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洗白与灭门(1 / 2)

零零漆笑眯眯的说道:“我想要和你做一个交易,只要你...”

“我同意了!”文仲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这让零零漆有些措手不及,在他想来,人们总是为自己着想,即便是为了亲人,也会将自己的利益先摆在前边。却不曾想到眼前这个拥有野兽一般直觉的男人竟然连交易条件也不听,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交易,为的只是一个似乎认识才不久的白门教杂役。

他总算收起了笑眯眯的表情,问道:“就不怕我让你去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吗?”

一般遇到这种对话,游戏主角,电视主角,电影主角都会逼格十足的说,我相信你的人格,你不是那样的人。

然而文仲这家伙却不是什么主角,虽然惨兮兮,却霸气十足的说道:“伤天害理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已经是叛教之徒了,不在乎他人如何看我,只要你能救了加西亚,做你手中一把屠刀又如何!”

气场外放,顿时圈粉无数,倒是连零零漆也忍不住笑道,“有趣!有趣!那么就成交了,徐小哥!”

......

所谓一阵江湖一阵风,不知从何时起,江湖上多了一个邪恶大反派。其人出自一个不名一文的小门派铁枪门,却叛出门派转投西域大邪教白门教。

作为内应,成功药翻了大月门,里应外合之下,覆灭了江湖四大门派之一的大月门,一时间江湖刮起一阵腥风血雨。

然而风雨来得快,去的也快。正当人们在外江湖上多出了一个杀人大魔头而叹息的时候,却又有新的风声放出,话说当日的杀人大魔头名叫徐云河,却并非江湖传闻中那样那样奸猾狡诈,阴毒无比。反而是在大月门被袭当日,独自一人断后,不幸被白门教所擒。

但即便是如此,这位从杀人大魔头转变成的江湖俊杰徐少侠却也没有放弃,竟然就在白门教的狱中策划逃脱,并且成功的将一同被擒的诸人也放了出来。

虽然十万大山庞大,但仍旧有不少落网之鱼成功的穿过了十万大山回到了中原。只是这些人却并不知道,文仲救出的并不止是他们,还有大月门被剁手的一众弟子。

另一方面,跟随大月门罗宁可逃离白门教地界的王云然一行人,此刻已经根据大月门留下的暗号找到了组织。

前文曾经说过,有一股暗中的势力将皇帝被带了绿帽子的丑闻捅了出来,还直接将锅甩在了主角一大家子身上,作为铁杆盟友的金钱帮自然也受到了牵连,明面上的势力被朝廷方面推了个一干二净。

于是,作为正道人士的主角一大家子以及金钱帮便转职成为了地下工作者,潜伏在江湖之中,谋划着见不得人的崛起勾当。

王云然一行人总算会和了跟随在主角身边,大大露脸的沈凝霜一行。但是显然,师兄弟之间却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和睦自然了。

且不说从白门教一同归来的六人如何,罗宁可回到白门以后,虽然右手失去了,但是内力还在,底子没丢终归不影响江湖生涯。

但是归来之后,才知道自己带回来的六人却是那生死关头抛弃兄长不顾,背信弃义贪生怕死之徒。罗宁可并非一个粗莽之人,虽说没有公开挑明,却也下意识的疏离王云然等六人。在这之后,罗宁可更加佩服文仲了,即便是被师弟们背叛,也仍旧以德报怨,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是江湖上盛传的大魔头。只是罗宁可不这么做,却不代表其余回来的大月门弟子也会如此。

很快的,王云然一行六人便经常感受到了鄙夷的目光。那目光如荆棘一样,狠狠的抽打在五人身上,除了王云然坦然接受以外,另外两个没有受伤的师兄弟只觉得羞愧。

但是被剁手以后,武功丢了个精光的另外三人来说,这鄙夷的目光犹如刮骨钢刀一样,狠狠的剜在三人心上。

若只是如此,倒也不至于令三人难受。即便是与沈凝霜一行人会和,记忆中朝夕相对,一同成长的师兄师妹也不甚搭理自己三人,这让他们难以接受,仿佛被这江湖背弃了。

除了王云然以外,另外五人如出一撤的躲了起来。小十三王云然则是主动找上了已经疏远了自己的师兄师姐,主动告诉了他们大师兄的下落。

经历了近三个月的煎熬,沈凝霜第一次收到了徐大哥的消息,自然是十分激动,但是却听到徐云河再次独自留下殿后的消息后,那一颗已经落下的心再次被提了起来。王云然却安慰道:“大师兄手中有白门教那皇甫青云狗贼,相信一定能够回来的。只怕现在已经在路上了,只是找不到我们罢了!”

虽说是如此,但是沈凝霜还是忧心忡忡的前往去找李青云老头子帮忙。

正巧此时江湖上忽然起了一阵大风,那些侥幸逃出十万大山的江湖少侠们开始替文仲洗白起来。出于报恩也好,帮助也好,在李青云授意之下,金钱帮推波助澜彻底帮文仲洗白。

然而世事难料,正当观众们都认为雷禅将洗白,以一副英雄的姿态回归大江湖的时候,南山却发生了一件血案...

......

肖山令半跪在地上,口吐鲜血,怒视着站在眼前的青年,身后倒下了一地的尸体。那是肖山令的家小,此刻却已经毫无声息的倒在了地上。

他勉强用兵器撑住自己的身子,悲痛欲绝的问道:“为什么!若是当初你要客栈的房间,我已经让给你了,为何还要赶尽杀绝,灭我满门!”

那青年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位吐血的中年大叔,许久不说话,只是一步一步走向只能勉力支撑的肖山令。此时肖山令早已没有了生的**,闭目等死。

直到那青年走到肖山令面前,右手捅进了肖山令的身子。肖山令闷哼一声,再也支持不住倒在了地上,那青年冷漠的看着地上的人,轻轻的说道:“你的小儿子没有死,我留了他一命!”

肖山令努力的睁开眼睛,只是吃力的说出了谢谢两字,便气绝身亡。