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名侦探小雷雷(下)(1 / 1)

“事实上,当马老太太说起当年改建时,有师父已经针对圣德学校时期发生的事情进行了安排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当年导致了这惨案的怨灵或许并没有离开。而当年那些惨死于校舍里的地痞流氓很显然并没有因为死亡,而能够逃离这个地狱。相反的,他们应该是沦为了最初那怨灵的奴隶。

但如果假设成立的话,那么那些惨死的地痞流氓的冤魂必然难以平复。第一次失踪案中的两个女学生戴玲和黄丹,在校舍中进行的某项仪式显然是不会招出那些地痞流氓的怨灵的,否则以那些怨气难消的怨灵早就将两人撕成碎片,遍地血腥了。唯一的解释只能是两个女学生同样进行了某种招灵仪式,但招来的却是第一次行凶的怨灵!那么唯一的矛盾就是,为什么这个怨灵前后两次的反应差距会那么大?这一点让我们暂且先放一放,继续看这一次的失踪案。

这一次的失踪案明显与第一次失踪案不同,最为关键的地方莫过于我刚才所说的,其中一名女学生在人们还没发现失踪时,就已经失去了一个正常人能够承受的血量,被判定死亡!以刚才的假设为基础的话,那么这一次的失踪案风格其实与第一次完全不同,那么这一次三个女学生招来的极有可能并不是第一、二次的怨灵,而是...那群被残忍虐杀的地痞流氓!这样的假设完全可以变相的证明,大叔当年的封印被破坏了,完美又符合逻辑。”雷禅看着面对自己的老男人师父和马老太太,语气越发的肯定了起来。

在这里,老男人师父很是配合的说道:“但是你的猜测不是已经错了吗?你背后的封印才刚刚被破坏不是么?那些怨灵根本就没有在封印里面,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回轮到雷禅以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旧校舍的地面,圣德学校的前身,红十字会分会的据点,最早的时候是一个用来囤积货物的仓库。后来被拥有这块地皮的乡绅捐助出来成为了红十字会分会的地点。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早已经没办法查到了。但终究还是有些记录,毕竟那个时候一个国际上的组织离开,也算不大不小的新闻。有趣的是,在红十字会分会撤离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间曾被用来救助病患的大仓库空置了很久。

在寸土寸金的魔都,有这么大一块空置的地皮,这里面蕴含的事情就相当耐人寻味了。更耐人寻味的是,这件事情居然还能上报,上面刊登了仓库的照片。照片我并没有带来,但有一点我可以说的是,当时的那间仓库比现在的旧校舍要长上三分之二!”

随着雷禅这句话说出,老男人师父和马老太太都是齐齐一愣,脸上顿时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难道...”

“是的,当年的汤玛斯神父和马老太太做出了同样的事情,改建仓库的基础上,拆掉了其中一部分房间!”雷禅又叹了一口气,望向了老年人师父。

老男人有些惊疑不定的说道:“你刚刚说的有两间‘不存在的课室’,难道当年被拆除的那间房间里也发生了什么?”

雷禅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兄弟会的资料上并没有关于红十字会时期的事情,但你的徒弟还是有一部分影响的。一个较为年老的成员隐约提过,当年红十字会分会撤离魔都,是因为他们的据点里发生了一些事情,直接导致了分会提前撤离。但发生的事情最终没有被人们所知,是因为有一部分国际纠纷在里面,一旦传扬开对当时的天朝十分不利,所以这件事最终不了了之。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正如我所说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现在回到最开始说的那件事,为什么那第一次失踪案和第一次惨案里,神秘怨灵的前后表现会如此极端?如果假设黄桂如因为这件事情丧命的话,那么被束缚在这片地方的束缚灵必然就是她了。

前后反差如此之大,肯定和发生的事情有关。第一次惨案里,十几个地痞流氓跑来学校闹事,直接就触动了仍旧游离在学校里的黄桂如的怨灵,这才酿成了我们所知的惨案。反向推论,那么当年发生在红十字会的惨案必然也与这凶神恶煞的地痞流氓有关也说不定。可第一次失踪案,只有两个女学生在进行古怪的仪式。这一次的黄桂如并没有被刺激,只是带走了两个女学生,这样的行为虽然仍旧是伤天害理,但相较第一次却显得温和得多...”

雷禅还要继续说下去,马老太太却忍不住打断道:“难道桂如当时还保持着人类的意识?”

当然了,雷禅可没有马老太太那么好的脾气,不过到底还是比较敬老的,他只是摆了摆手示意马老太太继续听下去,便继续说道:“事实上当时发生的事情已经无法追寻了,黄桂如其怨灵到底怎么样也无从考究。但可以说的是,当年马老太太废弃旧校舍的行为却是错有错着,保住了许多人的性命。因为当年大叔你的封印早在一开始就已经失去了作用!”

老男人不傻,自从知道了有两个‘不存在的课室’以后,他就意识到自己当年算错了一件事情,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正是因为大叔你当年安排的重新架设出一条新的楼梯,保证校舍里气的流通,才让整个旧校舍彻底‘活’了起来。从一开始,三个女学生招来的那群地痞流氓的怨灵就没有被封印住,是因为整个校舍的气流通,也就让两个‘不存在的课室’成功的连在了一起。

一个只封了大门却不封窗户的封印,自然早就已经对那些恶鬼们无效,那第一个不存在的课室已经成为了另一个课室的出口,这么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只怕是那黄桂如一直在压制着那些地痞流氓的怨灵。只不过随着楼梯的损坏,相信整个不存在的课室通道已经被彻底固化了,否则我们也不会在这里呆这么久了!”雷禅像是即将完成大结局一样,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这么肯定的说道。

老男人师父也察觉到了不对,厉声问道:“你究竟想说明什么?那所谓的固化的课室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当年红十字会分会就一定死了人,并且那人还是黄桂如?”

雷禅无奈的笑了一下:“三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我们早就已经在那第一个不存在的课室了,不信...站在墙角听了很久的黄桂如小姐就可以证明一切!”

...www.zoc.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