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自比汉武(1 / 2)

朔明 特别白 3677 字 11天前

点着龙涎香的宫殿内,暖意融融,登基称帝已有四十五个年头的朱翊钧躺在宽大的龙榻上,只穿了件明黄色的绸衫。

这位十岁就登基做了皇帝的大明天子,如今也已垂垂老矣,他的身躯臃肿,蜷曲的右腿看上去比左腿不但瘦弱许多,还短了些许。

“皇爷,方阁老来了。”

王安轻轻唤醒了半眯着打盹的皇帝,最近外朝的坏消息不断,皇帝生气之下已有十多日没召见方从哲这位首辅。

“给首辅看座。”

朱翊钧睁开眼,看到站在远处的当朝首辅,吩咐了声道,自从叶向高走后,方从哲做事谨慎,朝政处理得也妥当,君臣间也算相得。

“首辅来见朕,是有好消息了。”

这些日子,朱翊钧心情很是不快,山东河南灾荒,大过年的有人**,就连顿安心饭都不好。

“皇上,延绥总兵大胜套部,斩首四千余级,切尽、摆言太二部汗王首级及金帜已命人押运进京。”

方从哲送上了手里的公文,给了边上的太监王安,随着皇帝的点头,王安打开这份公文读了起来,虽说他在内直房的时候已经看过陕西镇守太监送来的公文,但是都不如眼前这份详细。

朱翊钧的脸上露出喜色,这两年尽是些坏消息,没一件事能让他舒心的,如今能有这么一场胜仗,是件好事。

“朕记得,这个延绥总兵是刚上任没多久吧?”

“皇上,去年秦王谋逆案后,前任总兵杜文焕称病辞官,其子杜弘域以副总兵接任总兵。”

“杜文焕,朕倒是有些印象,他岁数比朕还小吧,怎么就称病辞官了?”

“杜文焕早年曾随其叔杜松数次出征河套,战场上落了伤,去岁旧疾复发,不能理事才上书向朝廷请辞的。”

方从哲知道皇帝的性子多变,时而大方,时而多疑,这两年则是越发地多疑起来。

“杜松那粗胚如今可好?”

“杜松在山海关,据说每顿能吃三大碗饭,牛羊肉两三斤。”

“这粗胚打了半辈子仗,到头来还不如他的儿孙辈,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朱翊钧笑了起来,他虽然不理朝政多年,可是对于朝中大将依旧清楚,这杜松半辈子都和套部打仗,来来**赢过许多仗,也输过许多仗,就是这粗胚嘴巴太臭,敢骂读书人,不然又岂会起起落落好几回。

“首辅,你和兵部合计合计,该赏赐多少银两……”说到这里,朱翊钧顿了顿,踯躅了下后道,“从朕的内帑出吧!”

方从哲看着皇帝那副犹豫的样子,也不由苦笑,国库空得能跑耗子,这真要**行赏,不从皇帝的内帑出钱,还能从哪里出。

“皇上,杜总兵这道公文后面说了,他将缴获的牛羊牲口分于兵卒,所以这趟向朝廷请功,不求银钱,只求朝廷能将军将们的升迁官职落到实处就是。”

王安刚才念了大半就被皇帝打断,没有念下去,所以方从哲不得不出声道,三大征后,对于边军的战功,朝廷总体上是消极的,一来是皇帝不愿花银子,二来百官们也是怕边将善启边衅,以此挟功求赏,故而过去边军们即便打了胜仗,那有功的将士往往也等不到朝廷的奖赏,由此边事日坏。

这回要不是杜弘域上报的战功惊人,朝廷哪有那么快就派人前往核查,要知道兵部缺员言重,不然薛三才这个兵部尚书又何必找熊明遇这个兵科给事中,也就是熊明遇曾在兵部当差,认这个老上司,才愿意这般顶风冒雪的来回奔波。

“念。”

朱翊钧还是头回见到请功不要钱的武将,然后随着王安念完这份公文的最后部分,他倒是不由笑起来,“这杜弘域倒是个聪明人,他既然不要银子,他所请诸事,首辅和兵部议一议,尽快上个条陈,朕允了就是。”

“是,皇上。”

见皇帝心情不错,方从哲犹豫了下,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开口道,“皇上,山东民乱虽平,可是仍有饥民数万嗷嗷待哺,臣请皇上发内帑赈济灾民。”

“说来说去,还是盯上了朕的银子,首辅啊,你说朕攒在内帑攒下这些金银容易吗?”

朱翊钧看着跪倒在地上的方从哲,不由叹了口气,“首辅起来吧,既然杜弘域那里不求赏银,朕就权当仍出了这笔犒赏银,就拨十万两于你,不过你要答应朕,这笔银子需用到实处,莫要还没出了京师,就先漂没了三成,再到了地方,不知能有一半用到那些灾民身上吗?”

“皇上放心,赈济灾民的事情,臣会亲自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