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靖康之难(三十六)(1 / 1)

然而,金人一边谈判一边进军,自八月开始,两路大军迅速南下,毫无止兵之意。唐恪感到情况很不乐观,多次提醒宋钦宗:“金人今冬必来。”

打不过又谈不拢,怎么办?唯一正确的选择,便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唐恪于是密奏宋钦宗,力劝他避敌锋芒,早日离开东京前往洛阳或者长安,召集天下之兵,与金人开战。他说道:“唐自天宝而后,屡失而复兴者,以天子在外,可以号召四方也。”

唐恪甚至考虑到,京师诸军可能皆怀恋故土与亲眷,不一定愿意护卫皇上离京,于是他又建议,速召四道总管领兵护卫而行。宋钦宗一开始觉得唐恪言之有理,接受了他的建议。

不久,领开封府何栗前来奏事。宋钦宗向何栗说起唐恪的建议,何栗一听,坚决反对道:“即使当年周室东迁,也没有唐恪这个建议过分。这就好像不肖之子,要将父祖遗留下来的田宅全都卖掉一样。”

宋钦宗身旁的内侍们也不赞成唐恪的建议,都不愿离开东京。宋钦宗见众人都反对离京,遂“幡然而改”。

十一月二十六日,当唐恪再次催促宋钦宗赶紧离京时,宋钦宗很生气,狠狠地用脚跺着地面说道:“朕当死守社稷!”

这时候,侍御史胡舜陟趁机上奏,*屏蔽的关键字*唐恪与聂昌。胡舜陟说唐恪智虑短浅,不能经画边事,“今国势日蹙,诚不可以备位。”又说朝廷若继续留用唐恪与聂昌这二奸,则“所有政事不修,威刑不振,人材无一可用,将士莫肯用命,不足怪也。”

京城军民这时候也普遍认为,唐恪是一个俗吏,昏懦无能,人们都想找机会揍他。

这天晚上,唐恪乘轿外出,被百姓发现。人们皆向他抛砖扔瓦,将他照明的灯笼打破。在卫兵保护下,他骑马才得以逃脱,回家后,当即上书请求辞职。

宋钦宗觉得,唐恪已失人心,不适合继续担任宰相,遂免去少宰职务,让他担任观文殿大学士、中太一宫使兼侍读。

唐恪罢相后,宋钦宗任命何栗为门下侍郞,这个职务此前一直由耿南仲担任。现在,经过宋钦宗重新调整,朝廷执政大臣是:门下侍郞何栗、同知枢密院事孙傅、中书侍郎陈过庭、尚书右丞李回、签书枢密院事曹辅。尚书左丞冯澥,此时与李若水一起被宗翰留在军中。

作为军事主管的孙傅,每日苦思破敌之策。十一月二十七日,他翻开诗卷,试图从中获得灵感。他翻开的这卷诗,是宋仁宗时代丘浚的《观时感事诗》,其中一句“郭京杨适刘无忌,尽在东南卧白云”,引起了他的注意。因为他见过一个叫郭京的人。王宗濋曾向朝廷极力推荐此人,说此人有奇异才能,可生擒金军二帅,能将金兵扫荡无余。但是,此人被唐恪一句话给否定了。现在唐恪已罢相,何栗重回朝廷,何不听一听何栗对此人的看法?

何栗听了孙傅的介绍后,知道郭京所说的那一套,乃奇门遁甲之术。他认为,现在大敌当前,凡是愿意拿起武器与金人战斗者,朝廷都应该积极鼓励与大力支持。于是,何栗、孙傅等执政大臣研究决定,拨给郭京钱绢数万,令他自行向社会招兵。

郭京从一个副都头,一下子提拔为武略大夫兖州刺史,统制六甲正兵。郭京将天清寺作为军部,在此大张旗鼓地招兵买马。天清寺门口竖立着一面大旗,旗上写着四个醒目的大字----“六甲正兵”。

同一天,侍御史胡舜陟又上奏,这次不是*屏蔽的关键字*哪位大臣,而是建议宋钦宗赶紧迁都。胡舜陟*屏蔽的关键字*过唐恪,认为唐恪智虑短浅,可是,他的这个建议却与唐恪不谋而合。宋钦宗听后,令胡舜陟对迁都之事做出详细分析。

中书舍人孙觌看了胡舜陟的分析后认为,虽有爱君忠国之诚心,但辞不达意,不足以感协圣聪。

于是,孙觌又动笔重写了一份奏疏:“今春,斡离不拥众数万长驱而至,陛下封疆之臣、州县之吏、防河之兵,望风逃散,无一人致忠效命与抵抗者,遂至京师,如践无人之境。劫寨之败,一军尽覆,将官姚平仲跨一骏马遁去。当初,金人没料到堂堂中国之大,而军事只于此也。

今闻斡离不将由河北、粘罕亦由河东,举国大入。以臣料之,士马之众必数倍于前日。陛下宿将,如种师道已病亡,种师中被许翰以逗留罪名要挟督战,因不堪其辱,赴敌而死。解太原之围,李纲顿兵怀州,处千余里之外,不能救,亦已陷没。李弥大妄杀立威,诛胜捷军统制官张思政,遂使一军反侧,散去为盗,山东、淮南两路为之骚然。

臣负责直学士院,受命撰祝册,祷告河神,望其冬三月河流不结冰。有人献计,宜联船数百艘,点火置于河中,可谓儿戏。而郭京献六甲法,欺骗朝廷,尤为妖妄。臣曾在都堂恰好与郭京相遇,臣问郭京:“学士院、中书省、后街司有十几人,全都报名参加六甲兵了。他们都是些市井小儿,岂堪战耶?”

郭京说道:“不用他们打仗,只要他们拾金人头就行。”臣又问:“那么,用谁去斩金人,而让他们拾金人头?”

郭京不答,面色恼怒。当时,翰林学士承旨吴开、给事中安扶、中书舍人李曾、李擢皆在坐。他们闻之,皆相视而叹息。

而现在,执政大臣认为侍从官妄议沮军,全都安排上城,分守四壁。大敌当前,朝廷如此措置备敌,其后果实在难以预测。因此,舜陟迁都之议,不为过矣。

譬如,今有千金之子,一闻盗贼入境,立即左手提妻右手挈子,赶紧离家以避贼。为免仓卒之变,可不再顾惜家况。

今金人以百战百胜虎狼之师,鼓行而来。进无人御其前,退无人蹑其后。若想祷祠神鬼,尊信妖妄,而使万乘之尊端坐九重,等待金人前来,这可真是太危险了!万一有如金使王汭之言,两军既至城外,燔烧州县,五百里内埽荡一空,则孤城岿然独存,何以为国?

伏望陛下审知彼己,奋然神断。金人之势如此之强,而朝廷御敌之备却如此之弱。望陛下采纳舜陟迁都之议,不惮旬日之劳,徙建别京,以图万全之策,则天下幸甚!”

https://../book/81166/483832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