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猪队友(1 / 2)

即使只是发生在这个国家。

却不单单是一个国家所要对抗的。

要知道凌霄很怀疑在艾维克市搞事的家伙。

他们会不会跑到别的地方搞事?很难说他们不干。

事实证明他们这一次的算计是十分的成功,让人畏惧。

在这段时间里她想过他们采用什么办法在艾维克市散播病毒。

因为要在散播的同时保证自己人的安全,病毒并不会辨认所谓的友军。

想来想去凌霄想到无人飞机,弄上几架无人机后绝对很快就可以把病毒散播出去。

病毒一般都是无色无味的存在,一般人是根本不会知道,在比较短的时间就会传遍全城。

大概有这种可能性,一想到这个凌霄就感觉有些头疼,如果现在的另外有城市爆发出来大范围的病情。

那么这消息对于大众来说是岌岌可危的问题,其实这时候就需要更好的宣传,不要让大众为此而惊慌失措。

其实作为智慧生物的人类在此之前就无数次遭遇各种危机,其中就包括病毒的侵入,甚至人类基因图谱上就有着病毒的存在痕迹。

此外就是人类在文明史上是遭遇过的一次次瘟疫,人类从来就没有生活在无菌的世界里,这个世界本身就是充满病毒、细菌等等。

在了解这些科学知识后,凌霄从来就没有认为人类在和病毒的交锋中会一败涂地,要坚持下去,黎明总会到来。

她给大卫发出努力的信息,现在的议会、国会应该是知道不对了,就算是有些蠢货在,但更多人是聪明人。

大卫没有答复,他正在和其他人都在群里等待消息,因为怀特医生在接到通知后去了医院。

他们想要看看怀特去了医院后能够发来什么信息,如果和艾维克市一样,那么必须上报。

要知道病毒爆发的事情必须有着足够多的真凭实据,不是觉得有可能是就可以上报的。

每一次病毒的情况都有可能会影响整个经济运行,所以在上报时要慎之又慎。

而怀特医生飞车赶到医院后,正好在停车场遇到那个匆匆赶过来的家属。

他截住病人家属,想要仔细一问情况,首先问的是她是否来自艾市?

他很快就发现这一个女人应该是来的很匆忙,根本就没有化妆。

“不是,我们不是来自艾维克市?”家属摇着头否认着。

不是?这怎么可能?怀特带着几分怀疑看着对方。

那人的眼睛游离不定,不敢对上他的眼睛。

要知道作为医生的怀特。

那目光像是看透人心。

狗!怀特第一感觉这人撒谎中。

“不是艾维克市的人?那是哪里人?”

那人的眼睛扫了怀特一眼后,哼哼唧唧了半天。

依旧是一个字没有冒出来,怀特皱眉这t的什么毛病?

知道情况不妙的他要不是有些涵养,都很想给这个女人几下子,

此刻的他拳头有些痒,很想比个中指,还差点问候病人家属的全家人。

好在是怀特想起来这位开着车来求医的,那么车子上自然是挂着专门的车牌。

怀特就想要调出来对方的资料,那人自然是知道自己的车牌挂在那里,就终于说出实话。

果然是来自艾维克市!那么怀特就问“为什么要跑到麻栎兰市来治病?艾维克市出现问题?”

他那双眼睛紧紧盯着对面的女人,对方此刻是低着头,双手有些无措摩挲着自己的衣服,只看见栗色头发。

d宛如智障!好久就没有一个答复,连点头都没有,怀特看着对方,眼睛里冒着火光看着她,双手紧握着,以至于是青筋暴起。

对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身体上有些微微颤抖,她也很绝望啊!现在的她不得不应付一下,不然这位有可能会揍人的架势,感觉受到压迫的她比较轻微地点头。

看到这个动作后,怀特再一次压下怒火,但是双手合在一处,不然它们就呼在那人的脸上,既然早知道特别会传染,为什么不早说?

搞的现在医院里专门照顾病人的医护人员一个个都被传染上,你说一声会死吗?他的怒火冲头差点要打那人。

好在是一边的两个护士发现情况不对,赶紧上前抓住已经压不住火气,差点暴走*屏蔽的关键字*的怀特医生。

“怀特医生。”“怀特医生。”她们连续地呼唤终于把精神有些崩溃的怀特医生惊醒过来。

作为医生的他还是比较属于心理素质高的人,所以此刻的他才渐渐抓回一些理智。

原本怀特医生是带着金丝边眼镜,一副斯文的样子,但此刻的他眼睛有些充血。

还睁得很大,面容变得狰狞,他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彬彬有礼的医生。

倒像是一个怒气冲天的想要*屏蔽的关键字*的男人,那种斯文已经是荡然无存。

他双手一挣把抓住他的手臂甩开,然后伸出手,家属吓得不行。

就在她想要反抗时,怀特医生的手就像是鹰爪一样抓住她。

他说“你看看,你看看,自从你带着病人进来后。”

怀特说话时一指医院的专门的病房区域。

那里是十分的忙碌,全部行动起来。

他刚才打电话让人紧急处理情况。

已经开始大范围消毒,以防止病毒扩散。

而这一切都摆这个女人所赐,想想怀特就气得不行。

另外他感觉这个女人不会蠢到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瞒着。

“我们负责照顾病人的人病了,生的是和你妈妈一模一样的病。”

那人抿了一下嘴巴,她此刻有些迷茫的,心里有些发慌,怎么会这样?

她以为离开艾维克市就大功告成,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传染给其他人。

难道这个城市也要变成艾维克市那个样子?啊啊啊!她快要崩溃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心里有些明白一定是她们的到来导致其他人被传染上,当然现在的她绝对不能承认自己知道。

就见她摇着头,还跨着一张脸说“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这真的是不关我的事。”

怀特听后长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火气说“你在看病时为什么不告诉接诊的医生,这种病具有很强的传染性?”

“医生又没有问这个问题,再说了我又不是学医的,怎么知道这种病有没有传染性?”说话的人低着头,带着几分磕巴说。

在她看来自己做的事情一点都没毛病,她自然是不知道病症有没有什么传染性,她只是一个最平常的平凡人,这怎么是她的错?

怀特被她的话一下子噎住,病人家属的话认真说起来的话,的确是有一定的道理,更多是接诊医生想的太简单。

病人固然有些错误,但更多的错误是他们这些医生做出来的,于是怀特一下子垂下了十分高贵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