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风起云涌江湖乱(1 / 2)

文仲眯着眼睛看着零零漆,“南海逍遥派想要入主中原这种事情,并不是很难猜。虽然我对李浩然那混蛋没什么好感,但若是说他拐走了别人的未过门的妻子,只怕说中间没有人牵线搭桥那都是骗人的。白门教与玉扇阁同为江湖四大门派,白门教居然乖乖听玉扇阁的调遣,连教主都出动了,你猜中间有没有猫腻?李浩然拐走皇帝的妻子这件事被捅上江湖,大月门没那么傻,而白门教当时正是我带领众人逃亡的时候,根本无暇顾及,那么究竟是谁做的呢?”

文仲每说一句,零零漆便惊讶一分,只听文仲慢条斯理的说道:“拥有朝廷、大月和白门的友谊,又能够从中说和白门教与玉扇阁的关系,还有能耐在数日之内将消息散布至整个江湖的。除了同为江湖四大门派,一直号称中立的南海逍遥派以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哪个门派有能量做到如此地步。逍遥派如此大费周章的挑拨其余三大门派争斗,若说只是为了看热闹我是绝不相信的,唯一的解释就是逍遥派在南海待不住了,想要入主中原。”

文仲完美的将耳边奥莉薇亚从电影网上偷来的话复述了出来,秀了一波智商上线,不仅收获了一大波关注与666,还成功将零零漆震撼到了。

只是却让作者吐槽盗贴可耻啊!!

零零漆忍不住拍手笑道:“真是一个可怕的年轻人,仅凭推断便将我逍遥派之前的部署全部说了出来。”

文仲翻了翻白眼,这哪里是自己的功劳,纯粹是论坛上那庞大的推理团队折腾出来的好么。

当然了,文仲自然不可能把真心话说出来,而是冷漠的说道:“我才不在乎入主中原的是白门教还是逍遥派,江湖争霸这种事情,你们尽管去做,只要不打扰我要做的事情,我才懒得理会!”深刻将自身小农思想表现的淋漓尽致。

零零漆却不在意文仲的说法,似乎有意考校文仲问道:“那你可知道我为何要你先后屠杀南山肖家,山槐褚家,海西朱家?”

“哼,这些世家不过是当地较有名望的牵头人,一旦被灭,当地群龙无首。只要此时再出现一条强势的过江龙,即便不挂出逍遥派的名头,也能轻易整合当地那些没主见的墙头草,你们逍遥派离入主中原的日子怕是不远了吧!”

零零漆微笑的点头,“倒是说了个八分,可惜你做事却总是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啊。”

文仲盯着零零漆,直到后者觉得不自在,才冷漠的说:“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是我,后患也都是我的,没人知道是逍遥派指使,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插手,但若是你插手了,那就做好承受我怒火的准备吧,我们并不是朋友,只是交易关系!”

说罢,留下一道酷酷的背影,离去了。

......

正当文仲嘴炮怒怼零零漆主仆二人的时候,南山肖山令一家被灭的血案也传遍了整个江湖。

从肖家侥幸生存的稚童怀中留下的字条,人们方知做出这等血案的,却是此时江湖上盛传的年轻俊杰,一人独挡白门的英雄人物徐云河。

那字条上写着:杀人者叛门之徒徐云河。

正当人们怀疑这江湖传闻是否属实的时候,很快的又从山槐与海西传来了两件灭门惨案,同样的也是有一个孩童生还,怀中揣着相同的字条,每张字条都留下了相同的话语。

江湖上的人出离的愤怒了,做下这种血案还敢堂而皇之留下姓名,这是视江湖儿女为无物的节奏啊!于是一夜之间,徐云河这名字便从光鲜亮丽的英雄黑到了臭水沟去,捞都没法捞,这转变速度之快真是令人瞠目结舌。

一间小屋内,十一个年轻人或站或坐,看着坐在正中间一个脸上有块红色伤疤的姑娘。

沈凝霜忧心忡忡的问着刚从门外进来的八师妹何云琦:“李老先生那边有消息吗?云琦?”

何云琦摇了摇头,“整个江湖都变了,大师兄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过街老鼠,但是我始终想不明白,大师兄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边扎堆的边缘六人组中的小十三王云然却坚定的站在文仲一边,大声说道:“大师兄一定不是那样的人,他不会滥杀无辜的,一定又是那白门教的人设计抹黑大师兄。”

二师兄张云瑞此刻却苦笑不已,“从金钱帮得来的消息,血案发生前,似乎真有一个外貌与大师兄相符的男子曾出现在当地,如果那人不是白门教的人假扮的,那就一定是大师兄了。”

王云然断然说道:“那绝对不是大师兄!”

和二师兄一同前往打探消息的老七刘云谭却脸色难看的说:“不,那人有可能真是大师兄,南山肖家虽然被火烧光了,但是从部分尸体上的伤口,可以判断出下杀手的是同一人所为。不仅如此,山槐褚家和海西朱家可没有被放火,那两家人的伤口与对肖家下手的人如出一撤。”

王云然愤怒道:“那又如何!白门教就不可以派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来冒充大师兄吗?”

刘云谭劝说:“冷静点,云然,肖家、褚家和朱家都是一方豪强,若说手中没有一些镇宅之法怕是也成为不了一地世家。要以一人之力灭其满门,江湖上能够做到的不超过五指之数,白门教只有教主皇甫无烟才能做到。但若是大师兄的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