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居功至伟的梁太后(中)(1 / 2)

“什么都可以问吗?”

梁美娟惊喜的抬起头,她的确有很多问题,只是有些太过私人,不知道怎么开口。

“可以的,我保证不会撒谎。”

郑观媞暗暗叹一口气,虽然她也留念那种“家”的氛围,不过闹剧应该到此为止了。

亲情什么的,大家族里本就不配享受,勾心斗角才是主流,刚刚能稍微体验一下,感觉真不错啊。

“问吧,阿姨。”

郑观媞将色泽饱满的咖啡色长发捋在耳朵后面,从容面对谎言撕破的那一刻。

“那我开始了哦。”

梁美娟眼睛发亮,语气也变得很欢快。

“小郑,你以前在哪个国家读书啊,他们的大学也和我们差不多吗?”

“你这么漂亮,为什么只和汉升相处过,以前没男生追求吗?”

“你俩平时怎么交往的,说实话啊,阿姨对你了解的不多,只顾着认识其他两个;;;;;;咳!”

;;;;;;

郑观媞看着这个中年妇女啰嗦半天,好像没一句是有用的,她一开始是错愕,接着眼睛就弯了起来,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

“阿姨,您就这些问题吗?”

郑观媞指了指自己肚皮:“我以为您最关心这个呢。”

“这个自然是最关心的。”

梁美娟瞪着眼睛说道:“可是你才多久啊,一个多月而已,阿姨是过来人,怀孕没那么可怕的,你只要谨遵阿姨的嘱咐,我保证不会出一点问题。”

听到梁美娟反而来安慰自己,郑观媞这才明白,原来在已经生过孩子的妇女眼里,怀孕只是一个过程,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只要好好养着就行了。

自己没有经验,还以为梁美娟时时刻刻都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呢。

这时,郑观媞心态突然有了点变化,她已经做好准备要坦白了,不过想岔了以后,郑观媞又觉得庆幸,还好这个中年阿姨没有问起那张医院检查单啊。

“如果不好回答的话,那也没有关系。”

看到郑观媞怔怔的不说话,梁美娟以为是自己问的太深了。

“没有,阿姨。”

郑观媞从桌子后面绕出来,第一次坐在梁美娟旁边。

“我和陈汉升的事情呢,这个由他讲比较合适,不过我可以和您讲讲外国的大学,还有那些年曾经追过我,又被我无情拒绝的男孩子们;;;;;;”

这一讲就是两个多小时,因为梁太后问题实在太多了,而且有一些还让郑观媞无法回答。

比如,美国那边白菜价格多少啊、有人在家里养猪吗、孩子上学需要找关系吗;;;;;;

首次面对这种充满人间烟火气的八卦,郑观媞也是一边笑一边胡扯,9点左右的时候,郑观媞看到梁美娟打了个哈欠,准备让司机送她回去休息。

“不用了,我不爱坐小车。”

梁美娟拎起了布包:“阿姨还不到50呢,腿脚麻利的很。”

“好,那阿姨慢走。”

郑观媞没有问“您明天还要来吗?”,反而等到梁美娟下楼后,她的笑容一点一点收敛,最后把总经办秘书蒋云云喊过来。

“你去追上陈汉升母亲,委婉的告诉她,其实我不爱喝北方的浓汤,让阿姨以后不要这么麻烦了。”郑观媞吩咐道。

“好!”

蒋云云转身就要去执行命令。

“等等!”

郑观媞突然又喊住了她:“不要以我的名义透露,就说你自己发现的。”

蒋云云沉稳的点点头,郑总很少吩咐私人事情,她以前甚至能秘书都不爱用,只是洪仕勇过来以后,既要兼顾生产,又要扳手腕,这才提拔一个秘书从旁协助。

“这件事情一定要妥善的办好。”

蒋云云心里想着,她年轻步子快,很快就赶上了梁美娟:“阿姨~”

“你呀,有什么事吗?”

梁美娟转过头问道。

“阿姨,您住哪里啊,我也正好下班了,能陪您走一下吗?”

蒋云云也是个聪明的姑娘,她看得出来自己老板很喜欢这位中年妇女,所以连拒绝这份善意都不想自己说出口。

因此,蒋云云也没有武断的转告一声,她打算陪着梁美娟走回去,在路上借机说清楚这个事情。

这一切都被楼上的郑观媞注视着,一直等到两人背影离开电子厂,郑观媞才默默走回座位。

尝着由苦转甜的咖啡,回忆着刚刚聊天的内容,笑容不知不觉就会流露出来。

“其实,我还是挺羡慕陈渣男的。”

郑观媞感叹一句,再次睁开眼睛时,那点温情已经不存在,盯着电脑的面孔一脸严肃。

明天的会议又是一场唇枪舌剑,郑观媞打算上马“复读机和mp4”等项目,只是被洪仕勇不讲道理的拦住了。

;;;;;

从电子厂走路到天景山小区,走路大概40多分钟,蒋云云毕业于河海大学,建邺有名的高校之一,两人的话题还是很多的。

不知不觉来到义乌小商品城,蒋云云感觉气氛逐渐融洽,这才斟酌着说道:“阿姨,我有个事一直想告诉您,又担心您生气。”

梁美娟笑呵呵的:“什么事你尽管说,除了对陈汉升,阿姨其实事情没那么容易生气。”

“其实啊,郑总不是很习惯喝您煲的汤。”

蒋云云一脸小心翼翼的表情:“因为她是香港人,香港人不喝这么浓的汤底的。”

“啊?”

梁美娟听了一愣:“她今天喝的不少啊。”

“那是因为。”

蒋云云低声说道:“因为您是长辈啊,所以郑总不好意思推脱。”

“你这样一讲,那我也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