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惊变(1 / 2)

古埃及的第三王朝时期,是一个充满了谜团的时期。邵赛尔阶梯式金字塔正是在这个时期出现,更是中央集权君主制得以有力发展的时代。

只不过由于年代的久远,许多事情早已尘封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1986年,曾经在某一个陵墓之中,发现了一段莫名其妙的文字。经过了解读以后,发现这却是一段预言。

预言的内容很简单,三神将会降临,经过公正的决斗,冥界之门至此打开。奥西里斯将会降临世间,审判这世界的不公平。沉睡的法老王塔夏终将从冥界归来,带领着冥界的军队,令这世界和平!

即便是这预言的内容充满了各种末日以及中正平和,看起来有那么一点耸人听闻。可事实上,根据这是一个陵墓,而并非金字塔。根本就无从考究这里的主人是谁,甚至不明白这段话的意义何在。说是预言,倒不如像是扯淡一样的故事。

很快就被当做一段野史一样,记载在某一本趣闻秘史中。然后在漫长的若干年以后,一位很闲的学者翻开了记载了这段历史的书籍中,最后又经过数年的研究以后。这个很闲的学者为自己数年的研究盖下了定论,这位在三神争斗以后,从冥界归来的法老王塔夏,极有可能是在第三王朝时期,那位连姓名都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只留下了荷鲁斯式王衔的第四任法老王。

这位荷鲁斯式王衔为哈巴(khaba)的法老王,在位时间只有短短的6年,年代久远可供考究的并不多。最终这位学者留下的记录,也惨遭这段野史同样的下场,尘封在另一本书籍之中,直到被同样闲的无聊的伊芙琳看见。

...

“既然这个学者研究了这件事情,他就没有留下任何可以阻止这个预言的方法吗?”强纳森有些焦急的问道。

“当时这段记录只不过是被当做一段学术来进行研究,据上面留下的记载,学者甚至只是通过我们面前的这段数字428571!不过事实上...阻止的办法还是有的!但很显然现在的条件并不成熟。”伊芙琳说话有些支支吾吾,看样子似乎还是在思考。

可强纳森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追问道:“究竟是什么条件?”

“首先,预言里的三位神,并没有拉神的出现。所以,我们面前这位自称拉神的使者,极有可能是象征着法老王的守护神荷鲁斯。可荷鲁斯却自称是拉的使者,这一点就很令人怀疑了,更何况我们的眼前只有两个神的使者!还有一个神都不知道在哪里!

想要阻止这个灾难的方法也很简单,终止这个仪式。三神的决斗在预言中并不是没有结果,最终的结果很简单,阿努比斯的使者胜利了,所以冥界的大门才会彻底打开。只要解决掉阿努比斯的使者,失去了神力的仪式根本不能继续下去!”伊芙琳脸上的神色依旧十分复杂。

“这怎么可能?”强纳森同样有些绝望,“预言之中,两个神的使者都不是阿努比斯使者的对手!”

“不要忘了,预言里也没有我们!”伊芙琳站了起来,“还记得我们是怎么夺走伊莫顿的力量的吗?”

“太阳金经!?”强纳森回过神来,望向了老鹰头的方向。

可就在这时,周围的空气忽然凝滞了,所有人的行动都停了下来,紧接着身影变得模糊,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天而降theend!

???

还没有进入最终之战的剧本,竟是被爆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