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初见姑妈(1 / 2)

恨春迟 苍梧戚 3352 字 2018-04-20

穿秋香暗纹缎褙子的叫景娘,听了这话,用手撩拨了几下琴弦,道;“各位奶奶们赏脸,今日便唱杏花天,和景和情。”

说罢看了一眼旁边一直低着头,穿浅紫麻褙子的尤娘,一声轻弹,景娘先开了口:“日高花弄影,翡翠窗纱。。。。”音调婉转,如莺莺之声,玉琅听了一会儿,不禁暗暗赞叹。

一曲落毕,宋桂娥看向玉琅,笑道;“玉丫头觉得如何?”

“初听便觉得惊艳。”玉琅话音刚落,景娘便起身施礼道:“谢小姐赞赏。”说罢回头看了一眼尤娘,尤娘也立马起身,施了个礼。

“念如,”宋桂娥转头对身旁的丫鬟道:“拿两个雪花酥与她们。”,念如递给她们后,俩人又再次施礼道谢。

“若是玉琅觉得好听,今晚便留在此,咱再听一曲,也好助个兴儿。”崔桃娘望着众人道

钱秀儿点点头;“也可,喜哥儿都没闹着,瞧着也是爱听的。”

宋桂娥沉默了一会儿,笑道;“我思虑了一下,今晚也不唱太晚,玉丫头长途跋涉,得早早休息。”说罢,让念如带俩人去偏房暂候。

崔桃娘笑意盈盈,吩咐云莲收拾碗筷。云莲唤了花园角门的俩个粗使丫头,一齐拾了碗筷下去。

宋桂娥见差不多了,便道:“二姐和秀儿好生玩耍。”又对抱着喜哥儿的奶妈吩咐道;“喜哥儿就在亭子里,别抱出去。”随即对玉琅说道:“玉丫头,你随姑妈来。“,玉琅便向桃娘和钱秀儿施了礼,随姑妈出了花园,

出了花园后,姑妈挽着她的手道;“待会儿你表哥,姑父要从铺子回来,你也见见,说起来也是几年没见了。我也为你备了一间房,之前并未想到还要带一个丫鬟,刚刚叫人去外屋安了一个凉床,铺了被子。”

双彩跟在身后,听到此段,便施礼朗声道:“夫人思虑周全,婢子感激不尽。”宋桂娥听了,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双彩,对玉琅笑道;“倒是个耳朵警觉的。”玉琅也跟着笑了笑,脑子里又想起了那个尤娘。

往回走过一段游廊,宋桂娥带着玉琅进了二进院子的东厢房,开了门,是隔断的俩间,外间便是一副鸳鸯戏水图垂挂,下放置着一张黄花梨木的罗汉床,罗汉床两边设着高几,上置了俩个彩绘锦鸡花瓶。玉琅看了挂画一眼,便觉有些不好意思,偷偷瞄向姑妈,

姑妈知晓玉琅会问,便笑道;“你也到了出家的年龄,姑妈为着你的亲事上心。”

玉琅屈膝施礼道;“叫姑妈担心了。”心中却有些不快,好意虽是好意,如此摆在正中,叫人看了不免笑话,可长辈做事,晚辈哪有指点的道理。

掀了锦帘,入了内间,一张雕花草六柱床,银红纱绣账,上铺着新的桃红彩绣花草被褥。床边一张略雕如意纹的梨木桌,中立一个镜台,俩边放了描漆梳妆匣。窗边设雕花书案,上堆着十几张拓好的帖子,玉琅一眼瞧见了,仔仔细细端详了半晌:“这可是蔡襄的字?”

宋桂娥摇摇头:“姑妈不识,是你姑父带回来的,想着你从小爱写爱画,便放在这等你来。”

玉琅心生感动,为自己刚才有点埋怨姑妈而生出懊悔之心,想必是自己太小气了。

三人正说着,念如领了俩儿丫鬟进来,三人手上拖着叠好的衣服,宋桂娥从念如手中拿过一件湘妃色罗上袄,彩绣梅花领子,“这颜色搭得真是温柔。”玉琅看着姑妈手中的衣服,也没主动去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