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分道扬镳(1 / 2)

“我要带领军队回到双狮堡!救出城主大人!”西维做为一军统帅拍板定音。

作为临时伙伴,文仲这个外来户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这位热血上头、中二全身的统帅:“你是不是傻,没有听到这个谁说了吗?是瑞德那家伙让他带领平民撤离,选择自己留下来。你这么回去等于送死!”

“是纳威...”一边遍体鳞伤的纳威好歹是一个一线演员,跳出来怒刷存在感道:“西维阁下,兽人大军已经穿过了凛冬堡垒,彻底包围了双狮堡,你现在回去已经太晚了。”

西维沉默了,他知道两人所说的话并非没有道理。他们所在的位置并非不能看到双狮堡,可以看到有不少兽人正在围攻双狮堡。

站在旁边的哨探小队凑上来助攻道:“大人,兽人大军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踪迹,有一队狼骑正向我方前进,请下令!”

他看了一眼正望着自己的众人,犹豫了半晌,最终长长呼出一口气说道:“将兽人围攻双狮堡的消息通知全军吧,愿意跟随我回去的,就跟上吧。至于不愿意走的,纳威将军,就拜托你了!”

“你真是...”文仲想要说话,却罕见的被西维打断了:“龙骑士阁下,相信若是被困城中的是霜狼女王,只怕阁下也会回去吧!请站在骑士的立场,不要阻止我,这是我身为一个骑士最后的荣耀!”

文仲倒是没有多大感慨,只是站在一旁的纳威脸色却因为这一番话变得苍白许多。

最终,跟随西维回军救援的骑士团一分为二。绝大多数骑兵并不想回去送死,选择跟随纳威回到最后的防线,一线天。而西维则带着一个中队的骑兵,向着双狮堡前进。

...

双狮堡战场

“弩炮调整!瞄准投石兽人!发射!”城墙上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几个新兵迅速调整着假设在城墙上的弩炮。之前兽人的几轮投石摧毁了城墙上的几架弩炮,他们手中的弩炮已经是为数不多的守城兵器。

只可惜他们的准头太差,一轮射击却仍旧未有所获,只不过击杀了几个倒霉蛋。

兽人却不会因此而庆幸太久,死掉的敌人才是好的敌人。背着小型投石炮的巨大兽人仍在向双狮堡不断输出,随着双狮堡城边的壕沟被填平,新的兽人再次出现。

同样是身材高大,这兽人与前者无比相似。它的四肢无比粗壮,前肢同样被斩去,镶上了狼牙棒。狼牙棒上海缠绕着硕大的流星锤,狰狞无比!可他眼睛的部位却被两枚可怕的铁流星镶嵌,竟以完全失明!

在这可怕的巨大兽人后脑勺,同样坐着矮小的兽人,矮小兽人的手中抓着从两枚铁流星延伸出的锁链,凭着这两条锁链控制身下巨大兽人的行动!这样的巨大兽人一共有十个,也不知道之前被藏在了哪里,在投石兽人压制了城墙守军的攻击后,这才冒了出来。

只见这巨大兽人在头上矮小兽人的牵引下,迅速向着双狮堡发起冲锋。

“射击!射击!”无数士兵从母墙探出身子,用手中的弩箭疯狂的射击那庞然大物。可是流星锤巨兽身上的巨大铁板却有效的防御了这密集的弩箭。虽然间或有弩箭穿过铁板的缝隙,却不能造成致命伤害。

瑞德看着昔日交易出去的物资,却成为了自己的催命符,脸上不要提有多精彩,可是战争却仍旧在继续!

流星锤巨兽嘶吼着迅速向着双狮堡的城门冲击,一路上挡在它面前的兽人,不是被踩成了肉酱,就是被狠狠的扫开!

这么庞大的目标瞬间就成为了双狮堡守军集火的对象,弩炮、弓箭、火油,几乎所有能享受的防御设施,流星锤巨兽都挨了个遍。在这么密集的打击下,十个流星锤巨兽,最终能够撑到城门的也不过寥寥三个。

但这三个也就已经足够了!只见他们抓狂的挥动前肢的狼牙棒,狠狠的砸在城门上!一下!两下!三下!

已经被彻底堵死的城门,在这可怕的巨力下,隆隆作响!若非城门是由精铁所铸,只怕早已经被砸飞!可即便是如此,流星锤巨兽的疯狂,还是令顶在城门后面的士兵齐齐吐血。

只不过双狮堡可不止一个北边城门,双城门城堡也算是双狮堡的独有特色。就在北边城门频频告急的时候,一个坏消息却传来!兽人入城了!北门做为兽人主攻的方向,顶住了兽人的攻击。可南边的城门却没能顶住!一些贪生怕死之徒并没有遵照城主瑞德的命令,砍断锁城铁闸的锁链。

在兽人佯攻退去之后,这些家伙居然将南门打开想要逃离,却没有想到兽人很快就发起了进攻,仓促之下南门陷入了争夺战。兽人甚至连流星锤巨兽都没有出动,就夺下了南门的控制权。

瑞德在城楼上听到了南门失陷的报告以后,脸色早已经不能更难看了。本以为双狮堡还能够坚持一段时间,却没有想到自己还是低估了人心,正如兄长尼森低估了兽人一样。

此时的他早已经没有慌乱的心思了,沉稳的下令让守城的士兵全面收缩。南门的沦陷意味着整个双狮堡已经不再安全。和文仲所经历过的普拉斯城一样,双狮堡的城主宫殿同样也是做为军事堡垒而建造,这里已经是双狮堡最后的防线了。

...

驰道上,一队骑兵正快速向着南方赶去。文仲可没有好心情展示自己的“治疗神迹”,纳威仍旧是一副负伤的模样,对于西维的离开,两人的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些沉重。

在路上的交流中,纳威从文仲的口中得知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对于自家老大勾结兽人的事情,计划立国的事情他也是略知一二。只不过没有想到他们所谓“缜密的计划”最终不仅凛冬堡垒出了纰漏,连双狮堡也没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