟随楚牧峰身后,平淡说道“还能怎么样,就这事王家是休想讨得到好,他们想要公道,没有,想要找到凶手,找不到。”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其实是最怕这事被警员接管的,现在这种情况肯定不是王磨盘所希望的。”

“你说得对。”

知道王家底细的楚牧峰深以为然的一笑“不过这事和咱们没有关系了,走吧,去看看你有什么想要的,我买。”

“为什么要买东西给我?”紫无双扬起眉头道。

“呃,谢谢你昨天出手帮我,这个理由行不行!”楚牧峰撇撇嘴。

“什么东西都行?”

“当然。”

“那好,你说的!”紫无双展颜一笑。

结束了一天的买买买,当晚,楚牧峰又和沈浪见了一面,和师兄以及秦建祖打了声招呼,便在第二天,带着紫武双,乘坐飞机离开了这座繁华山城。

……

金陵城,大唐园叶家。

楚牧峰回到这里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找老师,他得弄清楚一些事,没有道理说,稀里糊涂的就让紫无双这么一个女孩子家家跟着吧。

“叶爷爷好!”

见到叶鲲鹏后,紫无双毫无拘束,很自然地弯腰鞠躬说道。

“双儿来了,好好好!”叶鲲鹏连忙招呼着紫无双站起身后笑着说道。

“距离上次见面差不多有三年了吧,你都成大姑娘了,个子也高了!”

“是啊,叶爷爷,有三年了。”紫无双笑道。

“嗯,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今后就跟着牧峰这小子吧,要是他敢让你受委屈,你就告诉我!”

“嗯,谢谢叶爷爷!”紫无双很乖巧地应道,那样子看起来就像邻家女孩,人畜无害。

“行了,去那边找你奶奶聊聊吧,她也很想你呢。”

“好的!”

知道叶鲲鹏要和楚牧峰说悄悄话,紫无双便转身离开了书房。

当这里只剩下两人的时候,楚牧峰迫不及待地问道“老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瞧你这猴急的模样,难道说让双儿这丫头跟着你,你还吃亏了不成?”叶鲲鹏一瞪眼喝道。

“那倒不是,但是我得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不然心里面没底啊。”楚牧峰讪讪说道。

“这事吧说来话长,我就和你长话短说吧。我和紫老头是多年的至交好友,我们两人的关系是非常亲切,能换命的那种。”

“他那心里有件事,一直都想要去做。但却因为要照顾双儿,所以说迟迟不能安心离开山城。”

“这不你过去了,他也了解过你的情况,知道你是一个心中装着国家和民族的热血儿郎,所以说就想要将双儿托付给你照顾。”

“等到他从海外办完那事回来后,再来接双儿回去。”

“行了,事情就是这样,简单吧?你说说你,非要刨根究底的去问,有什么好问的!”

“你那,要做的事就是照顾好双儿。至于对她的安排,你愿意塞到警备厅,或者说力行社都行,只要能保证她衣食住行就成了。”

“怎么,是不是现在翅膀硬了,老师让你办点事,你都不乐意了吗?”

“怎么会,老师之命,弟子自然照办!”

叶鲲鹏的这番解释看似清楚明白,但楚牧峰总感觉里面是有点不对劲的地方。

真要只是管紫无双吃喝住的话,需要找自己吗?

但老师话都说道这个份上,楚牧峰也不会还非要反驳几句。

“不过老师,安排到警备厅或者力行社都不行,我觉得像是她这样的,不适合被条条框框约束。”

“既然您和紫老把她交给我,我肯定会好好安排的。”

“但有句话我要说在前面,我可不会把她当成公主伺候着,要是有事的话,她得去做啊。”

知道对方身手过人,楚牧峰也开出自己的条件来。

“放心吧,双儿没有你想的那么娇弱,你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叶鲲鹏说到这个非常自信。

“不信你和她比划比划?”

“老师,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啊!”楚牧峰嘟囔道。

“呵呵,谁让她的爷爷是紫老头那,我给你说紫老头练的可都是正儿八经的国学武术,不是你想的那种三脚猫的把戏。”

“他是一个博学众家之长的人,而他对双儿又是倾心传授,所以说这个啊,你得悠着点,别得罪双儿这丫头。”

“你难道没听过这句老话,行走江湖,最怕四种人老幼妇残吗?”

叶鲲鹏笑了笑,意有所指地说道。

“老师,我怎么感觉给自己找了一个紧箍圈呢?”楚牧峰皱起眉头故作惨状。

“少得了便宜又卖乖!”

叶鲲鹏瞥视过去,漫不经心地说道“双儿是个非常知书达理,又温柔贤惠的姑娘,你今后要好好对她,知道吗?”

好好对她?

老师,我怎么听这话很不对劲,搞得好像是要嫁闺女似的?

得,这事就这样吧。

反正家里房间多的事,也不差多她一个。

……

中央警官学校,宿舍区。

紧攥着电话的宁傲春满脸怒意,她做梦都没想到,会听到范喜亮说出那样的话,直到现在那番话还在她的耳边回荡。

“我和你不合适,散了吧!”

分手!

范喜亮你竟然敢和我说分手!

只能我和你说分手,你绝对不能和我说!

陷入爱情中的女人都是很盲目的,这说的就是宁傲春。

她这辈子没有对谁动过芳心,就是相中范喜亮。

可谁想到这个榆木疙瘩般的家伙,居然还这样绝情。

两人已经确定关系了吗?

其实是没有的,这事就是宁傲春单方面的这样想,范喜亮那边一直都没吐嘴。

“不行,我要立刻去北平城,找到他问清楚!”

说走就走,宁傲春这股劲上来,谁也别想拦住,她利索的就开始收拾东西,很快就请好假,然后便头也不回地乘坐火车杀向北平城。

范喜亮,你给老娘等着,看老娘见面后怎么收拾你。

……

皇胄大街,楚家。

过来后的紫无双暗暗有点惊讶。

原本在她心中,楚牧峰就算在金陵城有地方住,顶多是个小院子而已。

谁能想到竟然是这么一栋大院落,比自己在山城住的紫竹林都大,可谓是深宅大院。

“以后我就住那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