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质询(1 / 2)

通幽大圣 封七月 3581 字 4个月前

.,

顾诚所想的这些实际上并没有直接的证据,都只是他的猜测而已。

不过有句话说的好,大胆假设,小心论证嘛。

况且这次的事情有假设便已经足够了,最后谁得利,谁便是那个指使一切的人。

顾诚可没想着要靠这件事情便把三皇子给掀翻,他只需要给靖夜司上面一个交代便足够了。

拿着铁天鹰收集好的资料,顾诚径直前往靖夜司总部。

顾诚集合东域之力去覆灭了一个侯府,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瞒得住?

在顾诚动手的时候实际上这件事情便已经传到总部当中了。

之所以总部的人没有出现,只是因为事情已经都成了定局,总部那边出人拦住顾诚又有何用?

那样只会让外人看靖夜司的笑话,认为靖夜司的人做事前后矛盾。

所以在顾诚前往靖夜司总部时,守门的那几名玄甲卫看向顾诚的目光都是带着几分戏谑意味的。

上次顾诚来上任时他们还不知道顾诚便是新来的东域统领,知道顾诚闹出了这么一件事情后他们这才知晓的。

靖夜司发展了五百年,论资排辈也是有些严重的,这些守门的玄甲卫可都是京城靖夜司的精锐,甚至他们本身就是京城中人出身的,虽然只是玄甲卫,但却也有些看不起那些外地的玄甲卫。

这顾诚看着年龄也就跟他们差不多大,结果竟然能够座上东域统领这种位置,自然是让他们有些感觉不服气的。

此时听闻顾诚闹出了这么大的阵仗,他们也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而且别说他们,自从顾诚踏入靖夜司总部后,来往的人看到顾诚,所有人都是一副戏谑怪异的表情。

这顾诚年纪轻轻资历不足便接掌东域统领的位置也就算了,只要他低调一些,老老实实的在这个位置上熬资历,熬个几年成为监察使,然后再外放成为镇抚使那也都是有可能的。

结果这家伙到底是年轻气盛,非要弄出一些动静来,怎么说那信南侯也是大乾的一位实权公侯,你却说灭就灭,把京城这地方的潜规则放在哪里?把靖夜司内这些指挥使们放在哪里?

小地方来的就是小地方来的,急功近利,不知道京城这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导致做出这么一件蠢事来。

只不过让他们意外的是,顾诚做出这件事情后,总部这里肯定是要来人质询他的,结果这顾诚却是送上门来了,这可就有趣了。

就算是当初力挺他的方恨水都不会在这种时候公然去见他的。

果然,在顾诚来了之后,靖夜司总部内除了常年不露面那位大都督,还有一位最近在外公干的指挥使,余下三位可都来了。

靖夜司的中央大堂内,这地方幽深极寒无比,不论是脚下的地砖还是周围的墙壁顶梁柱,都是用寒冰玄铁这种极品的铸兵材料所打造的。

并且地面和墙壁之上还铭刻着大片的阵法,密密麻麻闪耀着淡金色的光泽。

一个议事用的大堂用这种珍贵的材料所打造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坚固,那些阵法也都是防御性质的阵法。

靖夜司总部这么做不是因为防御外敌,而是为了防御自己人的。

据说早年间靖夜司可不是那么太平的,几位指挥使甚至是大都督都会因为某件事情而争论最后甚至发展成直接下手斗殴。

所以靖夜司的大堂内打塌这种事情是常有的。

虽然修是修得起,但太过麻烦,所以便直接修建了这么一座完全用寒冰玄铁所打造的铁壳子,哪怕是宗师级别的存在来了也只能在地上轰出一道印记来。

当然这种事情只发生在靖夜司前期,后期靖夜司内部的勾心斗角虽然也是有的,不过大家都‘文明’了许多,不至于公然出手斗殴,只会暗地里捅刀子。

幽深的大堂内,鲸油灯只被点燃了一半,明亮不足,这使得整个大堂内的氛围都显得更加沉重。

最中央一张铭刻着谛听雕像的黑铁王座上空无一人,下放四张黑铁椅上则是端坐着三人。

除了方恨水外,其中一人穿着带着淡蓝色阵纹的玄甲,容貌只有三十出头,俊逸阴柔,一双丹凤眼看人时总给人一种看透了你内心的感觉。

这位便是四大指挥使中的‘凌宇飞渡’殷红鸢,乃是方恨水的老对头了,跟他在靖夜司内斗了半辈子。

另外一位则是身材高大,留着一头金发,相貌粗豪阳刚,略有些像南蛮那边的少数族裔,他也并没有穿靖夜司的玄甲,而是穿着一件裸露着双臂的黑色背心,那粗壮的双臂上铭刻着密密麻麻的刺青,不像是阵纹也不像是符文,反而像是一种未知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