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 找对人了 (第一更)(1 / 1)

.,

听了夏振宇这么说,向南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坦然受之。

喝过两杯茶之后,夏振宇才笑呵呵地问道:“向南,你小子很久都没来过我这里了,我还以为你拿了‘大国工匠’称号以后,就不把我这个老头子放在眼里了呢。”

“老爷子您这话说得可真没良心啊。”

向南放下手中的茶杯,笑着说道,“上次我来京城,是您自己不在的。”

华夏古陶瓷学会就在京城故宫里面,向南几乎每次来到京城,都会前来探望夏振宇。只是年初那一次,向南到京城参加“大国工匠”年度人物颁奖典礼时,夏振宇到川蜀出差去了,所以才没有见着。

算起来,两个人还真有大半年没碰着面了。

夏振宇不仅仅是华夏古陶瓷学会的副会长、著名的古陶瓷鉴定家,他还是国内外都知名的收藏大家,向南的修复公司里,每年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业务,都是夏振宇名下的。因此,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既是合作伙伴,也是前辈和晚辈,比一般人的关系要亲密得多。

“你小子,还怪起我来了。”

夏振宇抬起手来,指点了向南两下,笑道,“我上次碰到贾昌道了,听他说你要过来了,我就想着,这事儿八成跟他有关系。”

向南摊了摊手,一脸无奈地说道:“我原本是在凤凰城那边做一单古陶瓷修复业务,打算做完就直接回魔都的,可贾部长让我过来,帮他们面试文物修复师,我也只好来了。”

夏振宇笑着点了点头,一脸赞许地说道:“你们文物修复公司现在挺不错嘛,连凤凰城这边都开始有业务了。”

向南解释道:“也是通过熟人介绍的,我们小公司可没这么大的名气。”

“问题是,公司里有你啊,现在在文博界里,谁不知道你向南?”

夏振宇抬手点了点向南,笑着说道,“只要把你的招牌亮出去,圈子里无往不利啊。”

“老爷子您说笑了,我也只是个文物修复师而已。”

向南笑着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对了,我这边有件事,可能还得老爷子您帮个忙。”

“就知道你小子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夏振宇瞪了向南一眼,这才说道,“说吧,什么事?”

“上午我去拜访国家博物馆的丁春城丁老爷子时,他拿了一件残损的战国时期的青铜镂空龙纹戈让我修复。”

向南想了想,接着说道,“青铜戈很常见,但青铜镂空龙纹戈却很少看到。这件龙纹戈残损得比较严重,尤其是镂空龙纹部分,有一小半都已经残缺了,所以,我需要观摩一些战国时期的镂空龙纹青铜器作参考,否则的话,我要修复这件青铜戈怕是很麻烦。”

当然,只是麻烦而已,并非不能修复。向南只要通过右眼的“回溯时光之眼”,就能将这件青铜镂空龙纹戈的全貌展现出来,但毕竟还是不如实物那么直观,那么有触感。

这也是向南来找夏振宇求助的原因之一。

“你会修复青铜器?”

让向南没有想到的是,夏振宇听到他的话后,对于他的困扰根本不在意,反而将关注点放在了另一个方向上,“什么时候开始学的?我怎么都没听说过?”

“啊?”

向南怔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原来夏振宇都不知道自己学了青铜器修复技艺啊,他赶紧说道,“学了有几个月了。”

顿了顿,他又说道,“自学了一段时间,现在跟着魔都古陶瓷修复中心的张春君老师学习。”

“你小子……”

夏振宇愣愣地看着向南,半天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到最后才摇了摇头,苦笑道,

“你就是个怪物,别人到你这个年龄,还在拿着排刷练习刷纸,或者整天埋头清洗古陶瓷残片呢,你倒好,双料专家还不满足,又开始学青铜器修复了。你该不会是打算以后成为一个文物修复全才吧?”

向南挠了挠头,有些为难地说道:“暂时,应该没有这个想法吧?”

“那就是以后说不准就有这个想法了?”

夏振宇差点被气笑起来,他抬手摸了摸下巴,说道,“这个想法好像还是挺刺激的,文物修复界里从没出现过这样的人,你加油,我看好你!”

“老爷子,您可千万别跑题。”

向南暗暗抹了一把汗,连忙说道,“您知不知道京城这块,谁收藏有战国时期的镂空龙纹青铜器?我只要观摩一下就可以了。”

“这件事,你找我算是找对人了。我自个儿主要是收藏古陶瓷一类的,青铜器虽然也有,但只有不多的几件儿。不过,京城地面的收藏家,拐着弯抹着角,我差不多都认识!”

夏振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咂了咂嘴,一脸得意地说道,“你等着,我打个电话!”

说完,也不等向南反应过来,他便站起来走到办公桌旁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然后将手机放在耳边,慢慢朝窗口那边走去。

向南没去听夏振宇打电话,他随手拿起放在茶几上的一张报纸,津津有味地翻看了起来。

一篇新闻还没有看完,夏振宇就拿着手机,乐滋滋地回到了沙发处坐了下来,他端起放在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才笑道:

“向南,找着了,你的运气确实不错,我的一个哥们——城南的一位收藏家葛亮,前段时间收了一件战国时期的青铜镂空龙纹镜,他这会儿正在家里,你要是下午没什么事,那咱们就去看看。”

“行,我下午正好没事,就麻烦老爷子带我去看看。”

向南将手里的报纸折好,又放回到茶几上,点了点头。

夏振宇从办公桌上拎起一个手包,一边往外走,一边笑道:

“麻烦什么?那哥们我也有一段日子没见着了,正好,今天晚上蹭他一顿饭!”

两个人说说笑笑,很快就出了华夏古陶瓷学会的办公场所,然后坐上夏振宇的车子,就直奔城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