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龙吟虎啸杀机现,怒为伊人战江湖(1)(1 / 2)

风吹蛋蛋疼:黑化了黑化了,想不到李月英(沈凝霜)黑化起来这么霸气。

火红狐狸:这你就不懂了,我女神本就应该是个侠女,要不是大江湖的剧组太坑,女神早就该爆发了。

斗神亲卫团河马:想不到还能看到李月英这个一直高冷的妹子黑化,恋爱未遂的女人真心可怕。

黑落土虫:有没有人和我一样,觉得雷禅是个大渣男的,撩完妹子又去撩第二个。

斗神亲卫团奈落:你错了,事实上你去翻一翻之前几集,有关我雷禅大神和李月英有交集的那几个剧情,就会发现从一开始,徐云河并不是有意为沈凝霜赎身,而是被铜眼孟非甩锅的。而且后续剧情中,雷禅大神的潜意识徐云河可从没有表现出对待安妮一样的情绪,甚至没有出现过厚脸皮牵手的情节。作为比较,对比雷禅大神对于安妮的一举一动,就能看出徐云河一开始就没有喜欢过沈凝霜。即便是后续剧情有间客栈为沈凝霜出头,也不过是出于责任心罢了。

三生花:楼上666,剧情大神,这波洗白我给你101分,不要太骄傲~

......

文仲转头看到的一幕,却是沈凝霜任由安妮抢过她的佩剑,一副我要拔剑自刎你们不要拦着我的模样。

眼见安妮要自尽,文仲急了眼,大呼,“沈姑娘!快阻止她!”返身就要冲向安妮阻止她。文仲怕了,他真的怕了,一股寒意从头顶灌入,仿佛又让他回到了那个噩梦的时间。

自己看着弟弟文福那心上的巨大伤口,却无力做什么的噩梦时间,无数次梦回,却始终只能看着弟弟一脸哭泣的哀求自己救他,但是自己却什么也做不到!是那么的软弱无力!

但是李青却快意一笑,动用上了内力,硬是拖住了文仲,“小贼,看着你的女人死吧。”

不得不说,此刻李青笑起来是那么让人憎恨。“滚开!”文仲怒吼一声,就要硬冲过去,却被李青抓住机会强攻,硬接了李青一掌却没能冲过去,反而是口吐鲜血的被拍了回去。

一旁的沈凝霜却似乎没有听到文仲的呼喊一般,眼中寒光一闪任由安妮抢过了自己腰间的长剑,只要这妖女死了,徐大哥就会回到我身边了吧!

眼见安妮留恋的看了自己一眼,拔出了剑刃,文仲再也忍不住了。

李青狞笑着朝着那口吐鲜血的小贼冲了上去,趁你病要你命!十成功力催动之下,就要将仍旧在半空之中没能调整过来的文仲击杀。就在众人以为那徐云河死定的时候,李青十成功力催动下的铁掌却拍空了。

一个鹞子翻身落地,李青立刻闪到一边以躲避后来的袭击,然而他却错了。待到李青调整好自己的姿态,进行防御却发现,不知道何时起,那徐云河小贼竟然已经出现在了那白门教妖女身边。

奥莉薇亚皱着眉头说道:“文仲,你不应该使用瞬移能力,这是武侠世界。”

是的,急眼之下便动用了在电影《失落的石像》之中获得的瞬移能力,将奥莉薇亚的再三告诫抛诸脑后。

在众人看来,徐云河只是在空中一瞬间爆发了绝世的速度,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徐云河便出现在了那白门教妖女身边。

文仲此时对于奥莉薇亚的话充耳不闻,因为他还是来晚了,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锋利的剑刃在安妮那白皙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猩红的伤口,文仲只来得及接住安妮倒下的身躯,却止不住安妮那汹涌而出的鲜血。

安妮虽然无法发出声音,嘴唇却依旧呢喃着,文仲看的分明,这傻姑娘是在说着活下去三个字。安妮吃力的举起小手,想要拭去文仲嘴角的鲜血,但最还是无力的垂下了。

文仲抱着安妮,看着她那涣散的蓝色眼眸,忽然骂道:“臭丫头!快起来啊!我们一路走了那么远!你怎么能在这个地方倒下!快点给我醒来啊!我们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还要去吃很多东西!我不允许你在这个地方倒下!”

看着眼前安妮苍白的脸庞,仿佛再次闪过了弟弟那无助的孤单的脸庞,过去与现实的交织中,文仲慢慢的低下了头。

文仲的头埋得很低,让人无法看到他的表情。肩膀上的奥莉薇亚轻松的呼了一口气,“好了文仲,悲情演完以后,没了安妮这个先决条件,你有理由可以离开这里了。你可以有更好的发挥,快离开这里吧!”

文仲的头埋得很深,似乎并没有听到奥莉薇亚的话,一旁的众人见大师兄就这么静静的抱着那白门教妖女的尸体,一直埋首不动。

(奥莉薇亚,你说得很对,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对不起!)

奥莉薇亚感觉到了不对,“文仲?”

文仲并没有回答她,只是轻轻的将安妮的身躯放在了地上,站了起来。

零零漆和常百草走了过来,零零漆说道:“云河,带着那小姑娘尸体离开吧,这里已经没有属于你的事情了。”零零漆并不希望徐云河继续呆在这个地方。

然而文仲也没有理会零零漆,依旧低着头问道,“常百草,你我的交易是否还有效?”

常百草嘿嘿一阵怪笑,“你还有需要我这老鬼医治的人吗?”

“把你那个什么鬼药丸给我吧!我替你杀了李青,你将我的师弟师妹带离开这里!”文仲还是低着头,用古井无波的声音说着。

众人一惊,没想到徐云河此时依旧不选择退出,竟还打算接着战斗下去。

零零漆却皱着眉头说道:“常百草,不要给他!云河,你不应该再呆在这里了,难道要这小姑娘白死吗?”

话音刚落,却见文仲空着的右手一挥,零零漆仿佛是被什么重物撞击了似的,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