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歌舞伎町(1 / 2)

歌舞伎町一番街。

苏子鱼抬头看了看前方的红灯招牌,眉头不由微微挑起,轻声道“阴阳师的手笔?”

入口处的招牌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有点像是一个另类的鸟居,这地方的浊气相当混杂,污秽之气混杂着淡淡的恶意,充斥在这个并不大的弹丸之地。

用华夏的说法,这招牌就是**风水的。

不过,这玩意儿根本镇不住里面的妖气,苏子鱼隔着老远就闻到了里面传来的一股若有若无的尸气。

歌舞伎本是日本传统的民族表演艺术形式,起源于世纪江户初期。

二战战火熄灭之后,歌舞伎町一番街的设计建设者们本来是要把这里建设成为传统的以歌舞伎表演为主的娱乐城,但是后来这里的发展却走向了另外一条道路。这块仅有0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已成为世界著名的情、色场所,亚洲最大的红灯区,密布着000多家酒店、陪聊店、情人旅馆、弹子赌场等五花八门的店铺,有0多个**组织上千名黑帮份子分割占据,是日本犯罪率最高的地区。

鱼龙混杂。

苏子鱼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不过以前在上海认识的一些人倒是很喜欢往日本跑,除了爱跑去秋叶原之外,去的最多的就是这些风俗之地。

但用他们的说法,那就是这些地方都很坑。

今天的歌舞伎町似乎并不平静,因为苏子鱼隔着老远就看到了不少的警察,不远处还有一堆人**,除了警察之外最多的就是有着纹身染发断指等特征的极道成员。在日本**是属于合法组织,歌舞伎町一向都是警察和极道组织一起管理,甚至大部分时候都是极道组织在维持治安。

“华人?”

就当苏子鱼准备进去时,一旁走过来了一个年纪二十五六岁的男子,打扮的比较正式,他上下打量了一眼苏子鱼,有点自来熟道“哥们?哪里过来玩的?”

“上海。”苏子鱼停下脚步扫了他一眼。

这个男子额头的灵光泛着一丝血色,看起来最近的运气不会特别好。

“今天就不要进去玩了。”

“里面出了一点事情。”男子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张名片,很认真地递了过来道“我姓陶。你叫我小陶就行了。”

“等过两天你打我电话,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我都能给你安排。”

“价格绝对公道,保证不坑自己人。”

拉皮条的?

苏子鱼似笑非笑地伸手接过了名片,他以前就听说过有华人在东京风俗街拉皮条,专门招待过来玩的华人,没想到今天居然真的遇到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苏子鱼的双眸中闪过一道微弱的灵光。

那个自称姓陶的年轻男子顿时表情便有那么一刹那间的呆滞,随后喃喃道“不太清楚。”

“只听说是**了。”

“控制这里的社团也发生了矛盾,好像是争地盘重新洗牌。我只是负责在这拉皮条,根本接触不到上面的事情。”

苏子鱼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随口道“好了。”

“你最近运气不太好,不要到处乱跑了。找个地方老老实实呆一段时间再出来。”

这个男子应声道“哦。”

然后,他便转身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准备在家里宅个十天半个月再出来。

妖气?

随手打发了这个华人皮条客,苏子鱼突然眉头蹙起,左右看了看四周,直接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歌舞伎町分为一丁目和二丁目。

但其实就是鸡店和鸭店的区别,这地方有着大量的鸭店,日本以前还拍过一些鸭王的狗血电视剧。

苏子鱼感觉到妖气的是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男子,年纪估计还不到二十岁,他一开始在附近晃悠着,突然好似觉察到什么后面露惊恐,直接朝着二丁目的方向逃跑。一丁目就是招牌那边直接进去,而二丁目则略微有些不同,这边树立着无数的情人旅馆,夜总会,俱乐部等等,但是却没有什么**。这边主要招待的是女性客户,墙壁上还能看到一大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男人海报。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今天的歌舞伎町人流并不多,应该是跟最近的治安问题恶化有关。

苏子鱼走得不快不慢。

但是那个染着黄色头发的男子却并不能逃出他的视线,而对方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害怕,仿佛是想要看清苏子鱼的模样,在逃跑时他突然回过头来,身体还是朝着前方保持着跑步的姿势,可是脖子和脑袋却突然扭转了一百八十度,直接脑袋面朝后方向前奔跑着。

“咦?”苏子鱼看着对方都快拧成麻花的脖子,眉头不由挑了挑。

黄头发男子一转身钻进了旁边一个阴暗的胡同内。

当苏子鱼跟上走进胡同时,突然间一颗面目狰狞的人头飞了过来,青面獠牙,双瞳中燃烧着一丝鬼火,张口朝着他喷出来了一团幽绿色的火焰。

飞头蛮?

苏子鱼屈指一弹,飞到面前的鬼火直接灰飞烟灭,在对方瞳孔一缩,转头想要逃跑时,他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经是在那颗狰狞头颅的后方,轻轻地伸手捏住了它的头盖骨。

“不要杀我!”

“我是侍奉针女大人的仆人!……你如果杀了我!……针女大人一定会报复你的!……”飞头蛮整个脑袋都在颤抖。

苏子鱼的手指虽然只是轻轻地捏在它的头盖骨上,但是它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对方只要轻轻一用力自己就会脑浆崩裂。

“针女?”苏子鱼捏着眼前的飞头蛮转了几个圈。

就好像是打篮球在手心转圈一样,飞头蛮的脑袋头朝下原地旋转了七千二百度,一张青面獠牙的脸都有些扭曲发紫了。

他看着眼前的飞头蛮,直接发动了心灵暗示道“带我去见她。”

这只是一个小喽啰。

在鬼京都里面,飞头蛮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妖怪,平日里就喜欢半夜飙头,总想着跟夜巡游捉迷藏,真正动手反而不是其他妖怪的对手。

投篮!

苏子鱼随手将掌心的飞头蛮扔了出去,很准确地扔到了不远处一具浑身僵硬的无头躯体上。

看起来东京的妖怪还抱团了。

正好。

不用他一个一个去找,直接找到它们的老巢一锅端了就行。

黄头发男子的表情稍微有点呆滞,他转身带着苏子鱼朝着一家夜总会的方向走去,那里似乎是歌舞伎町颇为有名的一家鸭店。

“禁止入内。”

在夜总会的后门站着两个凶神恶煞的男子,外露的手臂上是一片花花绿绿的纹身,其中一个人还断掉了小拇指。这两个人的腰间都鼓囊囊的,里面应该是佩戴着**,在扶桑极道组织其实很少动用**,日本对**的管制也是非常严格的。

黄头发男子在这里的地位好像还不低,当他进去时两边的守卫都鞠躬行礼。

“看起来这些妖怪已经往日本的极道组织渗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